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龙窖山古瑶胞家园三题


□ 陈启文


题记

世纪之初,经中国瑶学专家实地踏勘认定,今位于湖南省临湘市境内的龙窖山就是瑶胞千百年来寻找的故园千家峒。瑶民被民族史家称为中国的吉普赛人,经常迁徙,却在此地居住千余年,后因不明原因南迁至湘南、岭南、海南山区,一部分留在这里,虽已日渐汉化,却仍保留了一些瑶家习俗。龙窖山留下的瑶民故迹很多,有石寨、石堤、石屋、石桥、祀司台等,祀司台前的石柱子上有象征生殖图腾的石眼。瑶胞世代传唱的《千家峒歌》和《盘歌大王》,或长吁,或短叹,似在提示一种生命,别忘了这一热血家园。龙窖山千家峒的发现,为瑶胞找回了失落已久的一段历史。
又及,龙窖山是罗霄山的余脉,境内两座主峰分别为大药姑山和小药姑山。当地山民也有把龙窖山统称为药姑山的。

云上人家

横渡古龙源泽,翻越小药姑山,遥望大药姑山,万峰竞秀,峦影沉浮。两药姑山之间就是千家峒。山路一条,宛若蛇行,道旁荒芜一片,甚为古老。惟山腰绿树翠竹,浓阴蔽日,冷气森然。再往上,不像是爬山,而像是上天。把云一层层踩到脚下。是那种乳白色的很浓很浓的云,伸手去抓,云倏忽即逝,但舒开掌就发现手心里满是碎了的水珠子,清脆响动。
没有云的地方便有了人家。群峰从四面涌来,遍山呈现古绿色,少树,多篁竹,清气摇曳,修筠挺节,与棕榈、杨桃、山茶相杂处,自成风范。在千百杆翠竹掩映之下,一带石墙围绕着数楹房舍,皆吊脚楼。青灰瓦,木梁甚好,窗棂皆用上等树木镂花而成,愈经风雨愈见风采。虽是深山老峒人家,却有着富贵气十足的讲究。进村便是曲折抄手游廊,一色青石板铺陈,屋前大株梨花更兼芭蕉。山上极少见水,正干渴时,石间忽开一隙,得泉一脉,绕阶缘屋,盘旋竹下而出,诡谲而清洌,不饮亦觉得浸心的凉。涧水淙淙从竹筒中流入农舍水瓮,飞鸟瞿瞿于空中点缀出三两景致。时已日暮。野芳发而幽香,斜阳漩而不沥,仿佛特地注释着“夕阳度西岭,群峰倏已瞑”的古意。
村中有旧世遗风。柴米油盐,竹器篾货,皆由通城脚夫担进担出,走的是一条数里不见人烟的栈道,颇有《水浒传》中押送生辰纲的意象。村人们迄今讲的仍是盘王之礼,适有客来,稚子牵衣,山妻迎笑,老远相接。村长为草药郎中,小学校长是道场先生,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男女老少皆极少下山,舍不得山中四季如春的景致。山下七月流火之际,山上亦阴气袭人,且无蚊扰之苦,多赏蝉之乐。时至数九寒天,遍地雪裹风号,大山却把严冬挡在了背后,格外地施暖于村人。他们庆幸生于此山中,村北村南,山花山鸟,尽情相娱,饮流泉,染清风,食石蛙,每饭必呷一泡自酿黄酒,寝前则饮些柴禾烹煮土壶烧沏山泉泡制的本地特产龙窖山茶一海碗,日日如此,虽生活清淡,亦多长寿,年逾古稀者多是晚辈。其生之淡泊死之宁静的境界,使人顿生无限况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