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回家(小小说)


  那人问我:你说,回家的路有多长?这真是一个奇怪的问题,我没有办法回答。

  还是让孙大声回答吧,孙大声准能回答这个问题的。那人又自言自语地说。

  孙大声是谁?他真知道回家的路有多长?我疑惑地问。

  当然了,要不,他能叫孙大声?

  那人把孙大声领来了,让我见见。于是我见到了孙大声。孙大声是一个男人,准确地说,他是一个不能回家的男人。一个不能回家的男人当然知道回家的路有多长了。孙大声的家在很远的一个小县下面的一个小乡里。我不但没去过,甚至都没听说过。孙大声,你呆在这个城市里有两年了吧?我问。

  不,一年零九个月二十八天。孙大声纠正说。

  你还要一直呆下去吧?

  也呆不了多久了,我该回家了。孙大声瓮声瓮气地说。

  回家?好呀!老婆儿子等着你呢。我说。

  孙大声白了我一眼,说:我说的是回哪个家?

  哪个家?他的话把我说得水一头雾一头,不知是啥意思。但孙大声不接我的话茬,坐在我的对面,自己大声地说着话。

  我呆在这个城里是为了告状的。告哪个?告它狗日的乡政府。为啥事告它?狗日的乡政府杀了我的媳妇和女儿。不会?乡政府怎么会杀人?我知道你有疑问。你听我说完。你狗日的是不是和乡政府一伙的?怎么净和乡政府一个鼻子出气?我看你倒长得人模人样的,想必下会和乡政府穿一条裤子。你不信乡政府杀了我的媳妇和女儿?就是的,乡政府怎么会杀了我的媳妇?乡政府怎么会杀人?我也不相信呀。可它就是杀了我的媳妇。你说我在胡吹冒撂?我这个人最老实的,说话一是一,二是二,从不说半句假话。你还是不相信?要我拿出证据?我有证据啊。你要看?证据能随便给人看的?不过你想看,我就给你看吧,但得改天,证据是多重要的东西呀,我能带在身上?

  孙大声边说边站起来走掉了。孙大声走后,我对那个人说:嘿.这个人还有点意思,挺能说的。

  那当然,要不他敢从山旮旯里到州城里告状?要是别人门都不敢出呢。

  他真是告状的呀?

  你以为他干吗来了?逛庙会?

  他的媳妇真的死了?真的是被乡政府杀死的?我搞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好像是真的吧,要不,他还在这干吗?我还是听他自己说的,不信.下次遇到他了,问问他。

  当然要问的,我还要看证据呢。

  果然,不久.孙大声又来了。他一边从一个黑黑的脏得冒油的人造革包里往外掏东西一边说:方先生,我把证据带来了,请你看看,给我拿个主意,你是城里人,比我懂得多。

  我说:你得请一位律师,我看了也白搭。话是这么说,但我还是接过了他手上的材料。材料有好多好多,有照片,有别人写的证言……乱七八糟的,我仔细地看了几份材料,写字的纸什么样的都有.字也是扭七扭八的,话却挺通顺。我再仔细一看,觉得挺有意思.还真能说明问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