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燕子


□ 贾桐树

  上学的路,已被弟弟走远了。

  每天一大早,燕子都要悄悄地跟在弟弟身后走一程,然后,才停下,用目光再走一程……但是,随着弟弟的背影渐渐消失,这条扎根在她心里的路,最终还是断了。

  估摸爹的懒觉快把炕头烙塌了,燕子才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急忙跑回家。她把爹的酒壶灌饱、烫热,把鸡蛋酱炸香,把蘸酱菜净身,方才小心喊醒爹的梦。

  燕子才16岁,初中只上几天,学校就放了欠费学生的假。一听说燕子是回家要钱来了,爹就急眼了。妈的病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还欠了一屁股饥荒。

  爹说:一个丫头片子家家的,上啥学,能认识自个儿名字丢不了就行了,赶紧痛快儿地回家干活。

  妈已去世,再也没人替燕子说话了。于是,丫头片子的她,就辍学了。后来学校来人找,说得完成九年义务教育,孩子还是要上学。燕子老高兴了。

  爹却说:那行,我同意,可你们得先把学费啥的给义务掉,还有,再把家里的活计也给义务了,孩子立马上学,上大学才好。

  来劝的人被噎得咯儿喽咯儿喽地直咽唾沫,最后壮着胆子说:这样吧……叔,等哪天上头来捡查,你让燕子到学校充个数,应付应付检查,这……总行吧?

  爹说:这还将就。

  燕子跟不负责任的老师生气了,说:要去,天天去,不去,就一次也不去!扭头跑开了,她不想让人看见自己流泪。燕子的梦破碎了。

  那时,她还小,家的后墙上,贴满了她的奖状,那是妈糊上去的。她上小学,爹在生产队当队长;后来,她还上小学,爹却不当队长了。生产队黄了,爹就把自己天天泡在酒里。起先,只是责任田里的苞米棒子被爹的酒越泡越瘪,后来,却是妈的病给泡成了,直到再也没人心疼燕子。

  爹喝得酒精中毒了,快成了废人,趁着酒劲儿,还能对付干点儿活,酒劲儿一过,手就哆嗦了,除了酒盅子,啥也拿不稳。家里家外的活,就全指望燕子了。燕子的心里好像一点儿亮都没有,有时她真的感觉天都快塌了,就想,要是能离开家,该有多好啊!但这想法只一闪而已。往哪去呀?她最想去的就是学校了。

  人穷不干,马瘦不吃。这话是说爹这种人的,燕子不这样,她得咬牙撑下去。鸡要喂,牛要经管;地要种,日子要过……

  有人上门给燕子提亲,爹答应了。

  爹说:应下,多要点儿彩礼,手头也宽绰宽绰,去去穷根儿。等你到了出嫁的岁数,你弟大了,书也不用念了,回家干活正好。

  燕子不干,说:除非要了彩礼供我念书!

  爹气得把酒盅子砸向了燕子的脸,多亏爹的手哆嗦,没砸着。爹就骂,耍酒疯,饭桌踹了,窗子上仅剩的一块玻璃也弄得稀碎,爹的手哗哗淌血。燕子只好先应下这门婚事,心里却想着如何离这个家。

  夏末的一天,弟弟突然带回家一个男同学,比弟弟高几个年级,燕子要是还在念书,应该跟燕子一个年级组。这个同学叫梁子,南方人,家是养蜂的,借读生。弟弟说,梁子家蜂场和帐篷就在咱家河西,是奔咱这疙瘩那一大片一大片荞麦花来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