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送胡正同志远行


□ 冯池

  1月17日上午,我还和杏绵、樟生去医院病房看您来。在探视室,您的儿媳范永峰接待了我们。问及病情,小范即说:“爸爸得的不是肺炎,说肺炎,是为了瞒着妈妈,怕她受不了……”听到这,杏绵猛地“哇”一声,大哭号啕起来。她的号啕大恸,引动我亦泪如泉涌!杏绵一面哭,一面还诉说:“就剩他一个了,怎么他又要……”我明白她这欲言又止的半句话的深层含义……

  哭泣了一场,我们要求去看看病人。院方本不允许,征得同意,只让我们从窗户缝隙看看。只见这时的您,瘦弱的身躯,半仰半侧地蜷缩着躺在床上,双眼紧闭,大口大口地喘息……见此情状,令人心痛欲裂,不忍再看。

  离开病房,小范又领我们去看她的婆婆郁波。儿女们为保护她,在医院另一楼给她安置了病床。一路上,小范对我们说:“妈妈真可怜,到现在,她还不知道爸爸的真实病情,我们没敢告诉。”她希望我们去陪郁波多坐一会儿,多说些宽慰的话,也要适当给点暗示,否则,怕事到临头,她真的挺不住。

  第二天一早,我刚从院外晨练归来,抬头看见您家清冷的门前,大门上贴了两方白纸。天哪,您遽然长逝,竟成现实!胡正同志,您走得太急、太匆忙了,来不及向家人、亲友说上半句辞行的话。这晴天霹雳的一击,叫他们如何承受啊!……这时,我想起昨天杏绵那半句未哭诉完的话来。那即是说:文坛著名的“山药蛋派”五兄弟,前四位已先您而去。如今您又匆匆离世,意味着一个传奇的结束。怎不叫人心痛、心悸!

  回到家中,我木然坐定,脑际一片空白。半晌,清醒过来后,关于您生前、病后的一些情景,一幕一幕浮现在我脑中。

  半月前,我们还一起高高兴兴去参加《山西文学》创刊六十周年的纪念盛会。那天,我留意到,平常衣着朴素随和的您,却穿了一件崭新的,仿佛是新买来的,银灰真丝面料的“唐装”。新“唐装”素雅合体,映衬着您的笑脸,透出了您内心的喜悦!

  会议开得隆重热烈。会场上坐的多是文学“晋军”的三代、四代、五代(他们中有的人已堪称“精英”)。目睹着这桃李芬芳,新人辈出,硕果满园的情景,您岂能不喜悦兴奋!那一刻,我看到您坐在主席台中央,兴奋而又严肃,仿佛一位历尽艰辛的老农,看到眼前累累果实,兴奋之余,亦深感好光景来之不易!如果能把山西的文学事业比作一幢辉煌大厦,那么,您就是这大厦强有力的搬砖砌墙的奠基人之一。有人称誉您是文学界的“好管家”、“好领导”、“好当家”,作为您的下级,与您共事多年,我觉得这些称誉均不为过。

  远的不说,只说粉碎“四人帮”后,文学解冻,文艺事业沐浴着春日的阳光,逐渐蓬勃发展。这时,作为省文联秘书长的您,为着恢复作协,批编制,定人员,筹资金,接着又是起房盖屋,创设专业作家机构(成立文学院)。上世纪八十年代,省作协兴办的几件大事,都是由您牵头承办,领导指挥。人们夸您头脑机敏、灵活,点子多,许多麻烦事都能办得漂亮。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Tags:胡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