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进一个沧桑的族群


  人生的脚步,急急匆匆,许多往事都飘散了。不知为什么,有件平平淡淡事儿,却一直记在心中。

  那是六七年前,为一个城市编纂一本关于古树的书,走进了这个绿色的生命世界,邂逅了一个沧桑的族群,气象万千,荦荦大观,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这个城市是辽宁东部的抚顺市,二百三四十万人口,泱泱一万多平方公里。山水绮丽,人脉绵长,自然不乏古树了。

  这年春天,千山染绿,万木争荣。驱车山路上,两旁的景色犹如展开的水墨长卷,让人目不暇接。

  我们起了个早,赶到新宾满族自治县一个叫聂尔库的小村。弃车奔西沟,攀山路,晨露沾衣,绿草戏足,偶抬头见一株赤松耸立前方。这株树十八米高,树干三米多粗,树龄二百余岁。周边有些同类的树,远远近近,老少不齐,是这株古松或其“后嗣”的种籽萌发的。这是一个家族,同人类社会一样,几世同堂了,四世?五世六世?抑或更多一些。在生命世界里,算是传奇了。

  这年盛夏的一天,我们在抚顺县磨地沟北山见到了一株三百余岁的红松,不高,冠忒大,覆地一亩许。主干一米处四个侧干,其南和西南茎伸出十五六米许,端处触地,如杵如椽,力若千钧。其余两干方向相反,盘旋扭转,纠缠勾连,如龙蟠虎斗。冠盖墨绿,颤颤巍巍,似有风云涌动。站在树下,一个生命对应另一个生命,无端地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古树萌于蓬蒿,困于棘丛,几死于牛羊之啮,水火之虐,斤斧之险,病害之疾,却履险如夷,逢危为安,以至于今日历百岁,甚或几百岁。是自身之力?还是天之助?抑或二者兼之?无论什么情况,都是一个“伟大”的生命存在,万千生命的楷模。

  

  大凡称古的树,方圆百八十里老少咸知,家弦户诵。

  这天上午,出新宾镇一路往北,边走边寻问一个叫“后仓”的村屯,路人都说往前走,见到大榆树就是了。

  走过几个村屯,绿树掩映,街巷幽阒,只是没有大榆树的影子。又走了一程,前方隐约一团绿云,近前果然是株大榆树。植于清乾隆年间,温婉的光影从树冠洒下来,在地上轻轻跳跃。枝叶扶摇,发出天籁一般的歌唱。村人说了不少古榆的故事,看得出来,他们对这株树除了亲昵,还有自豪。因为这是大自然的馈赠,是小村的名片,是他们的充满传统文化的地理符号。

  人与古树在一起,便是一种诗意地栖居。清原满族自治县瓦窑村西,有株八百二十余年的大榆树。硕大无朋的冠,是鸟和蝉的天堂,那里有这些小生灵们的歌舞厅、自助茶座和政治沙龙,它们自由地飞窜、歌吟、吵闹、争辩,出出进进。那儿大约也是一个社会,也有矛盾和冲突,扑楞楞撕做一团时,怕是彼此的争端政治方法解决不了,诉诸武力和战争手段了。而树下则是另一番景象,除了冰雪冬季,常有村人聚堆,老人摆古,孩子戏耍,妇女聊闲话,汉子们说些桑麻农事。颇有一种太平日久,物顺人和,垂髫少年但习歌舞,斑白老者不识干戈的桃花源景象。而这一切,因了古树的背景和参预才存在,才自然和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