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杨凤良访谈:宁可不精彩,不能不舒服


杨凤良访谈:宁可不精彩,不能不舒服


杨凤良访谈:宁可不精彩,不能不舒服图片1
用“真实”吸引观众

大众电影:刚看到《女检察官》剧本时,你是什么感觉?
杨凤良:这是一个任务,最早是给朋友帮忙。开始真不想拍,剧本里所有的事严格说来不适合拍电影,写个报告文学还可以。关键还是下去以后,见到白洁本人,那是真的被感动了。我有一个过程,后来才理解高检抓这个戏的意义。她没有惊天动地的事,而且不像任长霞、牛玉儒,拍电影的时候他们都牺牲了。白洁今年才三十二岁,前面的路很长,不能用常规电影对剧本去要求。
大众电影:电影吸引观众的是什么?
杨凤良:我觉得是真实,一切都是真的,所有事情没有编造的。为了电影好看,我可能把八点发生的事改到晚上;一件事跨度几年,我把时间虚掉……我只做技术上的处理。这个戏特别容易拍砸,你要非常精细。因为白洁本身很朴实,所以花拳绣腿你不敢玩。这个戏更多的是它政治上的意义,希望全国的公务员都能像白洁那样。
大众电影:白洁的先进事迹很多,以这些事迹为素材进行创作,你是如何挑选的?
杨凤良:如果是一个电视剧,可以容下很多内容,但电影不行。我实际上是用于彪这条线索来串,总要好看吧,好在这些都是真的。征得白洁本人同意,把她个人情感这条线也拎了一下。这个也是真实的。本来高检对这方面的内容还挺犹豫,但我觉得有了这条线,人物才完整。
白雪生活的地方是黄河流域的小县城,和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完全不一样,因此她身上那种纯真、纯朴的东西才可信。她觉得对不起丈夫,因为她不能生孩子,所以主动提出离婚。从某种意义上,你可以认为这是一种传统意识,但我觉得,这符合一个女人在那个地区、即便是今天的现实处境,她是在为别人做牺牲。

“报道剧”

大众电影:拍这部戏最大的困难在哪里?

杨凤良:生活中有白雪这样的人,所以电影拍出来,一定要让观众看了相信。真事有时反而会拍的特别假,我们想尽量避免。严格来说这个戏特别难弄,接手以后才发现它的任何一点都非常难弄。因为它不像商业片,商业片好办,怎么着都行。这个不行,都是真事,所以特别难弄,对我是一个特别大的挑战。
主旋律难拍,尤其是这种行业片。既要保证它的真实性又不能被它的真实性框住。我个人艺术上风格上没有什么可参照的。我开玩笑叫它“报道剧”。
大众电影:行业片的特殊之处在于它既要面对行业部门,还要考虑院线发行。
杨凤良:高检非常喜欢这个片子,贾春旺看完很激动,他说我知道这戏很难拍,这戏有“四个好”:好演员、好编剧、好片子、好导演。
大众电影:拍摄之前有没有看《任长霞》《牛玉儒》等同类型的电影?
杨凤良:都没看过。他们给我拿来,我说算了,看了容易受影响。

大众电影:看电影的时候我有一个疑问,白雪做了那么多好事,可电影对她这种性格的成因却只字未提。
杨凤良:这是一个哲学问题。你说雷锋为什么这样?孔繁森为什么这样?都没有解释。灵宝本地老百姓都说,白洁就是一个菩萨,他们认为她是一个菩萨坐在检察官的位子上来普渡众生——虽然话并不准确,但至少说明,有些东西不能那么机械地来解释。
大众电影:我同时注意到,影片没有刻意去强调白雪是一名共产党员。
杨凤良:对,没有特别强调她的信仰。她是白洁又不是白洁,我们叫她白雪。我们是在白洁基础上进行的改造加工。我们在台词上特别注意。比如说她和于彪晚上在网上对话,于彪问她为什么要帮他。原来剧本里有一段高谈阔论,我们和白洁一起改,后来改成,“只要我能帮的就帮,大家都这样有什么不好呢?”——特别生活。实际上白洁参与了很多地方的修改。她认为不舒服的、现实里没有这么做的、对人物拔高了的,她都会提出意见。

音乐“千军万马”

大众电影:既然是真人真事,有没有想过把影片拍成纪录片风格?
杨凤良:本来我采访了白洁三个小时,有个想法是把她的采访时不时接到影片中。后来我发现两部分内容有点打架,风格有点太先锋了。后期制作时我都接进去了,最后又拿掉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