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智齿阻生


□ 须一瓜

  一

  你在哪儿,老大?

  接电话的人没有回答,但对方听到了一声轻微的、牙缝吸气的声音。

  兄弟我不是要走了吗,还是见见吧老大!

  被电话里的人叫老大的人,还是沉默。他自己也清楚,无论黑道白道,他都不是什么老大。可是对方这么叫,他从来没有制止过。老大,听起来舒服,至少不反感,有一点戏谑又透着那么一些尊崇,模模糊糊地还让人感觉好像有多少马仔供自己驱使一样。

  牙还疼是吧,电话里的人体贴地说,不然我带你去找个医生吧?

  接电话的人,肿着半边脸,半秃的眉毛锁着,木然地看着白色门柱外的雨。这是酒店大堂,一个面对一中学校大门的度假大酒店,隔着旋转玻璃门,能看到外面被大雨激腾起的雾气。打电话的人,这几天都在约接电话的人:一起去晨白山骑个马吧?一起吃官秘私房菜?我们去葡萄山麓的私人会所喝点新茶?说的都不是轩昂张扬的公共空间,但接电话的人一律拒绝了。现在,这么大的雨,对方还在约。

  他一口回绝,说,谢了。

  啊——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命。对方说,老大你在哪儿,我过来吧?

  改日吧,我很难受。他说着,把电话挂了。

  对方心细,听到他牙疼的嘶嘶声。

  吃了止痛药,可是不太管用。他在这里等候中考的女儿,说好的,考完接她回家,回她外婆家。实际上,临中考这两个多月,妻子和女儿都住在外婆家。昨天考一天,都是他妻子在这里送接等候,今天上午她命令他来,因为她有个重要接待。

  电话又在沙发上响了,他瞟了一眼,不接。还是刚刚那个人。他一直知道这个人拿他当恩人看,他自己也觉得是恩人,如果不是他,这个人就有至少三年的牢狱之灾。是他找到了那个人最重要的一批发票。所以,不搭理他、怠慢他,不仅是可以的,而且心里还有些施恩不图报的美德享受。这个免去牢狱之灾的人,是个道上的狐狸。做什么事都很上心,待人接物,分寸感极好。就是有那么一种人,你知道他是个做人技术派,不是天性宽厚诚挚的善胚,但是,最多你会不喜欢、不亲近他们,但绝对不会讨厌他们。打电话的人,就是这类人。

  昨天一夜他翻来覆去牙疼得冒汗,过去牙疼发作时的剩药、新旧偏方他都用了。包括含新癀片、咬生姜片、漱一比五的味精水。都没有用。今天他一早奔口腔医院,居然忘了是周日。那里只有看上去像实习生冒牌的值班医生。他说要找戚医生,那个受到轻视的年轻的值班医生,用讥讽的表情说,你去啊。

  她在哪间?他捧着半边肥肿的脸说。

  年轻医生斜睨着他不对称的滑稽腮帮子,用说不清是悲天悯人还是幸灾乐祸的轻慢语气说,哪里发财就在哪里。

  退休了?

  小牙医懒得再回答。他捧着阵阵剧痛的脸,昏昏沉沉地盯着年轻医生老半天,最后说,那个,喂,我忘了带她电话,你给我吧……

  值班医生发出模糊的“切”的声音,把手机放进白大褂口袋,走了出去。

  剧烈的疼痛使他明显反应迟钝下来,他干瞪着扬长而去的值班医生背影好一会儿,直到那小牙医快拐弯,他才急呼:喂!你得帮我止个疼啊——

  值班医生并没有回头,他当然听到了身后病人破败的呼喊。一个提着拖把拖桶的保洁人员,驻足,对他慈爱有加地笑了笑。仿佛是帮他确认被医生抛弃的事实。他和保洁员互眨着眼睛,觉得该死的牙齿真是痛不可当,连眨眼睛都痛,简直恨不得这半边脸都劈了,把那颗牙像抠烂瓜子一样抠掉。那个像实习生的家伙出来了,还把步态弄得飘而不逸我见犹怜,而且那额前的头发,明显是在洗手间用水收拾过。

  病人捧着稀烂发烫的腮帮子,又小心地跟那小医生重新回到他办公室。

  快来个止痛针吧……

  值班医生说,没用。

  必须立竿见影,我——

  谁那么神找谁去啊。

  你他妈的!他并没有说出口,出口的只有“你”一个字,那小医生掏出了手机。他看出小牙医完全是无聊翻看,并非有电话或短信要处理。我操!他在心里骂道,操你祖宗一百代!一万代!这样暴戾的咒骂,在他吞服了止疼片,回到自己的汽车上后,才觉得有点可笑,不过他也没有笑出来,只是腹腔抖了一下。操人家万代祖宗,真是气贯长虹呢。他平时不怎么说粗话的,可见牙疼的确使人癫狂。

  二

  车停在口腔医院简陋的停车场里。从右侧飘进来的雨,把右侧前后坐垫都打潮了,灰色的旧绒布座套,湿了后看上去更脏。雨越来越大了,这辆十多年的老车,现在发出像人久未洗澡后的臭气。他自己也淋湿了。雨越来越大,好在新换的雨刮器咕、咕、咕地还刮得很有力。他把车开到那个叫唯德大酒店后面的停车场,然后狂奔进大堂。今天是女儿中考的最后一天,说好他今天负责接她,而且他主动承诺说,下午考完后,他要带她去吃日本料理。这个喜欢漫画的女儿,似乎喜欢一切和日本有关的东西。学习成绩中下,偏偏个性嚣张强势,在学校还很有人气。她从不佩服这个检察官的父亲,她在任何场合都喜欢谴责父亲的毛病:我就是像他,才这么难看!小时候这么说,大人都哈哈笑;现在眼看已经一米五的大人身板了,她再这么苦大仇深地揭批,很多人就干笑,或者假装没听到。小丫头经常让他难堪,他的丑,他怕黑,都被她随口讥讽嘲笑。如果这个丫头不是自己亲生女儿,他觉得真是眼不见为净。

分享:
 
更多关于“智齿阻生”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