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丑陋恐惧症


□ 林 晔

  最近我陷入迷茫,作为一个崇尚天然,也不曾在容貌上作过任何努力的女子,似乎正在遭受“审美观念”冲击,而且变得有罪起来。比如看到旅美作家严歌苓每天下午三点前写作完,都要换上漂亮衣服,化好妆,静候丈夫归来。她说:“你要是爱丈夫,就不能吃得走形,不能肌肉松懈,不能脸容憔悴,这是爱的纪律。否则就是对他的不尊重,对爱的不尊重。”
  开始时,我还和喜欢素面朝天自由呼吸的女友讨论,每天化妆是否太苛刻了?如果恪守“爱的纪律”,恐怕上床也得带妆,起床也要刻不容缓地在“他”睁眼看到你的残容之前,把自己粉饰得当,那样的“为悦己者容”,己在何处?有的说:“爱不爱,不妨碍女人主动表达出自己的态度,也是种自信的表现,只是用不着每天化妆来表态,把男人想得也太蠢了,戴个面具就不认识你是谁了。”有的说:“那跟娶一个大会堂的礼仪小姐回家有什么区别。”但马上有人反击:女人有时不招人待见,就是不够自律!从容貌上、身材上松懈了下来。
  很抱歉,我这一代女子,有着50后父母,从小接受“朴素”教育。小时候穿“奇装异服”是违反校规的,爱臭美的女生等于不爱学习,思想堕落,在我的叛逆期,对着镜子把自己抹成艺伎脸会招来妈妈一记耳光,刚上大学时,染个时髦的满头金发被男朋友逼着恢复原样。那时大众追求一种天然的平衡,就连“漂亮”也不过是天生丽质罢了。
  可是什么时候,女人泛滥着丑陋恐惧症候群,借助化学物品和科技手段打起了愈演愈烈的美丽者生存的战争呢?在初级阶段,还只是受时尚美容资讯的影响,勤练化妆术,在各种粉底眼影口红睫毛膏的小武器下做丑小鸭变天鹅的实验,得出“没有丑女人,只有不会化妆的女人”的结论。但是消灭“丑女人”之后,竞争压力越大了,天然基础上的“修饰”不再能满足完美女人的追求,整形整容成为潮流。
  然后你看到高考刚结束就去割眼皮削颌骨的小女孩,或者在找工作之前赶着把自己整成范冰冰的90后。娱乐圈更不用说了,整容已经变成一种时尚态度,不整?那你就OUT了,“比如几个朋友聚会,一个说我去垫了下巴,另一个说我去垫了鼻子,如果你不整,就没有共同话题聊。虽然听上去很病态,但现实情况确实就是这样。”所以你看到超女王贝整容致死的杯具,而她的母亲竟然在同一天和她一起上的手术台。
  那些关于整容给你带来的美丽收益大于整容风险的言论,在我听来,比每天化妆以不失去丈夫的爱更恐怖。以容貌为基础的自我价值诉求,到了一种女人内部的自相摧残的地步。“我要比你更漂亮,换来比你更多的爱和金钱”如果被默认为社会规则,也不再是“为悦己者容”如此简单。
  也许你会说,日本女性都化妆,韩国女性都整容,中国女性为什么不可以追求力所能及的美?但是满街好看得大同小异的女人,真能带来基因进化的幻觉吗?当丑陋恐惧症从病态成为常态,那和自我要求就变得没有关系了。做一个OUT出几条街的天然女性,还是做一个极致到生下女孩就要为她准备够整容资金的母亲,是你对女性生存环境是否抗议的问题。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丑陋恐惧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