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穿越郁香巷


□ 刘会刚

□ 刘会刚

郁香巷不到二百米长,三四米宽。因周遭高楼林立,里面难见阳光,长年阴湿,丝丝缕缕散发出甜腥而腐败的气息,但也是个吃穿用度的小世界,早点摊、水果店、美容室、刻印社、麻将馆、首饰行、红磨坊、沱江鱼府、盛昌洗浴、全顺租车、红娘热线、巾帼钟点、木兰家政……当然也有就着巷子两边摆地摊的小商贩,卖一些光怪陆离的小玩意,煞是吸引人。

细女每天经过郁香巷,脚步总会慢下来,好像巷子两边形形色色花花绿绿的店铺,粘住了她的目光,绊住了她的脚跟,稍不留神就会一个趔趄,扑到一个行色匆匆的人身上。好脾气的,瞪一眼了事。不好说话的,就恶语相向。那次,她不小心踩到一个胖女人的脚。哎哟一声尖叫,像京剧的唱腔,顿时划破空旷的巷子。继而是雷暴般的叱喝子弹般飞来,妈耶,疼死老娘……你个乡巴佬,乡巴佬,眼睛瞎了——细女惊恐万状,脸色惨白,一个劲地赔不是,对不起,大姐,对不起,俺不是有意的。在行人复杂目光的注视下,胖女人一手提着受伤的脚,一手捂着脸,龇牙咧嘴,好像脸也被踩了一脚,倒了八辈子霉,出门遇到一个乡巴佬。胖女人说完,一拐一瘸地走了。这种情形虽不是经常发生,但也绝非偶然。这让细女有些不自在,也有些迷离,她似乎有种预感,好比自己的身体,到了每月的那几天,感觉就来了。每次有感觉时,她走进郁香巷总是特别小心,尽量一步一个脚印,与行人保持足够的距离。即使这样,担心的事该来还是来了。因为,你不撞别人,不等于不被别人碰。

那次,一个冒失鬼,慌不择路地冲进郁香巷,突然像头发疯的公牛,一下子顶翻了她,惯性使然,细女顺势撞向前面的行人,这下不得了,五六个人多米诺骨牌般倒下,要命的是,其中有位七十多岁的太婆。太婆似乎摔得很重,躺在地上,麻花般地扭成一团,痛苦地呻吟着。此时正是上班的高峰期,郁香巷瞬间被堵得严严实实,很快,警察赶来,将太婆送到医院,经检查,无甚大碍。虚惊一场。细女虽没有蚀财,但耽误了半天时间,扣了奖金,还遭到老板一顿训斥。

细女打工的卤菜店在城南的闹市区,而她的租住屋位于城北的城中村,如果步行上班,穿过郁香巷,也就刻把钟的样子。当然有公交车可坐,可细女一次也没有坐,不是不想坐,而是舍不得花一块钱。穿越郁香巷上班,好处也有很多,除了省钱,还能省时,省力,更为关键的是,细女喜欢走郁香巷,每次走进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的郁香巷,感觉很好。到底好在哪,细女说不出个所以然。其实呢,这是一条老巷,破旧,残败,如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妪,静静地卧在这个城市的深处。人们忘不了这条巷子,很大程度上,因它处于这座小城的中心,南来北往的人,喜欢穿越它,这叫抄近路,走捷径。有想像力丰富的人,还把郁香巷想象成一个迟暮美人,现在它是老了,老掉牙了,老得体无完肤,地面常年积水,坑坑洼洼,不小心一脚踏上去,污水四溅,蚊蝇乱飞。可它也有年轻光景,风华绝代时,谁能想象得出它的风流与魅力?

细女不可能去想象郁香巷的前世,毕竟她才二十三岁,从农村进城不到三年时间,她只能看到郁香巷的今生。前世的郁香巷,前世的郁香巷的故事,与她无关。而她要做的,或者说,要想的,就是每天全力把卤菜店的生意打理好。这是她做为一个打工妹,立足城市的唯一资本。这家卤菜店设在一家大型超市内,一排玻璃橱窗,摆满了卤鸡卤鸭卤蛋卤牛肉卤花生米,每天都卖得精光,连个卤鸡翅膀尖都不剩。许是小城人油的荤的吃坏了胃,对卤制品格外钟情。尽管生意兴隆,但老板发给细女的工资一成不变,每个月七百五十块,不多不少,是这座小城的最低工资标准。因此,细女不得不节省,不得不计算,除了吃饭穿衣,她几乎不敢花什么钱。逢年过节回老家看父母,也是两提黄石港饼,或三袋白鸭皮蛋,都是这座小城的土特产。便宜,实惠,拿回老家八字门,张家分一点,李家送一点,既做了人情,又好看长脸。

说来也怪,每次回老家前,细女睡不香,吃不好,恨不得插上一双翅膀飞回八字门。可在家呆了不到半天,她莫名其妙地变得抓狂起来,烦躁起来,看啄食的鸡不是鸡,看吃屎的狗不是狗,两眼无神,双唇发白。母亲看在眼里,轻叹一声,默默地为她收拾行李。像对待贵客一样,还不忘往她包里塞十几个老母鸡下的土鸡蛋。这是自家养的鸡下的,纯粹的土鸡蛋,个儿小,两头尖,有的还带着鸡屁股的余温。细女当然不可能去体会鸡蛋的个头与温度,她的心早已像鸽子一样扑棱地飞回小城。当车子稳稳地驶入市区,城市的高楼大厦渐入眼帘时,细女风急浪高的心湖才渐渐平息下来,脸上像喝足了奶的婴儿,露出富足而安详的神态。小城有什么值得她如此贪恋呢。母亲不明白,细女自己也说不好。她就是觉得,自己天生属于城市,只是上帝误将她像个弃婴一样丢在偏僻的农村,现在,她要找回原本属于自己的生活,她要同以前的自己一刀两断,同老家八字门划清界限。

城里的条件的确很好。恍惚中,细女觉得自己曾经在此生活过多年,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熟悉,很多地方还留有她鲜活的气息和模糊的足迹。那锥子一样耸立的高楼,那形态各异夺人眼球的招牌,那马路上流水一样延绵不断的汽车,还有那穿着吊带裙的女人招摇过市,这种裙子露肩露骨,性感十足,她以前只在电视里见过,没想到在大街上像看大戏一样举目可见。最令她钟情和纠结的,还是郁香巷,她喜欢郁香巷,就像喜欢城市,喜欢城市生活,没有理由可讲。可每次穿越郁香巷,她既心生欢喜,又莫名郁闷。为什么自己走进郁香巷,经常像头迷失方向的羔羊,跌跌撞撞,找不着北呢?事情越是刻意避免,它偏偏奇怪地要发生。那天傍晚,她正走在郁香巷,突然感到身后有个硬物顶上来,软软的。回头一看,吓得差点一口气没缓过来。一位四十岁左右的男人,西装革履,手里提着一个锃亮的公文包。身子紧贴着她,下身竟露出那个硕大的物件,像条猩红的蟒蛇探出来,兴奋地摇头晃脑——流氓……细女猛地边喊边跑,一连冲倒多位行人,还撞翻了路边的烤薯炉,大大小小的熟薯滚了一地。

分享:
 
更多关于“穿越郁香巷”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