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批评与文艺:2007北京文艺论坛


批评与文艺:2007北京文艺论坛


  2007年12月11日、12日,由北京市文联与《文艺报》《文艺研究》共同主办、北京市文联研究部承办的“批评与文艺:2007北京文艺论坛”在京隆重召开,来自全国文艺界的近70名文艺批评家和文艺家聚集一堂,对当下文艺批评与文艺创作关系进行了深入而热烈的探讨,展开了一场关于文艺批评的精神盛宴。
  本次论坛,与会者就文学、影视、戏剧、音乐、美术、书法、摄影等艺术领域表明了自己对当前文艺创作和文艺批评现状的看法,就市场经济环境中批评面临的困境及批评主体的素质问题,文学批评与文艺创作的关系问题,文学批评对象和方法的问题,新的历史时期文艺批评的学科建设问题,批评的诚信危机问题,文化研究与文艺批评之间的关系问题,批评和现实的关系问题,批评如何进入社会公共领域以及文艺批评未来的生存与发展等问题进行深刻论证。本刊撷取与会者讨论的精华部分(主要是关于文学批评的部分),奉献给读者,让我们共同欣赏文艺界精英们精妙绝伦的华山论剑。
  
  当下文学批评的现状与问题
  
  童庆炳(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新时期文艺批评若干问题之省思”
  当下的文艺批评存在商业化问题。商业赚钱的原则渗入到当下的文艺批评,这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最典型的就是无穷无尽的作品讨论会,最终成为一个又一个作家的捧角会、树碑立传会。更有甚者,有些文学批评家不惜用自己的声名做赌注,用学理掩盖非常低级的东西,把某些作品当中一些很丑恶、很拙劣的描写说成是有意义的、有价值的东西。商业大潮对文艺批评的渗透,与“文革”中和“文革”前那种高喊文学从属于政治的那种极端化的、政治化的批评比较,表面看起来是不同的,实际上他们的思维方式如出一辙。极端化的政治批评把一切归结为阶级斗争,成为帮派的挡手,获得赏识,获得话语权,进而坐收“左”派的权与钱之利。而商业化批评的目的则是提高收视率或者促使图书畅销,其等而下之者,甚至打着批评的幌子,或明或暗,中饱私囊。也就是说这两种批评都是把文艺看成是依附性的,前者依附于政治权力,后者依附于金钱利润,这两者批评的一致点还在于批评的背后缺少人性、人道主义和人文关怀。
  文学批评对象和方法也是当下的文艺批评值得探讨的问题。有一些批评家只聚焦于文学世界和文化事件,而很少阅读和研究当代文学作品,有的批评家甚至公开宣称他不读某个作品也照样可以批评。可见这种批评家所关注的不是作品的性质和价值,而是围绕作品周围的世界,这种不读作品而关注这个作品所发生的世界的批评,其目的不过是商业炒作。
  
  陈晓明(北京大学教授):“关于文学批评在绝境中拓路”
  批评的边缘化根本的问题,我认为是枯竭与过盛,是过盛导致的枯竭。
  现在文学的边缘化从数量上来说是不恰当的。现在每年创作的长篇小说是2000多部,各种讨论会如雨后春笋,和80年代每年几十部、上百部的长篇小说比较,我们看到的应该是文学的异常繁荣。只是现在是一个数字化的时代,所有东西的数量都在急剧膨胀,相对于别的文化样式的繁荣来说,文学相对来说显得规模更小了,但是文学也在膨胀,结果就是枯竭,数量的根源就是枯竭。
  我们现在的批评是以哪一种形式在生产?是以对批评的再批评的形式生产。我们实际上没有批评,我们铺天盖地的声音就是对批评的批评,所以必然导致批评的时效性的有限,同时导致了批评的死亡。死亡是超级颓废时代的终极目标,是消费主义的一种目标,所以颓废的必然结果就是娱乐致死。
  我们的批评要回到文本,回到本土,和我们文学一道回家。我说的不是简单地回到传统,也不是粗鄙的本土化,而是解构文本、解构本土,解构东方和西方。对于在民族主义狂热狭隘的行为下回到本土化,我是嗤之以鼻的。
  
  朱大可(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所长):“忧郁的批评”
  当前,文学和学院批评对立,作家和批评家互相鄙视或者说在鄙视中互相利用,文学的话语和批评话语在语法上错位,完全互相听不懂对方在说些什么,由此导致批评已经完全丧失了对文学的影响,成为一个自我封闭的学术体系,并且卷入了垃圾化的进程。文学在垃圾化,文学批评无法避免垃圾化。
  学院批评家丧失了原创性,我们太过依赖于欧洲、美国的学术体系,把对文学的批评变成了对文学批评的批评,不仅跟当下的中国日常生活经验无关,而且跟当下的文学经验完全脱节。
  
  傅谨(中国戏曲学院教授):“文艺批评的功能实现与批评的建设性”
  整个20世纪,文艺批评发生两方面的变化:一方面,批评本身可读性越来越强,批评从只为了阐释创作或者是指导创作等这样文学边缘的角色渐渐走到中心来,慢慢成为人们主要的阅读对象,尤其成为大学知识分子、大学生们主要的阅读对象,它变得可读了,它变得好读了,它变得有趣了。另一方面,批评家越来越多地为人们所知,批评家越来越多地为媒体所知,批评家越来越多地直接站到了公众前面,文本本身阅读性的逐渐提升,使得批评在整个大众文化当中占据了越来越重要的地位,或者换一种方法来说,批评越来越成为一个大众可以接受和可以阅读的文本,我觉得这样一种变化其实是意味深长的。这样的变化的部分原因是批评范式的变化。批评文本越来越迷人,越来越觉得有趣,因为它渐渐地变成了有关文学的另外一种叙事,在这种叙事里充满了性、暴力、阴谋等等。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