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学性的历史形态与文学理论的知识建构”学术研讨会综述


□ 王昌忠

近年来,关于日常生活审美化、文学性、文学与文学研究的边界、文艺学的扩容和转向、文学研究和文化研究的关系等问题,引起了文艺学界的广泛关注。为了把这些话题进一步引向深入,湖州师范学院人文学院、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文艺学学科、《文艺研究》编辑部于2006年4月16—17日在浙江湖州主办了“文学性的历史形态与文学理论的知识建构”学术研讨会。研讨会期间,来自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人民大学、南京大学、武汉大学、山东大学、上海师范大学、江西师范大学、湖南师范大学、湘潭大学、浙江工商大学、温州大学、浙江科技学院、《文艺研究》、《学术月刊》、《江海学刊》、《社会科学》等学术机构的30多名国内文艺学学科的专家、学者从多种角度、不同层面对上述问题展开了广泛、深入的讨论和交流。学者们阐释了诸多学术命题,提出了许多新颖观点,其中既有争论、交锋,也有契合、共识,此次会议呈现出浓烈的学术氛围和学理色彩。
一、对文艺学研究范式和方法的拓殖与延展、对文学性这一概念的界定和厘清,应当是研究文艺学、文学、文学性及其历史形态的起点,也是探讨文学理论知识建构的基础,因而成为了本次研讨会的一个重要议题。赵宪章(南京大学)认为,应该从文学文献学角度,寻找文艺学研究的新方法,理解文艺学的科学本性,如果像传统方法那样仅仅以纯粹思辨的方式界定文艺学,就会产生茫然的理性距离。必须以实证性研究,如通过对刊物的影响力、作者和文本的影响力的调查、统计、分析、比较,进一步深刻理解文艺学的历史发展和当下使命。王岳川(北京大学)认为“文学性”这个词,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最早的含义是文献性;只是在后来,随着文献文学的逐渐精英化而把文献性、资料性去掉了,结果仅仅突出了它的精英色彩,所以在一定意义上说,我们现在对文学性的体认具有自欺性。吴炫(浙江工商大学)指出,文学是相对于非文学而言的,在此维度上的并置概念是非文学、文学、好文学,而文学性并不在此序列中。文学性是文学通过形象实现自己创造的一种程度。为此,他着重谈了“文学程度”在文艺理论研究中的重要价值和意义。文学程度是很难被现有观念解释的东西,它是规定文学之所以成为文学、一个作家之所以成为这个作家的内在因素。金元浦(中国人民大学)不赞同文学性只存在于纯文学中的看法。他认为,文学性具有辐射性,与社会中的所有现象都有联系,特别在后现代条件下,文学性总会越过自己的界限不断向外播撒。王德胜(首都师范大学)认为,文学性的确定,不应在与非文学性的对立中确定,而应在与非文学性的交互、并置关系中获得。就文学性的身份特征而言,文学性不应被纯化而应被复合化,文学性是在不断漂移的过程中呈现的。
二、随着文学样态的多样化已成定势、文学观念的差异性日趋突出,文学和文学研究的边界问题、文艺学的扩容和转向问题,近年来受到了文艺学界的广泛关注。在本次会议上,吴炫和金元浦都认为,“边界”是因为有了文学才有的,而并非设定了边界才有文学。文学上不存在亘古不变的边界和文学观念,它们只可能在历史中形成,文学与文学研究应按文学自身的规律发展确定。当然,在相对稳定的时空中,边界一经作为一种知识体系确立起来后,自身便有了一种独特性、独立性的力量,因而能在特定的语境中,对文学、文学研究起到规范和限定的作用。肖鹰(清华大学)不赞成文学文化化和取消文学边界的理论主张和话语实践,认为文学性和文学应该有以下几点本质规定性:1.文学是一种语言形式的东西;2.文学有其特定的文体;3.文学有其特殊的意象特征;4.文学具有其独有的价值。文学文化化和取消文学边界事实上是无视文学本质的极端和消极做法。对于文艺学的扩容和转向问题,金元浦认为,在历史转折和转型时期,文艺学研究应考虑原有的知识构架、理论体系和研究范式能否用来解释现实中新的文学现象,如果不能,就应该改变、解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