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魂殇


□ 林 怡

这是一篇奇艳得令人心碎的文字。
这是一篇凄迷得令人魂慑的文字。
这是一篇俗情与雅兴相依相偎共荣共辱共存共亡共有共无的文字!
紫禁女,石玉,一个得了生理闭锁症的女人,心有不甘地苦苦挣扎在生命之海中,为了挣脱这令人绝望的迷失之网。然而,迷失,总是迷失——

幽闭:凄苦的迷失

青春之火燃烧的季节,美艳清纯的石玉和自己的白马王子初恋情人吴源在爱的迷醉中意外地发现了自己体内的“迷失”:她居然是个阴道闭锁的女人!她深爱的生命之根因此尤法进入她的生命之门。悲剧从此拉开了序幕。为什么自己美艳的体内竟有如此致命的残缺呢?因为遗传,先天的遗传。她的生母是个“傻女”。“傻女”在“文化大革命”中被一群打派战者强暴,石玉就是被强暴后的“杂种”!作为混混沌沌的傻女的私生子,她一到这个世界,就被放逐了。她出了娘胎,就被放入一个木脚盆在滔天的洪水里顶风冒雨随波逐流而去,幸好被好心的乡间行医人——日后成了她“父亲”的人——所拾养。然而,“父亲”却因为拾养了“傻女”之女而蒙辱含垢,终于以自杀这一“身体语言”来反抗所有的污蔑和诽谤;“傻女”竟然电跟着死去的“父亲”投河而死。八岁的石玉无父无母,由“父亲”的妹妹“姑姑”抚养成人。就在自己的身世之谜被揭开之前,石玉凭着慧根灵性已经悟到自己和“傻女”间的关联;而在一次白日梦中,她竟梦到自己被“联合国”——七八个外国留学生轮奸了。也就是说,因为她的生母是不幸的“傻女”——这是由不得她自己选择的宿命,所以,她的“闭锁症”与生俱来。体内生理器官的局部“迷失”是先天的自然的客观的内在的“自在”——但这“内在”的“自在”也有被“外在”的“他在”所强加的成分——无论是现实中的“傻女”被强暴,还是石玉白日梦中的被轮奸,都昭示着她这种“自在”闭锁似的生命存在——是因傻女之“傻”这一先天的“自在迷失”——使自体无法抗御体外“他在”的强加而导致的悲剧。直面“闭锁”这一“自体”的“迷失”,石玉尽管苦痛不堪,但却异常清醒与决绝。为了自己的爱,她下决心忍着种种不堪实施手术,然而,手术失败了。还是为了自己的爱,她毅然决然地选择了逃避,选择了出走。她要远离生于斯长于斯给她欢爱给她耻辱给她甜蜜给她凄苦给她生命又毁她生机的故土,她要远走异国他乡,去独自吞下生命的苦果,去独自舔干流血的伤口。尽管生理的“迷失”——“幽闭”,给她带来致命的创伤,给她带来无边的凄苦,然而,她没有屈服,她还能清醒地坚定地抉择,她还能主宰自己的命运,她还想逃出一条新路,杀出一条牛路,以挣脱这与生俱来的“客体自在”的“凄苦的迷失”。

空洞:欢愉的迷失

石玉去了美国。
她选择了西方乐土,希冀借助“异己”的外力来摆脱自己的困窘。然而,乐于助她并与她结婚的美国白人大布鲁斯毕竟“非我族类”,这个“异己”的“他在”并不能开启石玉闭锁的心门,他的自做多情自我牺牲更不能斩断石玉内心的苦痛与情丝——对故人故土刻骨铭心的爱与不爱竟都是如此的欲罢不能。石玉终于又爱了!来自故园故土的故人“常道”——这个在故园故土就暗恋着她的故人,竟然跋涉千山万水,为了寻觅心中的同路人。为了自己的爱,石玉决定再次手术。借助美国的高科技和美元实力,手术成功了,她的生命之门终于解放了,开放了。她终于可以告别噩梦了。然而,噩梦醒来,另一个噩梦接踵而至。她还来不及细细品尝“门户开放”的身心愉悦,却发现自己深爱的常道——几乎尽善尽美的常道——其生命之根竟然还处在婴儿的状态!常道作为一个道家人物的象征在其精神层面上其实是有“婴儿情结”的,《道德经》中就曾有过这样的名句:“专气致柔,能婴儿乎?”所以,一如石玉曾经的“闭锁”,常道尽管是作家喜欢的人物,但其生命体内也有无法克服无法逾越的“自在”缺陷,令“门户洞开”而欢天喜地的石玉几乎崩溃。痛定思痛的石玉感觉到自己手术后“门户洞开”的身体因为没有了常道而成了一个无爱之对象的“空洞”,不仅是肉体上的空洞,而且是思想上心灵上时空上的空洞。她明白自己只有和心爱的常道——即便在性爱上无能为力的常道今生来世长相厮守,“空洞”才能重新充实。然而,常道却不辞而别,失踪了。绝望的石玉在“空洞”所带来的“门户开放”的感官欢愉中再次迷失:为了满足“空洞”的欢愉,她难以自持地放纵,她向来美访问的初恋情人吴源、向自己的“前夫”大布鲁斯、甚至向街头流浪的黑人索取肉欲的欢愉,尽管她比谁都清楚这欢愉的背后是饱蘸着自己耻辱的血泪的“空洞”之苦和“空洞”之痛!可是,她还是迷失,难以自拔地迷失!

招魂:绝望的期盼

如果说“幽闭症”是石玉无法自主选择的先天遗传的一种自然客观的“白体本在”的迷失,那么,“空洞症”则是石玉自主选择的一种后天的人为的主观的“主体自在”的迷失。因此,前者尽管肉体上“迷失”,并给石玉的人生带来凄苦和茫然,但她的灵魂还不至于迷失,地还能冷静理性地面对着迷失的身体作出并不迷失的人生抉择;但是后者,尽管在肉体上解放了,随之而来的“空洞”却使石玉的身与心、肉与灵一并迷失。然而,石玉毕竟是石玉,她不甘心就这般迷失在“空洞”中。失魂落魄的石玉意外地怀上了大布鲁斯的孩子。于是,希望之光在她绝望的心头再次升起。她决心生下这个孩子,找回刻骨铭心的常道,共同养育这朵“杂交”的希望之花。可是,当她在长江顺流而下寻找常道时,面对滔滔的浊水和连绵的大坝,竟然幻觉到电闪雷鸣狂风暴雨地动山摇。在幻觉中,她血崩了!她所期盼的孩子终于还是流产了!剩下的只是一片无可名状的惊天动地的哭叫声——如此彻底的魂殇!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