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求求你,表扬我》:将荒谬进行到底


□ 黄建新 李 韧

受访:黄建新
采访:李韧本刊记者
时间:2005年5月6日
地点:中国电影导演协会
李:从《谁说我不在乎》之后,你隔了3年时间才做了这部片子,剧本改编自北北的小说《求你表扬》。北北是以关注社会底层小人物著称的,这篇小说里是什么打动了你?
黄:在这篇小说里,一切看似简单的事表现出了生活中很大的荒谬,而其中几乎所有的人对这荒谬都已习以为常了,把道德、价值的问题降低成生活中很随便的东西,这是很悲哀的。这个小说其实在说人格和信仰的问题,就是“人”到底是什么东西。这是吸引我的地方。
李:到底是其中的荒谬感跟你的创作思路特别契合,还是涉及的具体问题本身让你觉得有必要再次讲述?
黄:现在我们整个社会的价值观有畸形的地方。比方说,一个人需要得到表扬,这在全世界都是很正常的,恰恰在我们这个发展中国家这会被排斥。在国外,“肯定”是一个多么重要的社会集体价值的概念。可是像在这部影片的首映式上,就有人问“表扬那么重要吗?现在谁还在乎这个。”这恰恰是最危险的。儿童教育心理学家都会说“儿童在家里得到表扬是非常重要的,使他心灵能够得到健康的常态发展”,可是对于一个国家呢?如果有战争发生,人类都会有是非评价。9·11事件里,死去的有多少都是热爱生活的普通人。可是我们这边网上却有很多嘲笑、幸灾乐祸的帖子,我很难过。因为我们这里没有价值的概念,已经开始混淆正确和错误,对什么都不在乎,缺乏理性标准,只要高兴就行……其实一个国家是否强大,除了经济,这是重要因素。历史上那些强大的国家,都有极强的民族性格特征、完整的伦理道德和价值体系。
李:现在社会已经是价值多元化的了,现在的青少年见到、听到各种各样的事情,他们未必认可你的观点。你认为你这些内容是讲述给谁看的?
黄:问题就在这里。所谓“多元化”是解释认识世界的不同方法和角度,而不是说一个社会不需要基本准则,退一万步说,法律就是一种强力意志的最后底线,没有这一点,一个国家将无法存在。这部戏里要表述的最大的悲哀都来自于没有准则。“多元化”与我所要讲的根本不是一个问题。
李:但你问的这个问题现在的观众他在乎吗?
黄:首先是我认为重要不重要,不确定这一点,我无法创作。我相信也有很多人认为它重要。
李:你的潜在观众是什么人呢?
黄:放着看呗,这些咱们谁也不知道。我真实的表达了我对中国社会现实的担忧,我也看到很多人已经意识到了这种存在。从去年开始,有很多人写文章说中国社会的强大缺少价值伦理体系不行。多少年前我拍《轮回》,最后改成悲剧结尾,当时很多人说这是不可能的,中国正在发展,怎么可能有人自杀。但前年在我的作品研讨会上,所有人都说“当年我错怪他了,他早就暗示那些了。”其实我就是直觉。导演是靠直觉,是靠表现,不靠总结。
我发现这些年我们所不重视的东西已经表现在现在十几岁的孩子身上,爱怎样就怎样。如果简单的用多元化来解释这个社会,那就没有争论了。这恰好是人类精神发展史上最不成立的一种说法。因为信念不是某个人的,是要经过筛选、战争、磨难才能培育出的。我们的孩子总说“西方观点人是自由的”。 而美国人从不回避他们的电影里有极强的价值观念。这是我们教育的很大的失误。是非判断对一个民族是非常重要的,这种麻木让人触目惊心。电影作为文化传播者是有职责去表现这个的。
李:几个人物的姓名都比较奇怪,是原著里就有的吗?改编幅度大吗?
黄:姓名小说里就是这样。小说里是不停的在换第一人称,电影里把视角统一了。小说因为是交叉着讲,所以都是片段,电影里就得串起来,中间有个衔接。另外小说里古国歌的女朋友是个研究生,欧阳花也是学生,有点重复,所以我们把米衣的职业换成永远在怀疑每个人都是坏人的这么一个工作。
李:你以前的影片里,再小的人物都是城市人,而杨红旗是个农村人,原著就这样吗?
黄:小说是这样,我也觉得这样可以。我们曾衡量过如果他是一个工人的孩子会怎样。但一来有点怪,二来选择农村视觉上可以拉开一些,可以渗透一些概念。比如记者去采访,村里敲锣打鼓,很荒诞。还有,葬礼的场景也特别一些。还有主编当年事情的历史交代。
李:其实还是城市人的视点
黄:对,农村的场景根本没展开。而且灵堂那场只有10个干部,没有别人,就是头一天陪古国歌吃饭的那10个人,就像舞台一样。
李:古国歌作为事件的局外人,他是否被设置成了代表观众、想主持正义的客观存在?结尾他被安排出走、离开工作和女朋友,等于他在这个事件中是承受最多的,这是否不公平?
黄:他不代表观众的客观视点。这世界上就没有绝对公平的事。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