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世界究竟有多大


□ 叶 梅

从佛教来说,大千世界指的是无限的空间和时间。我们平常所说的世界主要指的是地球上的所有地方,再延伸开来,指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一切客观存在的总和。人类发达以来,逐渐弄清了许多事情,但对世界的探求,严格意义上说,还处于幼稚的阶段。
我们不知道古人对重庆三星堆之类的遗址的修造使用过什么样的手段,它们的排列是那样有序,哪怕是在地底下,而应该需要使用的精密仪器似乎今天才会有。我们也不知道从前人类是否真的经历过毁灭,将已经十分发达的文明全部摧毁,地球变成了大海,又几度从形似小爬虫的动物开始进化。还有,在我们所谓无限大的宇宙之外,是否还存在着另外更加渺茫的空间,而这一点,随着天文科学的进展,有越来越充足的理由让科学家们由怀疑到设想,而作进一步的探求。
即使在周围的世界,我们也有很多的不明白。
所能知道的是地球变得越来越小,人类像鸟儿一样在空中飞来飞去,以比我们的先人快了千万倍的速度穿过太平洋或是珠穆朗玛雪峰,将一个热带的波箩带回自家冰箱,或是将一个印第安人雕刻的老鹰送给一个南非的朋友。而从我当年插队的土梁子去到县城,过去坐汽车得整整一天,如果为了省钱,非要抄小路步行的话,那得再搭上一个不眠之夜,但现在却只要一个多小时,比喝一次早茶的时间还要短。当然,我们还知道手机和互联网,在灯光下敲打着键盘,与万里之外的人聊天,并且可以清楚地看见那人笑出的洁白牙齿,就比较好笑地想到,人类神话中的千里眼顺风耳远不过如此。
而实际上许多熟悉的事物变得让人惊骇和陌生。人们从夏天的早晨醒来,猛然发觉地球变暖,该凉爽的土地异乎寻常的闷热,频频出现的灾害性天气让人应接不暇。被称之为母亲河的黄河连续多年出现断流,已经有百分之四十的河段成了污水河;而那些珍珠一般的湖泊渐渐都变为凝滞不动的死水,水面上漂浮着翻白的鱼儿和油糊糊的污垢;在我们以为美丽的田园里和丛林中,随风摇的不光是青草树枝,还有百年难以化解的白色垃圾。
为此,我们真想流泪。
地球越变越小,而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却似乎越来越大。比如“工人”,我们不知道它究竟有了什么变化,它的内涵和外延?一个在吉他上写着“劳动者光荣”的打工仔唱着自己谱写的歌,因为他走遍了书店和影像城,却没有找到一个有关打工者的碟子,他说我们只好自己组织了打工者艺术团,用工地上的钢筋捆绑好两个小小的麦克风,然后唱“我们来到城市里,我们也渴望知识的海洋……”。他们就在我们身边的工地上劳动,隔着窗户,可以清晰地听见他们操作的机械从凌晨5点就开始发出滋滋的声音。但我们咫尺天涯,他们的生活和内心对于我们来说,都是一个陌生的世界。比如“农民”,我们吃着他们种出的粮食,可以想象这些发亮的米一颗颗从他们手上滑过的情景,但我们不知道过去用翻斗打粮用石缸装水用背篓运输的他们现在又是如何?他们还有没有合作医疗?孩子能上到几年级?一亩粮食需要多少投入又能得到多少收获?买回的农药化肥有几分真,卖出的产品又有几分假?......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