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编后记



  这是2010年的最后一期,想说几句辞旧送别的话,不免有几分踟蹰、迟疑,思路也有些生涩、阻滞。走过来的路,云雾遮掩,阴晴不定,象一幅写意的水墨;往前去的路,花枝招展,颜色杂驳,象一阕婉约的词。路上有人物——同路的已走了很久,姿态轮廓,线条丰满,迎面碰头的、不期遭遇的则面目局促,行色匆匆。大概是到了驿舍歧路口,等着明天的茅店鸡声吧!板桥人迹凭谁去细辨指认,秋月春风惯看,又何必猜测问答?放眼平远处林木逶迤,径草陌生,深远处宿岚动移,云气断续,高远处则日色明灭,层皴闪烁,这样的情与景,无疑是“有境界”的,我们或许会想起陈独秀的一句名诗:“坐起忽惊诗在眼”。陈独秀不以诗人称,却为中国近现代史浓重地挥洒过诗笔,许多章节情志飘逸,飞云浩荡。他也几次站在歧路口探望,怎样与昨天告别?历史的屏风遮蔽了他的清刚峭直,时代的急管繁弦淹没了他的吹唱选择,“只缘六翮不自致,长似孤云无所托”。星云轮回,舞台大转,今天的日历2010年的尾巴已经孕育了新的启示,明年的工作自然会编入新的进程。“画眉勤揽镜,深浅人时难”。语境嫁接之前我们不敢指望每位读者都欢喜我们的编刊风格。我们总要告别惘然,尝试去体认新的征兆。
  新的历史笔墨酝酿着新的学术面貌和新的编辑思路。辞别旧岁,这最末一期文章仍然还是2010年年内的气象:四个板块密匝匝围坐在案头的四面,肘腕摩挲,肢体勾结,青衫领袖交错,儒冠巾帽重迭。细心的读者或许会慧眼识得香草,摘着奇葩——大块切割的园圃各自散发着诱人的异香,就是我们的“书评”栏目也出露了些新变的气色:栏目的内容形式向著作者的研究路向、成果质地、探索风格及方法论选择诸方面多头发散,展现出更深层的阅读感悟与大度圆熟的历史理解。原著述的学术经验与思维成色得到更富于识力,更专门,更精细,甚至更欢快的发掘与报告,“三清小鸟传仙语,九华真人奉琼浆”,原著述的意态风色,精微尽出,妖娆毕现。如评高玉的“书”语言视角的选取与采掘的独到心得,如评王充闾的散文集子,历史与美学两相侵逼的文化哲理的阐发,如评《李贽全集注》,从全集的规模体制、编纂特色引导向对李贽这个“苏子瞻后身”才胆胸襟、人生异数的解读,目光远引,勾人心魄。这一类文章的生动面目也可为时下刻板熟腻的学术书评的结构形制、话语套路生起点反思。
  “远路不须愁日暮,老年终自望河清”。顾炎武《五十初度》便出露如此词色与心态,我们不由想到了自己的昏晓流年,想到自己的日暮心志。刊物的“远路”勾摄起我们跋涉的勇气与毅力,学术界的“河清”正要靠我们的勇于坚守。我们的努力只有一个标志:捍卫住我们的完整。......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学评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学评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