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智齿阻生


□ 须一瓜

  一

  你在哪儿,老大?

  接电话的人没有回答,但对方听到了一声轻微的、牙缝吸气的声音。

  兄弟我不是要走了吗,还是见见吧老大!

  被电话里的人叫老大的人,还是沉默。他自己也清楚,无论黑道白道,他都不是什么老大。可是对方这么叫,他从来没有制止过。老大,听起来舒服,至少不反感,有一点戏谑又透着那么一些尊崇,模模糊糊地还让人感觉好像有多少马仔供自己驱使一样。

  牙还疼是吧,电话里的人体贴地说,不然我带你去找个医生吧?

  接电话的人,肿着半边脸,半秃的眉毛锁着,木然地看着白色门柱外的雨。这是酒店大堂,一个面对一中学校大门的度假大酒店,隔着旋转玻璃门,能看到外面被大雨激腾起的雾气。打电话的人,这几天都在约接电话的人:一起去晨白山骑个马吧?一起吃官秘私房菜?我们去葡萄山麓的私人会所喝点新茶?说的都不是轩昂张扬的公共空间,但接电话的人一律拒绝了。现在,这么大的雨,对方还在约。

  他一口回绝,说,谢了。

  啊——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命。对方说,老大你在哪儿,我过来吧?

  改日吧,我很难受。他说着,把电话挂了。

  对方心细,听到他牙疼的嘶嘶声。

  吃了止痛药,可是不太管用。他在这里等候中考的女儿,说好的,考完接她回家,回她外婆家。实际上,临中考这两个多月,妻子和女儿都住在外婆家。昨天考一天,都是他妻子在这里送接等候,今天上午她命令他来,因为她有个重要接待。

  电话又在沙发上响了,他瞟了一眼,不接。还是刚刚那个人。他一直知道这个人拿他当恩人看,他自己也觉得是恩人,如果不是他,这个人就有至少三年的牢狱之灾。是他找到了那个人最重要的一批发票。所以,不搭理他、怠慢他,不仅是可以的,而且心里还有些施恩不图报的美德享受。这个免去牢狱之灾的人,是个道上的狐狸。做什么事都很上心,待人接物,分寸感极好。就是有那么一种人,你知道他是个做人技术派,不是天性宽厚诚挚的善胚,但是,最多你会不喜欢、不亲近他们,但绝对不会讨厌他们。打电话的人,就是这类人。

  昨天一夜他翻来覆去牙疼得冒汗,过去牙疼发作时的剩药、新旧偏方他都用了。包括含新癀片、咬生姜片、漱一比五的味精水。都没有用。今天他一早奔口腔医院,居然忘了是周日。那里只有看上去像实习生冒牌的值班医生。他说要找戚医生,那个受到轻视的年轻的值班医生,用讥讽的表情说,你去啊。

  她在哪间?他捧着半边肥肿的脸说。

  年轻医生斜睨着他不对称的滑稽腮帮子,用说不清是悲天悯人还是幸灾乐祸的轻慢语气说,哪里发财就在哪里。

  退休了?

  小牙医懒得再回答。他捧着阵阵剧痛的脸,昏昏沉沉地盯着年轻医生老半天,最后说,那个,喂,我忘了带她电话,你给我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