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世事


□ 付秀莹

  小刁
  
  从菜场回来,小刁心里还有些跳。这怎么可能。她把菜从购物袋里拿出来,一样一样放进冰箱。心里却想着方才那一幕,越想越觉出心头的恨意。怎么可能。一只鸡蛋挤破了,她仔细挑出来,准备晚上做菜。
  太阳从窗子里晒过来,煌煌的,把半间屋子都晒热了。小刁起身把纱帘拉上,这才觉出背上出了一层薄汗,痒刺刺地难受。毕竟是五月的天气了。要是在老家,两场干风吹过,麦子就该泛黄了。老家。小刁叹了口气。电风扇嘤嘤转着,把迎面墙上的一架风铃抚弄得零零响。风铃是苏教授从国外带回来的,据说是给戴芬的情人节礼物。逢家里来客,谈话间,戴芬总是喜欢提起这架风铃,说别看小,价值不菲呢。客人就赞道,唔——到底是异国情调。这时候戴芬就笑得格外矜持。苏教授也笑,说喝茶喝茶,别光顾说话。一边就借故走开去。小刁看着苏教授的身影,心想这人,倒不好意思了。
  苏教授在一家很厉害的大学教书,只听那名号,就让人心头一震。当初,表姨介绍小刁来苏家做工,小刁一口就答应下来。小刁也是念过书的人,多多少少做过一些不着边际的梦。后来,这梦就慢慢地破了。但小刁是知道这家大学的。苏教授,就在这家大学教书。真想不出。通常,苏教授一周去学校两趟。大多都是在家,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一关就是大半天。对于苏教授的书房,小刁一直很好奇。他在里面做什么呢。在这个家里,有两个地方,对小刁来说充满了神秘。一是苏教授的书房。第一回进去,小刁就为之一震。满屋子的书,煌煌地摆在那里,令她感到一种莫名的威压。还有一个地方,就是卧室,苏教授和戴芬的卧室。这是一套小复式,书房和主卧,都在楼上。小刁住楼下阴面的一小间,算是佣人房。苏教授夫妻的卧室,小刁轻易不进去。戴芬吩咐过,卧室一周做一次清洁好了,平时,她自己来做。这一周一回的清洁通常在周末。小刁做,戴芬从旁督着。卧室很大。跟小刁那间比起来,尤其大。葡萄灰天鹅绒窗帘拉开着,旁边是白色镂空纱帘。小刁半低着头,只看见一张大床,很触目地摆在当中,大得有些夸张,床头是繁复的雕花铁艺,斜倚着两只硕大的枕头。床上一派乱世的光景。小刁不敢细看,偏头却又瞥见床头的一幅油画,一个裸体的女人,斜斜地躺在那里,体态丰满,简直称得上肥胖了。小刁的脸腾的一下就飞红了,一双眼睛只是不知朝哪里看才好。
  客厅里的那只落地式钟表当当响了。小刁一下子从沙发上直起身来,才知道方才自己是盹着了。太阳已经慢慢沉到楼房的那一侧了。钟表还在当当敲着,在这寂静的屋子里,竟有了一种古庙般的荒凉,是寸寸斜阳的意思。小刁呆了一呆,茫茫地看着周围。半晌,才清醒过来。该做饭了。
  择着青菜,小刁又想起了菜场上那一幕。怎么可能?或者是自己看错了。小刁在心里同自己争辩着。苏教授是从来都不去菜场的。可是,那套铁灰色西装,分明就是自己刚从洗衣房取回来的。还有那只公文包,赭红色的软羊皮,苏教授每回出门必带的。小刁把头摇了一摇,仿佛要把苏教授的影子摇走。当时,苏教授旁边,走着一个女人。那女人手里拎着购物袋,几棵蔬菜从里面探出头来,一颤一颤的。小刁刚要叫,只看见苏教授从女人手里接过东西,不知说了句什么,女人侧脸冲他笑了一下,苏教授也笑了,一只手把女人的肩揽一揽。小刁赶忙躲进人丛里,一颗心就怦怦乱跳了起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