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西峰山的孩子


□ 周振华

  枣花蜜
  
  提起甘甜绵润的红枣,无人不知晓。但枣花的知名度,似乎就小了一些,这不会是花朵太小的原因吧。其实,没有花儿,哪有果儿?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老家的红枣树,漫山遍野,谁也数不清。以我们村庄命名的西峰山小枣,中外驰名。
  每年在红的桃花、粉的杏花、白的梨花竞相争妍斗奇之后,娇小的枣花,悄悄地露出头来。它颜色米黄,花骨朵很小,简直都不像花,就像粘在叶梗上一撮儿一撮儿的小米粒儿,透着饱满,说它是金色小花,也不为过。如果把枝叶比做一块布,那布上印着的就是一朵紧挨一朵的小碎花,极富层次感。山里的小姑娘要是用这样的布,做一件小袄,或是一件小裙子,那可真漂亮极了。当微风吹来,一串串的小黄花,摇摇摆摆,从密密麻麻的叶丛中,挤出来,躲进去,真是“金盏满树,香染满枝”。
  提到香,那可不是一般的香。不是清香,也不是芳香,是陈香,是浓香,蜜啥味儿它啥味。这种香似乎很黏,能黏在鼻子上,可谓“浓浓枣花香,沁人心脾长”。人的傻鼻子都禁不住这样的诱惑,蜜蜂的尖鼻子就更别提了。它们几里、十几里、几十里,翻山越岭,一群一群追香而来,到盛开的花乡争风吃醋。
  枣花蜜极富营养,含多种矿物质、氨基酸、维生素、微量元素等,这里不加讨论。可提的是,它的香醇、味厚、质好。枣花蜜很沉,盛一斤酒的瓶子,装蜜,是两斤酒的分量,压手的感觉好极了。
  蜂蜜,眼下太多了,超市上琳琅满目,腻得都不正眼看它。可四十年前,谁敢吹这大话。我在十岁之前,不怕笑话,没大口大口地吃过蜂蜜,没那条件,哪儿吃去?当年还得感谢枣花。记得,实在馋了,就盼着等着枣花盛开的时候,掰一把圪针,放进火柴盒,到枣树下和蜜蜂抢蜜吃。拽一杈花最多香味最浓的枝子,用圪针尖儿一点一点往嘴里挑,蜜太少,半天也甜不满舌头。后来学一招,把舌头伸出来,牙咬着,等抹上百八十次,再把抹着蜜的舌头缩回去,这才略微感觉有点蜜的味道。如果舌头在嘴里,是不够唾沫吃的。有一次,那真正是饱吃了一顿。不知哪年,生产队时兴养蜂,我们几个小孩子偷偷摸到养蜂场,趁大人戴着蜂帽看蜂时,几个人呼啦趴在摇蜜桶上,把桶底积存的蜜,用手指刮得精光,那才算真正知道蜂蜜是什么味道。先是甘甜,后是微辣,真值了,太爽了。过后,我们意识到,这是在占生产队的便宜呀,我们想起老师的话,下次再也不可以这样了。
  “花香蜂采蜜,辛苦为谁忙”。枣花为什么香得那么浓,香得那么远,就是含的蜜太多了。特别是雨过天晴,那蜜都快流出来了。一朵花儿就是一个蜜疙瘩,太阳一晒,香气四溢,香得蜜蜂都没喘息的工夫。这时,也是养蜂人最头疼的时候。一来要抓住最好的花期,让蜜蜂多采蜜,增加生产队的收入;二来又担心蜜蜂劳累过度,伤亡过大。因为枣花蜜比槐花蜜、荆花蜜、杂花蜜要稠得多,加上蜜蜂恨活儿,一般采半个月就累趴下了,碰上玩儿命的,一周就累死。养蜂人一边是看着摇出的蜂蜜高兴、欣喜,一边是看着牺牲的蜜蜂伤心、难过。真是够难为人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