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无语地反抗


□ 王小帅 李 韧

受访:王小帅
访问:李韧本刊记者
时间:2005.7.22
地点:北京花家地王小帅工作室

李:到底是你对于自己的童年记忆难以忘怀,还是客观上那个时期给我们国家留下一段很特殊的历史记忆,哪个原因促使你拍《青红》?
王:纯粹童年记忆是另一个故事。关于贵阳我有三个剧本,从投资组合、时间跨度等各方面考虑,什么时间上最合适,就上哪部。《青红》是80年代那段生活的截取。
李:最初是怎么想的?
王:最早是听说80年代初贵阳那里有几家人跑掉了,另外就是听一些那边的同学说起像青红那样的事。我是先离开的,这些就跟我对贵阳的印象和我离开后对那里的一些想像蛮吻合的,就是青春期的变化和恋爱婚姻关系。我后来也很奇怪就是厂里以前比较近的那些人并没有形成恋爱婚姻关系,反而他们散到了社会上,跟当地人有接触、融合。这两件事是剧本的基础。这些对于我不完全是童年印象,年龄段也不吻合,我那时已经离开了。是出来之后想回去,然后再过去听到这些事情再把80年代初的一些印象放进去。这里面几家人跑掉是个壮举,另外人到十七八岁,比如我当时在北京,我经历的恋爱状态和留在那里的人就截然不同。所谓的青春期,片名说是青红,有可能片子里青红这辈的命运实际上是笼罩在上一代的很主观的看似戏份很多的那种压力之下。可能有人就说其实写得不是青红。这对我来说无所谓。就像《秋刀鱼的味道》可能真的拍的不是鱼,而是人。
李:对你来说那个地方是一种感觉,你能想像出来当时人是怎么说话的、那种颜色、氛围;还是后来你一直在想这个地方这些人的命运,是想清楚了才去拍的。
王:我从3岁起就有记忆,13岁离开,童年和少年时期都在那里度过。我后来发现不光是我一个人,我的小学同学,不管后来是出来了还是留在那里,大家都对那时有一个共同的很深的印象。可能每个人说起来都有自己的记忆和片段,但是整体都是蛮深的。这个现象是在一个特别特殊的区域呆过的一群人才有。而三线厂的这些人更特殊,不是那些偏远地区土生土长的,他们都是外来的,被拘在那里。我出来后周边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童年和家庭成长的经验,但跟小学或者初中同学还有密切联系的非常少,大家的朋友一般都建立在大学或至多在高中时期。但是我们有一群很特殊的群体,因为到了初高中大家都分散了,所以反倒对在工厂里的那段记忆深刻。这不在于后来的思索,而是在经历的印记里。
李:是不是几个剧本本来是想做不同时期的,现在先把这个时期的做了。
王:对。《我11》可能更是我自己的主观世界。很可能未来某个时期我会做第三代的故事,就是青红这代人的孩子。因为到了现在,留在那里的人的命运还是很奇特的。他们虽然表面上平和了,跟当地人也混在一起了,但毕竟还是不一样,心里有烙印。比如美国第一代华人移民的孩子,虽然已经美国化了,但身上还是有华人的烙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