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红夹克(中篇小说)


□ 王昕朋

  这是一部难得的描写京城流浪乞讨人群的小说,血与泪、美与丑、善与恶互相交织,生动真实地展现了这个特殊群体为生存挣扎的现状。他们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样的?并非全部是肮脏低下,还有令人感动的一面……

  一

  北沙滩在北京北四环与北五环之间,严格说来算是北京城北。但这里的居民不认同,城北就是城的北边,现在五环之内都算城区了,只能说是北城,而不能说是城北。这就是北京人与众不同之处,不论大事小事都得争个里表。

  建八达岭高速时,在北沙滩修了一座桥,叫北沙滩桥。桥下有一条东西大道,因为要举办2008年北京奥运会加宽了,双向都是四车道。桥下南北方向的辅路也照旧行车。这样,实际上还是个十字路口,而且比起没有桥的十字路口还复杂、拥堵,东西方向行驶的车走完了,亮起了红灯,南北方向行驶的车再走,而南北方向行驶的车有掉头的,有西行东行的,轮到东西方向放行了,也是如此,所以,一个红绿灯的时间相对长一些。红绿灯亮起时,车子一停,马上就变成了马路市场,散发小广告的孩子不知从哪儿突然冒出来,挨车递发着印刷精美的广告。碰到车窗紧闭的,胆大点的孩子还会咚咚地敲打车窗,让司机把窗户打开。你不打开也可以,他自有办法,把事先折叠好的小广告朝你车窗玻璃缝里一塞,爱看不看。这些散发的小广告大多是房地产的,你弄不清那些房地产老板钱多了没处花还是不懂理财,究竟有多大作用,也就是有多少人相信这类小广告。除了这些散发房地产小广告的,还有发名片的,大多是收购二手车、房屋中介的,也有治病,桑拿按摩的。可能雇主是以散发的数量给那些孩子报酬,因而那些孩子一辆车给几张甚至一摞。有的车主讨厌这样,和那些孩子吵架骂架的事时有发生。负责管理这类事情的部门虽然不时出来整治,可是今天整治过了,过两天又雨后春笋般涌出来。据说有人投诉到某媒体。媒体记者来看了一趟,现场采访了几个孩子后,感慨万端地说,这是转型时期中国社会的一个特殊现象,你总得让他们也有口饭吃吧。

  最让车主头疼的是那些拦车乞讨的。自从北京申办奥运会成功以后,奥运场馆建设进入了高潮时期,向奥运工地运送物资的车辆多起来,交通经常出现拥堵。那些乞丐也好像信息非常灵通,一下子集结过来好几批。车一停下来,他们不知从哪儿突然冒出来,毫不犹豫地向车主们伸出手。这些乞丐可谓形形色色,五花八门,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老的上至六七十岁,拄着拐杖,有的架着双拐,还有的是高位截瘫的,也有双目失明的老头老太太i小的七八岁,最小的只有四五岁,个子还没有车高。这些孩子们有少胳膊少腿的,有聋哑的,也有拄着拐杖的盲人。很多车主每天见到这样的情景,非常感叹,在博客上撰文批评对乞丐的管理不到位,感叹社会分配不公,贫富不均。当然也有人质疑,这些孩子们是不是被人胁迫的?因为他们这个年龄应当坐在教室里,发出朗朗读书声……

  这些乞讨者也都有"单位",有"领导",并且"单位"还有严密的组织纪律。在北沙滩的乞讨群体中,两个"领导"较为有名,一个叫"大仙",60多岁。一个叫"大牙",年龄不详。他从来不告诉任何人自己的实际年龄,所以别人只能从他的相貌也就是表象上猜测,有的说他二十八九岁,有的说他三十五六岁。有一天傍黑,他拦一辆宝马车乞讨时,宝马车的女司机、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给了他十元钱,然后向他打听去一个楼盘的路,竟然叫了他一声大叔,气得他就差没把那张十元的钞票撕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