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读徐兆寿的诗


□ 谢 冕

  1997年3月,一个青年诗人带着他的一个学生和他的所有作品,在北京奔跑了半个月,但没有一定出版社和杂志愿意出版和发表他的作品,最后他来我家里告诉我:“现在很少有作家关心精神,他们说我是当代中国的唐·吉诃德。”我对他说:“中国若有一些你这样的唐·吉诃德就好了!”他只是来拜访我,并没有告诉我给他的诗做序什么的。因为工作忙,我没有仔细地去看他留下的诗。
  1998年3月前夕,又一个学生带着他的长诗专程来北京找我要我做序,他说:“西北师大乃至甘肃的很多大学生、教师和一些老诗人都希望能使这首长诗尽快面世。”要我写点什么,我答应了。
  这个青年诗人就是西北师大的青年教师徐兆寿。我很久已经不做序了,但这次不得不仔细地看下去。就这样,我发现了诗中已经罕见的激情。
  就像徐兆寿富有诗意的诗的题目一样,他在这首长诗里寻找和歌唱的正是永恒:善良、真诚、爱、灵魂的不朽和造化的伟大,等等。在这个精神普遍受到淡漠的时代,这声音犹如滚过天边的沉雷,唤醒那些被漠视的东西。《那古老大海的浪花啊》(中国华侨出版社出版)中的一行行诗句幻化为浓墨般的海浪,连天结地,那浪涛声在无穷的时空里隐去,它使变得麻木的心复苏,而充盈着激情。
  诗人所吟颂的不过是人类亘古不变的情感:亲情、爱情、友情。但在这些大河里涌动的何止是这些?诗人痛斥欲望、过分夸大自身的力量而带来的人类信仰的寂灭,痛斥人类在创造物质文明时对大自然和精神的摧毁;他歌颂那些在这个时代已经淡漠了的情感,歌颂正义、真理,歌颂永恒的伟大和灵魂的不朽。他那高亢的歌唱,使一切流行和迎合时尚的诗歌都显出渺小和鄙陋。他直逼价值主题,不回避,使一切踟蹰在“边缘”的人都显得卑琐。
  徐兆寿所运用的语言朴实无华,顺乎心,发乎情,不故作深奥,几乎所有的人都能看懂,虽然可能一时不解其深意。他没有现时某些诗人那样追求语言的华丽和刻意地造作,读起来是那样流畅,发挥了汉语语言优美动人的特点。在当前很多诗人跃跃欲试要振兴中国诗歌的时候,这些“古老大海的浪花”就这样出现在我们面前,给予了有力的回答。
  当然,这首长诗在意境的营造、诗情的抒发等方面,若能再多些浓缩和凝炼,当会更好。
  徐兆寿和他的青年朋友们,以西北师大为基础,在兰州古城以《我们》诗刊为阵地,标扬鲁迅精神,倡导文为世用,该刊卷首语云:“长夜思明,寒冬思春。诗会众仕,聚秀士而具奇文”。他们希望他们的行动能带给中国诗界以新的气象。这精神实在令人振奋。
  我预祝徐兆寿和他的朋友们取得成功。
  
  1998年6月23日于北大畅春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新学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新学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