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爱情只是一个三角形


□ 罗晓霞

罗晓霞

看到“当今社会到底还有没有真正的爱情”这个讨论题目之后,我做了两件事情。首先,我去“百度”了一下:什么是爱情?结果成千上万条的解析朝我扑了过来,看得我厌烦不已,一目十行地扫了十条就再没看下去。与此同时,我在我的三个QQ群里扔出了“喜儿是嫁给黄世仁,还是大春?”这个时下火热的讨论题。三个QQ群人数约为150,囊括了70、80、90后人群。除去1/3始终保持沉默的50人,约有100人参与了此问题的回答。我得到了一个非主流的主流答案:嫁黄世仁,和大春偷情,这个比例高达85%。还有3%的人对这个主流回答进行了逆向改造:嫁大春,傍上黄世仁。有1%的人让喜儿自杀。有1%的人认为没法回答,因为三个人物关系太过模糊,比如喜儿先遇见的谁,黄世仁和大春分别长什么模样等等,概不清楚。还有10%的人,对这个问题本身进行了激烈的抨击,这也是我原本就不太喜欢这个问题的原因。黄世仁和大春背后分别代表着钱和情,而世间的这两样东西什么时候分开过?这个完全对立的问题本身就有着对金钱的歧视和对爱情的故作神圣。

爱情原本只是一个三角形,是物质基础、两性吸引和情感慰藉的平衡。值得欣慰的是,以上的回答,无论是哪一种,说到底,都未曾彻底放弃其中的任何一方。人们并没有把情、钱、性中的任何两者绝对对立起来,这说明,人们在爱情里逐渐成熟了起来。遗憾的是,以上的回答,占绝对多数的88%的人都超出了一个三角形的范围,无形中扩成了不稳定的多边形,显得过于幼稚,太过贪婪。犹如饮鸩止渴的人,以为同时抓住了持有金钱和持有感情的两个人就抓住了爱情。却忘了,爱情从来都具有高度的排他性,它只能在一个三角形里滋长、壮大。任何现象都是有原因的,这又是什么原因呢?我细细地思量后认为,这是我们曾经爱情至上的绝对爱情观和社会发展过程中现实生活里物和性对人们的冲击,共同作用的结果。

在我们几十年的价值观里,爱情就是情至上,一定要趟过生死,一定要轰轰烈烈,一定要在浪漫里死去活来,在极端里活来死去。一定要在敌人的炮火已经打来的时候,对爱人说:我爱你,我们要死在一起,下辈子还做夫妻。一定要在小燕子闯祸的时候,五阿哥挺身而出。

ILOVEYOU的火焰。一定要为某个小女生与哥们儿火拼……而我们一直传唱的爱情,无论是美丽的梁祝,还是浪漫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抑或是英雄末路的楚霸王与拔剑自刎的虞姬,东方也好,西方也好,古也好,今也好,都是以那份戛然而止的遗憾和不可逆转的消亡示人的。爱情写尽了曲折与惨烈。爱情的形式越来越炫。而婚姻的琐碎,把这炫炫的爱情击打得千疮百孔,弄得许多人把爱情和婚姻都对立了起来,实在是,所谓的爱情误伤了实在的婚姻。

我们在每一天的日出日落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看看我们的常态吧。清晨,我们睁开眼睛,洗漱、妆扮、吃早餐、赶车、上班,或许还会有送孩子上学;中午,下班、吃饭、睡觉、上班;晚上,下班、吃饭、带孩子、看电视、跳大众舞、睡觉。诸如此类,平淡、琐碎。节假日加入些打扫卫生、逛街、游玩、唱歌、打牌、交友的活动;同样平淡、琐碎。是不是看得很没意思?然而,生活的意思就在这些没意思里,爱情更在其中。爱情在哪里?爱情就在为爱人盖被子的手里,爱情就在出门时那句路上小心的叮嘱里,爱情就是他/她买回来的菜全是她/他爱吃的,爱情就是一块西瓜、一杯水、一个电话、一件衣服、一沓钱、一顿语无伦次的责骂、一次鱼水之欢、一回心平气和的谈话……爱情从来都是具体的,具体到一个眼神儿,一个姿势,更别说大大的房子,名贵的首饰,这么直观的东西,它们也从来都是爱情的一部分。但这只限于一个三角形里。倘若成了多边形,这一切便荡然无存,因为多边形本身就意味着背叛,在背叛里寻不到爱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