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穿行在喀喇昆仑公路之上


□ Peter Anderson

整个山系有37%为冰雪覆盖的喀喇昆仑山脉,拥有着最多的超过50公里长的冰川(中低纬度上),也拥有着世界上海拔最低的冰舌。穿越这座山系修筑出来的喀喇昆仑公路可以说是一个工程奇迹,被誉为“当代丝绸之路”。这条1200多公里长的公路在巴基斯坦境内有600多公里,作者带我们亲历了这条雪崩、洪水、泥石流和塌方等危险丛生的公路。

多年来,被当地人称为世界工程奇迹的喀喇昆仑公路一直是我梦回萦绕的地方。这条公路所通向的巴基斯坦北部山谷是我梦中的天堂,路旁魅影般神奇闪现的雪山和冰川不断地在招引着我,而这条公路上的挫折和艰辛,则让我的旅途更加弥足珍贵。
喀喇昆仑高速公路(又称中巴公路)虽然被称作高速路,但在这里你却看不到普通高速路上应有的分道线和界标。沿着喀喇昆仑公路一线,喜马拉雅山、喀喇昆仑山、帕米尔高原和兴都库什山以及一些著名的冰川都被收入眼帘。从平原到贫瘠的山地,从怪石嶙峋的峡谷到被雪山围绕的村庄,从高原湖泊、河流到沙漠,喀喇昆仑公路所经地区景色变换无穷。它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跨越边境的道路。
两万多名巴基斯坦和中国筑路人员花费了将近20年的时间修筑了这条公路。其中约500名献出了自己的生命。1967年巴基斯坦4处开工开始修筑喀喇昆仑公路:塔科特、齐拉斯、吉尔吉特以及红其拉甫山口,修路机器只能由空军运输到这4个起点,施工缓慢,平均的月完工量只有5公里,在最艰险的路段,1个月只能修筑不到1公里。1989年整条公路完全对外开放。由于恶劣的天气,这条公路在每年5月到11月期间才能通车。原来步行要两三个月才能到达的巴基斯坦北部山谷,如今乘汽车只需两三天的时间。
我们从拉瓦尔品第出发,沿着著名的大卡车路行驶,经过阿伯塔巴德(巴基斯坦国防学院所在地)和塔科特,在山路上盘旋上升,来到了科希斯坦境内的第一个村镇Besham。公路穿过村镇的中心,这里是一个狭窄而热闹的集市,大量的店铺和廉价的宾馆更增添了这里的拥挤和喧闹程度。
这里也是5000万年前亚洲板块和印度板块相撞的地方。即使是现在印度板块每年还在不停地向北推移5毫米,山脉还在不停地升高。活跃的地壳运动导致了频繁的地震。
在喀喇昆仑公路上紧接着的帕坦镇在1974年就曾发生过一次大地震,5000人丧生,公路被损坏6公里。新建成的帕坦镇坐落在公路下方碗状的山凹里。可米拉和达苏村以前被称作“无政府之地”,罪犯在这里通常可以逍遥法外。直到喀喇昆仑公路的修筑,中央政府才开始关注这里,警察有权管理公路沿线,然而仅止于此。这里仍然是“自由的天堂”。过往的车辆通常快速经过,一些持枪的科希斯坦男人在街道上闲逛,带着怀疑的眼光打量着一切“镇上的生面孔”。这让我想起了美国电影里“野蛮的西部”。
从达苏向北到齐拉斯之前峡谷越来越窄,道路随着峭壁表面曲折起伏。建造这个地区公路地工程师一定是很好的登山运动员。他们被吊在绳子上放下,用炸药炸开悬崖表面。在视野开阔的地方遥望前方或后方的公路,它们仿佛是镶嵌在陶罐上的一条条纹路。无数条晶体般透亮的瀑布垂下汇入印度河,也带来了湿滑的路面和泥石流。
在喀喇昆仑公路上行驶的卡车司机、乘客、导游对于雪崩、地震、泥石流都已经习以为常。有的时候雪崩规模很大,难以清除,只能等到夏季来临时积雪融化才能够贯通。恶劣的天气和环境也造就了坚强的旅者。很多时候人们会走下汽车,背上行囊,走过坍塌的地方,到另外一端乘坐对面来的汽车。而另外一端汽车上的乘客也会徒步过来坐这边的汽车继续他们的旅程。有一次我在雨季时来到喀喇昆仑公路,遇到一次大塌方,整个路段两头塌方处距离将近10公里。我们冒着随时都会遇到滑坡的危险,背着行囊在雨中行进了将近2个小时才走出塌方路段,等到坐上对面来的汽车时我的手脚已经几乎完全麻木。
喀喇昆仑公路沿着宽平的印度河床北上,经过齐拉斯后55公里处到达了横跨印度河的莱科特桥,这里是喀喇昆仑公路上惟一一处可以既看见拉卡波希峰(7788)又看见南迦帕尔巴特峰(8125米,每年还要增长7微米)的地方。南迦帕尔巴特是世界第9高峰。曾在巴国北部驻守的一个英国将领描绘这座山峰:随着太阳的渐渐西落,“我们谁都从来不会想象出一幅如此神奇的关于大山的画面,它是那样美丽、那样雄伟,更不用说有谁会看到过这样的大山了。我们只能默默出神地凝望,云朵上面清纯的冰雪世界熠熠放射着光芒,而下面的阴影却变得越来越黑了。”布鲁斯将军也曾经在附近驻守过,他淡淡地说道:“这会让人产生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也让人产生一种虚幻的感觉,这还会让人产生一种感觉:如果你真的到了那里,你可就没有什么价值了。”
这是惟一可以看到南迦帕尔巴特峰东南面的地方。这是一面因为太陡峭而积雪根本无法粘附的陡壁,也是南迦帕尔巴特峰得名的原因(南迦帕尔巴特就是裸露的山峰的意思)。它也曾经被称作“杀手巨峰”,因为到1994年为止已经有48名登山运动员在这里丧生。第一次登上珠峰的夏尔巴人丹增在攀登南迦帕尔巴特时 “不仅看到了冰雪,还看到了所有的勇士的灵魂。就在晴空万里的日子,在灿烂的阳光和湛蓝的天空下面,一片云朵仿佛从高处飘落下来,把高处的严寒挤入我们的骨髓。这不仅仅是眼睛看到的,也不仅仅是身体感觉到的,这让人毛骨悚然啊。这是一片恐怖的云,是一片死亡的云。”很多人都认为这里无法攀登,然而就在丹增1953年登上珠穆朗玛峰的5个星期后,由卡尔·哈利科菲尔率领的一个国际登山队首次登顶成功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