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红墙纪事


□ 尹家民

  ●尹家民

  张治中沉默了

  周恩来的最后10年,是“文化大革命”潮起浪涌的10年,也是他忍辱负重的10年。经过几十年艰苦努力,甚至付出了血的代价,才取得了既有战场起义又有幕后归来的统战成就,这项成绩曾令敌手胆寒,令世界震惊。可是眼看和平盛世开始动荡,风暴之下,那些原国民党起义投诚回归人员首先感觉到冬天的气息,他们脚下的土地已在颤巍,大地震随时可能到来,而且有些人家已经遭难了——

  1966年8月,天气异常闷热,狂暴的雷阵雨经常突然降临。全国的政治气候也同这天气一样,风云变幻,令人惊恐不安。

  张治中正在北戴河疗养。周恩来深知张治中这个安徽人的脾气,若回到北京碰上“造反”一类事肯定想不通,所以就先派了统战部一位负责干部到北戴河来打招呼,解释毛主席为什么要发动这场“大革命”——其实,对周恩来来说, “文革”是突然的,他自己也没有思想准备,是被动地卷入了这场风暴的。毛泽东的指示他是坚决执行的。但他按自己的理解,又往往留有余地。在做张治中工作的同时,他给统战部开列了一张应予保护的党外高级干部的名单。名单上有:宋庆龄、郭沫若、章士钊、程潜、何香凝、傅作义、张治中、邵力子、蒋光鼐、蔡廷锴、沙千里、张奚若。周恩来又指出应予保护者的原则和具体方法,其范围是,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人大常委、国务院部长等。在这份名单的末尾,周恩来特别加上李宗仁的名字。

  张治中经人一说,才放心回北京。周恩来已采取了保护措施:卫戍区派了一个连队和一个营部住在他家附近。这一带周围还有许多高级别的民主人士。战士们身着便服,佩戴红袖章与前来的红卫兵周旋。但红卫兵还是进了家。顿时房间里响起了翻箱倒柜声,楼上楼下奔跑声。张治中躺在沙发上,两眼怒视,默不作声。有人指着张治中的鼻子质问: “你是什么人,是什么历史?”

  张治中从没遇到这样粗暴的事,气得脸都发紫,两手打颤,他从靠椅上颤抖着站起来,呼吸也变得急促了: “我的历史你们可以去问毛主席和周总理!”

  周恩来被红卫兵运动搞得彻夜难眠。在北京饭店举行的一次没完没了的两派交锋会上,当双方正进行辩论时,周恩来坐在台阶上忙着吃一碗面条算作一顿饭。已经到了凌晨1点,他还在劝说: “我今天坦率地和你们谈一谈,世界上还有哪个国家有这么自由?什么样的大字报你们都可以写。有些人甚至写了‘炮打周恩来’的大字报。当然我已经知道这件事,但我并不在乎……我曾犯过错误,但仅此并不足以判断我是革命还是反革命。在南昌起义时,我犯了错误,带部队去打城市不是开到农村去。但这不是路线错误……我在党的六届四中全会上也犯了错误,然而蒋介石还是要抓我。你能说我是不革命的吗?”

  “谁反对总理就砸烂谁的狗头!”会场上响起了当时时髦的口号。

  周恩来朝下按了按手: “我听说你们去抄张治中的家了?你们年轻人不知道,张治中三到延安。重庆谈判时,张治中先生亲自迎送毛主席,保证了主席的安全。他是我们的朋友,不是敌人,你们不要再去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传奇·传记文学选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