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汶川的门


□ 杨国庆(羌 族)

  汶川的门

  风还在吹,像纠葛的情感

  复杂地,扯动着爱人的神经

  在耳畔,在腰际,摇曳的手指

  轻轻滑过每一张年轻的脸

  推开门,四面全是山

  倔强的山,慷慨的山

  敞开衣襟,裸着雄性的胸膛

  羊龙山、玉垒山、布瓦山

  芤山、龙山、石纽山、马岭山

  山山相应,山山相连

  日日喝着峡谷古远的清风

  品着垂天而降的日月

  双双痴情的目光,悍气冲天

  一道柔情,是岁月高地

  铿锵而下的岷江水

  奔放的绣花的围腰一样

  围系在众山的腰际,妩媚

  深情,妖娆,而且偷人

  像一只狐媚的巧手,摘下心动

  呼啦啦携出山外,交给泽国

  山依然是山,锻造守望的炉灶

  红彤彤、金灿灿、火辣辣

  双手,让吆喝原野的性情躬耕

  青春,应允山洪驰骋疆场

  静听芬芳如歌,环山四起

  一座城堡,又一座城堡

  风烟之下指手相见而倾情相拥

  石头的艺术是脊髓连着豪迈

  深掘天人合一的绵延不朽

  吆喝声源自梦幻的手端

  在牧场,果树与梯田掩映的村庄

  牛和羊,骏马与肥猪

  一再恋爱这些飘云彩的布鞋

  麻布长衫,阴单衣裳,羊皮褂子

  声声涂满玉米金色的山歌

  鸟儿一样,扑啦啦,扑啦啦

  飞过月色,扯痛纳垫底的心思

  狗叫声,仿佛暗夜的灯盏

  手牵手滑进玉米地中央

  阳光味的玉米秆,好柔好软

  满地里飘动小小心跳,我愿意

  烟头的火光,仿佛天上星辰

  享着,看着,与夜交织着

  ——居然,天就亮了

  呼啦一声,汶川的大门

  陡然开启在世界面前

  姜维城走在最前面,接着

  黄泥群碉下的大熊猫

  石纽山的大禹

  时间深处时隐时现的释比

  再看江流润泽的硬朗的笑脸

  锅庄一样,滚烫新石器时代

  遍山生长的一方方火塘

  心遁萝卜寨

  生活旁边,不足二十公里

  悬崖峭壁之上的另类

  萝卜寨,被一只大手牵引

  进入二十一世纪

  土一样纯净,玉米一样金黄

  拉开窗帘现出异域的风情

  滚滚车轮,仰头而上

  穿过牛乳的云层,奶酪的梯田

  小说进入开篇的章节

  旱烟袋衔着祖母的爱好

  坐在夕阳下看守自己的故事

  风一样飘来的人群

  说不一样的腔调

  一边照相,一边搜索土下气息

  穿着讲究者的这些声音,短短长长

  不太注意祖母面容如此生动

  完整,嶙峋,而且根深蒂固

  竹子背篼覆盖下的一潭书包

  装着几多山风,几颗石子

  底层的梦想还在下坠,下坠

  坠向花猫脸,泥巴的手心

  晨曦普降,飞出一声声诵读

  几串歪歪扭扭的朦胧脚印

  书包隔壁是出生入死的锄头

  泥泞中闯荡过,岩石中搏斗过

  手指一样生长在萝卜的田中

  一日三餐,两餐都不重要

  歇口气,抽支烟,喝壶水

  吼一阵山歌才解饿、解乏又解恨

  泉水边的故事,清澈见底

  隔着草丛汩汩清爽,翠鸟不飞

  白马不跑,观音庙安居

  目光的尽头,村子的中央

  泥巴墙一面面升起来了,炊烟一样

  张家、王家、马家、家家相连

  踩过石板,你在邀我

  嫩嫩的朝霞飘动在柴垛之间

  走进门槛,我来请你

  灿灿的晚霞甜蜜在唇齿之间

  村中巷道,渔网一样撒开

  一座高碉挺立星辰之畔

  擦亮水灵灵的萝卜

  雄鹰飞过,骏马奔过

  神秘的火塘,被酒香诱惑出来

  羊皮鼓动地而响,和着醉影

  长发在飞,白帕子在旋转

  古老神经和血脉在月色之下

  繁衍一群一群蓬勃的手足

  野花好香,大地好空旷

  十月,最好的庆典与借口

  把寨子舞得心慌意乱

  惟有田野的草垛,干爽干爽

  平息一天的眼波和对歌

  露水,婴儿一样的鲜嫩

  林中的鸟鸣清爽宜人

  夜色迷离,婚床般温暖

  深巷中的狗吠是亘古的钟点

  欣喜若狂,暴雨遇干旱

  花楸树门板一样,拒绝来访

  月亮侧过脸,看着远方

  风儿闭着双唇,轻盈而过

  天就亮了,一石头打下公鸡

  羊皮褂子回到年轻的身上

  唾一口水,掮一把锄头

  穿一双飘满彩云的鞋

  任凭多少车轮高叫身旁

  赤橙黄绿青蓝紫

  来来去去,风雨一样

  爱在山上

  举起锄头

  千年的树根走出岩石

  炊烟熏去石室的土气

  雪白麻布一匹一匹

  裁剪从无到有的温馨与舒适

  母亲说,火塘中的胡豆熟了

  河流之上绽开羊角花的冶艳

  青葱长满耳根

  云朵飘流山歌

  鸟鸣歇满羊群的背上

  阳光把中午流淌得山高谷深

  春天漫过灌木腰身

  族群的种子一茬一茬

  生长在悬崖峭壁的路枝上

  村子之外,野性荡动

  黑熊的双眼充满传奇

  一百条溪流打湿房顶的眺望

  一条猎狗挽着父亲回来了

  母亲说,把青稞酒喝完

  黑夜的耳朵清澈见底

  游弋鲜红的村庄和植物

  青铜的目的

  所有青铜都是天生的

  庄稼一样生长在大地深处

  不贵、不贱、不声不响

  与众多泥沙、岩石、金属

  草木虫鱼,一样安分

  那时的天空经常下雨,打雷

  霹雳犹如天神逡巡的目光

  天天检阅大地生灵和矿藏

  这样的日子,因为人的进步而终结

  青铜,告别相依为命的陪伴

  进入人类的手掌、心血和智慧

  居处宫殿、祠堂的显赫位置

  被刀光剑影挑剔得小巧玲珑

  大气磅礴而光照国家的东南西北

  青铜的质地,依然清纯见底

  丝绸般呵护一个民族的雄心壮志

  所有五体为之匍匐

  所有梦想泪流满面

  大地燃起熊熊的刚毅和赤诚

  青铜,在神圣东方天宇之下

  或水利、狩猎,或征战、生育

  青铜流光,天下洪水四溢

  大地一样坚实的人群一茬茬

  沉勇而蓬勃,托起一切的祸福

  任时光风车旋转汩汩的血脉

  青铜翩跹起舞,枫叶一般

  南来北往,东西穿梭

  又如醉酒的舞女,哭泣,歌唱

  在私欲编织的舞台,摇摇欲坠

  渐渐下沉,滑出曼妙的境界

  消失在众多的脚步踢踏的下方

  种子般掉进大地的卵巢

  熟睡了,寂静而安详

  青铜的目的,显而易见

  肥沃的大地犹如流荡的岁月

  涓涓地,漂洗青铜的梦境与微笑

  温柔地,隔世的目光触摸青铜内心

  即使滑过盗贼的鼠眼和胆大妄为

  推开烟云,鸟儿一般

  飞翔晴朗,文明的天空

  仿佛太阳月亮和星辰

  雨水落下来

  雨水落下来

  雨水,一直在外部

   像部队潜行

  哗哗啦啦如溪水瓢泼

  五千年前是这样

  五千年中是这样

  五千年后也是这样

  多好的雨水啊

  在地质形成之外

  在记忆的疆域之外

  在时空轮回的轨迹之外

  清澈,苍茫,痛快地落着

  温情而漂亮,多如牛毛

  落在缤纷山河最早的心上

  雨水,海水一样幽深的落着

  淹没一切的自下而上

  无边的雨水缀成一座座桥梁

  铺设在天堑与地沟之间

  行走来自岩层的思想

  就这样,手挽着手

  跳动着生命的情愫

  任那雨水,幸福地落着

  无言无语,仿佛空白

  沙窝子的脾气

  一辆车开进去

  一个人走进去

  在时间的那一头

  车出来了,人也出来了

  慢点,轻点,勿轻贱

  迷雾一样的沙窝子

  不是恶魔,也不是儿戏

  我,是时间的堆积

  是力量的休憩

  千万年之前

  我的宿命是我再生的因缘

  不要忘记沉默的伟岸

  歌唱轮回点点滴滴的美妙

  因为等待,所以永生

  跨越一种世俗

  把自我埋到地心

  火山的喷泉为我开

  时光的大鸟滑过蓝色豪迈

  我的微笑是缠绵的沦陷

  滋长一种传说的情

  草们,树们,奔走的兽们

  是亲戚,是庄稼的兄弟姐妹

  夕阳像朝阳

  悬挂在一座叫羊龙山的头上

  负重的理想

  老在壮阔的大山之外

  我的骨肉是我亲生的父母

  岷江的爱情在自己铺垫的大平原

  好多飘逸的孕养,是程序

  不是基因的遗传和需要

  江面上越走越远的风

  像笑声,发自迎春院的粉红

  拽一次沙窝子的大衫

  敲一下心口的痛

  冬天就盖住一片叫春的碧绿

  不要动我于千篇一律

  即使我是沙,所有颗粒的总合

  一样排山倒海,温情脉脉

  揽你入怀,轻咬你的耳垂

  梦境,因为临窗而牙疼

  回眸恰似月色的纯净

  撩起手指的瞬间

  海的被褥覆过所有的高度

  (沙窝子,汶川地名。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