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舍的话剧创作与舞台视野


□ 马 云

内容提要从小说的写—读模式到话剧的演—观模式,从舞台限制到舞台自由,老舍走过了一条艰苦探索的艺术道路,其舞台视野的开阔标志着他的话剧创作的成熟。老舍从接近舞台到置身舞台再到俯视舞台,通过话剧与其他艺术形式的综合与沟通,话剧的舞台空间不断拓展,最终完成了从“诗剧”到“史剧”的飞跃,登上了话剧艺术的高峰。
关键词老舍话剧舞台视野

老舍的《茶馆》创造了东方舞台的奇迹,创造了中国话剧的辉煌,但由于老舍小说的巨大成就,相对而言,遮蔽了他的话剧创作的应有地位。老舍研究界好像有一个普遍的认识,以为老舍“以小说笔法写剧本”是他的艺术追求;老舍写的就是“小说式话剧”、“散文式话剧”,“离那种纯戏剧式的剧作较远”,其实,这正是老舍话剧创作的特色。老舍十分重视舞台技巧问题,他希望尽快转变小说创作的思维模式,适应话剧的舞台要求,并为此进行了不倦的探索。但由于种种原因,学术界对老舍话剧的探索历程及其成功经验的研究还很不够。话剧的舞台技巧包括很多方面,而核心是剧作家的舞台视野问题。舞台视野是剧作家以舞台为中心,对话剧艺术特性的全面把握,包括舞台感觉、舞台时空意识、舞台形象思维、以及与观众的交流等等。老舍话剧的巨大成就与其逐渐拓展的舞台视野有关,老舍的舞台视野的开阔标志着他的话剧创作的成熟。

一、从接近舞台到俯视舞台

20世纪30年代,老舍在齐鲁大学讲文学理论的时候,讲过戏剧理论,但作为一个成功的小说家,老舍不仅没有舞台实践经验,而且在他的意识中已经形成了写—读模式,对于话剧的演—观模式一时很难适应。如何找到舞台感觉,建立舞台意识?如何像驾驭小说那样驾驭话剧?老舍“带着镣铐”走过了漫长的艺术探索之路。从接近舞台到置身舞台,再到俯视舞台,是老舍走过的话剧创作的三部曲。
老舍的剧本创作首先是从他熟悉的事情开始的。他的第一部话剧《残雾》,写于1939年。早在1938年,老舍尝试写了四出京剧。老舍喜欢唱京剧。他说:“我心目中的戏剧多半儿是旧剧。”他先从京剧中寻找舞台感觉。为了抗日的需要,老舍写了四部抗战京剧:《新刺虎》、《忠烈图》、《薛三娘》、《王家镇》。老舍的几出抗战京剧剧本比较简单,开场就是人物的对白或唱词,都是独幕剧,情节也不复杂,但这是老舍接近舞台的开始,尽管一切都很简单,却初步建立了舞台意识。老舍通过京剧触摸舞台,熟悉舞台技巧。
老舍写话剧是由于听从民族的召唤,为了抗日的需要。正如曹禺所说:“他似乎感到小说还不够有‘劲’,不够直接,不够快。他挥戈投入话剧队伍。”基于这种强大的驱动力,老舍创作《残雾》时已经置身于舞台了。这一方面是因为剧中的人物是他熟悉的人物,另一方面与他的四出京剧剧本相比,《残雾》已经是很完备的舞台艺术创作,布景和舞台设置都很讲究,搬上舞台后获得了初步成功。《残雾》演出后,他对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他认为自己对舞台照顾不够,只看到笔尖,没有顾及到舞台。通过尝试,在文体的转换之间,老舍体会到了小说与话剧的区别,认识到话剧舞台的限制。他说:“写小说以第三者地位,可以代一切人说话,如孙猴子能跳到别人肚内作怪。……然此种方法,皆戏剧所不许者。戏剧是以活人表现活人,直接说法,不容介绍。”这种转变,老舍开始很不适应,他无法完全摆脱小说的写作习惯。《残雾》虽然获得了演出的成功,但它给人一种剧作家在舞台上的感觉。把曹禺戏剧和老舍话剧比较一下可以看出这一点。从人物表来看,曹禺话剧的人物表只有简单的身份和年龄介绍,而老舍话剧的人物表往往有细致的性格描述,他不习惯离场,离开人物从旁观看;曹禺习惯于通过舞台表演让观众直观地了解人物,老舍习惯于用文字说明,他向读者详细叙述人物性格。如《残雾》人物表:

刘妈——北方人,逃难,失去一家大小,屈作女仆。三十上下岁,真诚干净,最恨日本。
冼仲文——冼局长之弟,有点思想而不深刻。爱发愁,可是也会骂人打架。二十三四岁,穿洋服,稍微有点洋习气。
……

话剧《归去来兮》的人物表更加详细地写明了人物性格,好像是给导演和演员提供参照。话剧《王老虎》的人物表中关于王老虎的介绍就是一个小说片断,对王老虎的性格有细致的刻画。在老舍的几乎所有剧本中,人物表中的性格描写就是一个个人物素描。老舍守候着舞台,守候着人物,他似乎担心人物离开文字说明会受到观众的误解。
从老舍剧本的动作上也可看出这一点。英国早期的剧本,对摹拟性动作的指示占四分之三的篇幅,对话占四分之一的篇幅。曹禺话剧中的摹拟性动作指示也很多。《雷雨》序幕中,摹拟性动作表情指示占三分之二,对话占三分之一。人物每一句话都有动作或表情指示。而老舍话剧对话较多,动作性指示较少。老舍话剧受京剧影响很大,京剧中的人物总是通过唱段把一个意思表达完整。老舍在话剧中也想让人物一口气把一个意思说完,实际上是剧作家老舍总想通过语言文字向观众介绍人物的思想。这仍然是叙事而不是表演。从《残雾》到《五虎断魂枪》,可以看到老舍话剧舞台意识的增强。剧中指示性动作表情多了,人物的一举一动都带着表演性。而《面子问题》创造的舞台形象更鲜明,人物更带有表演性。老舍谈到话剧《面子问题》时说,这出戏“分量太轻,压不住台”。其实,这部剧是一部轻喜剧,在当时的时代气氛下似乎有些“轻”,如果在今天上演,很可能会获得成功。从这部剧作开始,老舍话剧的表演性加强了,他创造了一个富于表演性的人物形象,主人公佟继芬的虚伪、爱面子、矫揉造作,他的言语和行动都像演戏一般很富有戏剧性。老舍作为剧作家似乎已经隐藏到舞台后面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