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求求你,表扬我》:将荒谬进行到底


□ 黄建新 李 韧

受访:黄建新
采访:李韧本刊记者
时间:2005年5月6日
地点:中国电影导演协会
李:从《谁说我不在乎》之后,你隔了3年时间才做了这部片子,剧本改编自北北的小说《求你表扬》。北北是以关注社会底层小人物著称的,这篇小说里是什么打动了你?
黄:在这篇小说里,一切看似简单的事表现出了生活中很大的荒谬,而其中几乎所有的人对这荒谬都已习以为常了,把道德、价值的问题降低成生活中很随便的东西,这是很悲哀的。这个小说其实在说人格和信仰的问题,就是“人”到底是什么东西。这是吸引我的地方。
李:到底是其中的荒谬感跟你的创作思路特别契合,还是涉及的具体问题本身让你觉得有必要再次讲述?
黄:现在我们整个社会的价值观有畸形的地方。比方说,一个人需要得到表扬,这在全世界都是很正常的,恰恰在我们这个发展中国家这会被排斥。在国外,“肯定”是一个多么重要的社会集体价值的概念。可是像在这部影片的首映式上,就有人问“表扬那么重要吗?现在谁还在乎这个。”这恰恰是最危险的。儿童教育心理学家都会说“儿童在家里得到表扬是非常重要的,使他心灵能够得到健康的常态发展”,可是对于一个国家呢?如果有战争发生,人类都会有是非评价。9·11事件里,死去的有多少都是热爱生活的普通人。可是我们这边网上却有很多嘲笑、幸灾乐祸的帖子,我很难过。因为我们这里没有价值的概念,已经开始混淆正确和错误,对什么都不在乎,缺乏理性标准,只要高兴就行……其实一个国家是否强大,除了经济,这是重要因素。历史上那些强大的国家,都有极强的民族性格特征、完整的伦理道德和价值体系。
李:现在社会已经是价值多元化的了,现在的青少年见到、听到各种各样的事情,他们未必认可你的观点。你认为你这些内容是讲述给谁看的?
黄:问题就在这里。所谓“多元化”是解释认识世界的不同方法和角度,而不是说一个社会不需要基本准则,退一万步说,法律就是一种强力意志的最后底线,没有这一点,一个国家将无法存在。这部戏里要表述的最大的悲哀都来自于没有准则。“多元化”与我所要讲的根本不是一个问题。
李:但你问的这个问题现在的观众他在乎吗?
黄:首先是我认为重要不重要,不确定这一点,我无法创作。我相信也有很多人认为它重要。
李:你的潜在观众是什么人呢?
黄:放着看呗,这些咱们谁也不知道。我真实的表达了我对中国社会现实的担忧,我也看到很多人已经意识到了这种存在。从去年开始,有很多人写文章说中国社会的强大缺少价值伦理体系不行。多少年前我拍《轮回》,最后改成悲剧结尾,当时很多人说这是不可能的,中国正在发展,怎么可能有人自杀。但前年在我的作品研讨会上,所有人都说“当年我错怪他了,他早就暗示那些了。”其实我就是直觉。导演是靠直觉,是靠表现,不靠总结。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