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每一次分手都无可挽留”(外三篇)


□ 深蓝

□ 深 蓝

习惯了早醒。这个凉风徐徐的秋天早晨,突然发现,属于自己的又一个时代过去了。这是无声的宣告吗?回不去,并没有哀伤。只是,有点疼痛。原来,人是这样一点一点死去的,一点一点与自己离别。一只苍蝇落在我的笔记本上,望着我听歌写字,相安无事啊。唯愿如此。与世界,与他人,与自己。万物仍保持着自己原来的秩序,自由,天然,快乐。

昨夜,芳带着小妮妮来家里玩。在一起的,还有芽子一家,她的小女儿和我的豆豆经常混在一起,还称自己是“豆芽组合”。想当时,我怀孕期间,这两位美女也时常在我家出没,有个夜晚,两个人饿醒了,自己找吃的喝的,冲泡了我的奶粉。之后还赞叹,真是香啊。很多年以后,她们还记得。今天,豆豆十一岁,芽芽八岁,小妮妮四岁了。当初喝着惠氏妈妈相互调侃着会不会也怀孕的小妹妹,现在也都为人母亲了。

十年过去。这十年里,彼此都有各自的沉浮悲喜。我们在一起。始终相信,有些人是同类。刘索拉有本书,《你活着,因为你有同类》。那是一种气息的相通,用不着解释的,性情相近,彼此钟爱。甚至笑着说,这些要好的朋友,几乎也都生了女儿。望着大家平静地过自己的人生,有起伏,有跌宕,有愤忿,有喜悦,有低谷,有巅峰……一切没有想象中的如意,却也没有遭遇更多的困境。一直相伴着前行。鲜花有时候,荆棘有时候。都可以接受了。慢慢长大,成熟,渐渐有了老去的纹路,岁月在彼此身上或多或少留下了痕迹,雕刻成今日的你我。

突然流泪。不是因为幸福,也不是悲伤。而是,平静。平静地看见,那些旧我的颓败与鲜活,那些温暖的记忆依然熠熠生辉,那些甘心沉没于岁月河流的过往并没有彻底消逝。生活还在继续,我们还奔走在路上。

那天夜里在海边吃海鲜,喝酒。走过来一位初中时认识的学弟。他说了一句话:我再也认不出你了。听得人心头淡定,没有惊讶。曾经那个瘦小的女生,定格在二十年前发黄的印记里了。原来光阴流逝,我们也渐渐离开了当初的那个“我”,慢慢长成一个陌生的新“我”。难怪人海里再次逢上的人,假如不经人提醒,都成了陌路。

就是这样的啊。流逝的,不仅仅是青春,不仅仅是某段年华,而是生命本身。从年少走到今天,还会继续老去。孩子在慢慢长大,走向她的少年。就像夏天过去秋天抵达,自然而然。那些写在心头的名字,被谁抹去了痕迹。一个人尚不能记住自己,还奢望被谁铭记?而铭记的,果真是确切无误的那个人?

“我固然相信每一次裁决中都有你/以至于每一次分手都无可挽留/离别之际总要重新祈祷/但为何人间人还不厌倦人间之事”,深喜这些无华的句子。

策马归来

傍晚天色黯然,似乎酝酿着一场雨。这样的天气,特别适合一个人到桥上走走。拎一把伞走下楼,没走几步,细雨迷蒙。好一场及时雨啊。适时的清凉与安静。

平日里散步身边总是有人,一片嘈杂,时不时遇见谁都会打个招呼。而这个傍晚,一定是上天有意安排,让我得以一个人安静地行走。静静地走,听着林木间追逐的风声,雨声,听着斑驳的岁月里心头的蛩音。是的,我听见了,听见了一份静寂。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