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罗凤纨小小说三题


□ 罗风纨

  

  文/罗凤纨

  第一百零一个受援者

  她是第一百零一个接受我援助的人,叫柯云,三十五岁看上去像四十多,脸上写着离异女人共有的沉郁、愁闷、无助。

  我从离婚的第二年开始,为离异夫妻因孩子的抚养权和探望权产生纠纷提起诉讼提供法律援助,五年多了,柯云是第一百零一个。

  那天下午,我收拾好案卷,准备早点去学校接儿子,送他到他爸爸那里去度周末。我联系好儿子的爸爸,他说,卢西,真的非常感谢你!我过去接吧。他每次都这么充满感激,似乎让他经常能看到儿子是一种恩赐。我说,我下班顺路的,六点半就能把儿子送到。刚挂了电话,柯云就进来了。

  柯云很直接地说,卢律师,朋友介绍我来找你,我想起诉孩子他爸爸,麻烦你了。

  我马上发短信给儿子的爸爸“接待当事人,晚些到。”

  他很快回复“我过去接,你忙你的,接到会告诉你,放心。”

  我问柯云离婚多久了,她说两年多了。脸色愈加阴郁。

  我问,他不支付抚养费吗?

  她说,是的,一分钱都没给过。

  协议离婚的吗?带了协议书来没有?

  她拿出协议书给我看,第一条就是有关抚养权和抚养费的约定,孩子的抚养权归女方,男方每个月支付六百元抚养费。

  我拿出一份请求支付抚养费的诉状给她,说,你按照这个格式把你的请求事项和你们的情况简要写一写,先写一个草稿给我。

  她看了看,说,我不是起诉要求他支付抚养费的,我起诉他要求他每个月至少探望孩子~次,可以吗?

  我内心一震。我代理过的有关探望权纠纷的案件,都是没有抚养权的一方起诉请求抚养孩子的一方给予探视,从没有抚养孩子的一方起诉请求另一方探视孩子的。抚养孩子的一方都是为对方探视孩子设置重重障碍,使用的花招和手段可谓五花八门。

  而柯云,主动要求对方探视,主动到需要起诉。

  她看我错愕的神情,嗫嚅着说,卢律师,是不是,不可以?

  我说可以!怎么不可以,你还可以一并请求支付抚养费。

  柯云低声说,抚养费不要了吧,只要他肯来看孩子就好了,如果要他付抚养费恐怕又不肯来看孩子了。

  柯云是家政服务工,每个月给七八户人家做家政服务。她一直在搓的那双手很粗糙,指甲很短,是被洗洁剂磨砺的那种痕迹。

  他害怕你要求他支付抚养费,所以不来看孩子吗?

  她说,也不全是。她离婚后带孩子和姐姐同住,他来看过几次孩子,每次都被姐姐训斥,姐夫甚至殴打他,源于他把他和柯云那个家最后的财产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也给赌输了。现在柯云和孩子自己租房子住了,希望他能常来看孩子,他却不肯来了。柯云说,也许是他再婚的原因,但无论怎样,探望孩子是他的义务,他必须要定期来看孩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