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说二题


□ 姜贻斌


地窖

那天夜晚,我悄悄地溜出屋子,要去做一件不光彩的勾当。我本来是不愿意做的,但迫于无奈。我没有经验,种的菜都死去了,没有菜吃,所以,我要去人家的地里偷菜。
我不想偷村里人的菜,打算去远一点的菜地里,偷别人村子里的。可是,我又弄不清楚哪些是本村的,哪些是外村的。那些菜地都犬牙交错在一起的,所以我根本就无法知道,尽可能远一点吧。就可能不是本村的。尽管对于知青来说,偷菜只不过是小事一桩,因为我听说别的知青不但偷鸡鸭,居然还偷猪,但我的心里还是跳得很慌乱,你们一看,就知道我不是一个老手。
这种勾当对于我来说,的确是第一次。
本来,我可以顺手在近处的那些菜地里,扯上一把辣椒茄子丝瓜之类的,可是我想,还是扯那些稍微远一点的菜地里的吧。于是,我就在那些坡坡坎坎的菜地里慌张地走着。
后来,我来到了一块菜地,终于决定在脚下的这块菜地摘菜。借着淡淡的月光,我迅速地把摘下来的辣椒茄子丝瓜放进背心里。我当时穿着短裤,一条背心扎在短裤里,这样,背心就成了一个袋子。
我的手脚很快,不一阵子,我的肚子就像怀孕的女人鼓胀了起来,然后急忙往家里走。我生怕被别人发现了,真是走得急不择路,可是刚走了几步,突然觉得脚下陡地踩空了,紧接着整个人往下面掉了下去。
我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喊声。
我脑子一时糊涂了,等到意识回来了,这才明白我掉进了地窖里,因为里面充满了红薯腐烂的气息。那地窖很深,是村里人用来保管红薯的,他们下地窖,一般用梯子上下。这我见过。我赶紧摸了摸疼痛的身体,幸亏没有摔伤。唉,我真是太倒霉了,第一次偷菜就出师不利。骂完之后,才觉得更严重的问题出现了,那就是,我怎么上去?
我偷的那些菜全部从我的背心里掉落了出来。我己经管不得这么多了,只想赶紧想方设法爬上去。于是,我试探着用双手撑着井壁,脚企图踩着一点凹处,可是,井壁光溜溜的,一肚子力气根本就用不上。脚踩上去又滑下来。我又急又慌,几次努力也是无用,况且,一点点狗力气在急迫中也折腾得不剩斤两了。
我仰望着天上稀疏的星星,多么希望从星星上突然能够吊下长长的绳子来啊,当时,我真是绝望了,我绝望的意思不是害怕有什么生命危险,而是害怕这事情一旦传了出去,我这张脸往哪里放啊?
有那么一阵子,我彻底地灰心了,不再做任何的努力了,站一阵,又蹲下来,好像在默默地心甘情愿地等待着命运的发落,心里却后悔莫及。我甚至也大喊了几声,可是谁听得见呢?离村子那么远。
看来只有耐心地等到天亮了,心里十分黯然。
这时,我似乎听见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而且那声音越来越近。我好像终于抓到了救命稻草,什么也不顾忌了,扯开喉咙大喊,快来救我——
那脚步好像犹豫了一下,然后飞快地朝地窖边走来,是谁呀?
这是大娘的声音。
我急忙说,大娘,是我小姜。
大娘哎呀了一声,说你等等,便迅速地离开了。我想,她肯定会叫来一伙人,到时候我真是尴尬和难堪。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着众人鄙夷的目光。没多久,大娘的脚步声又响了起来,奇怪,却没有听见许多的脚步声和说话声,那么,大娘肯定是一个人来的,我不由暗暗感激。
大娘拿来了一根长长的绳子,她把手电光射进了地窖,然后把绳子甩下来,急促地说,小姜啊,赶紧把绳子绑在腰子上,大娘在上面拖你。
我于是把绳子紧紧地绑在腰身上,说,大娘,我绑好了。
大娘说,我们一齐用力,来,一,二,三——
我相信大娘的力气,她是妇女中力气最大的,工分也挣得最多,跟男劳力也有一比,我当即手脚并用,加之又有大娘在上面死劲地拖,我便一点一点地像鱼终于浮出了水面。
当我终于站定在地面上时,我感激涕零地说,大娘,真是感谢你啊。
大娘手里一边气喘吁吁地收着绳子,一边惊诧地问,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我……我……我羞愧难言,不知该怎么回答。
大娘可能也明白了什么,便再也不问我了。
我说,大娘,这么晚了,你来菜地做什么?
大娘笑了起来,说突然来了个亲戚,还没吃饭,想摘点菜给她弄饭吃。
哦。我其实还很想对大娘说。请她千万不要将此事说出去了。可是我还没有张嘴,大娘却说了,没有菜吃,只管到大娘家里来拿就是了。
第二天,她就送了一篮子菜给我,又叮嘱说,记着,没有菜吃了,来拿就是了。
这件事情,村里人除了大娘之外,谁也不知道,甚至连她的家人也不知道。因为我没有听到一点风声。那么,她那天晚上肯定一开始就考虑好了的,这事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她一直替我死死地保着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