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情人节·芋头汤


□ 吴玉梅

  “送一支玫瑰太土,说一句情话脸红,就等我们下次相见时请你吃芋头汤吧!”
  2月14日,这个象征“浪漫”的情人节晚上,在另一个城市上班的男友给我发了这条短信。在现在这个时代,玫瑰花或许真的有些老土,但芋头汤也并不比它雅致多少,我却在收到这份“情人节礼物”后满心欢喜,因为“芋头汤”里面有一个曾让我深深感动的故事……
  四年前,那时还没有成为我男朋友的“男友”,因自己有一手不赖的厨艺而一时心血来潮,在佛山开了个小吃店,这也算得上是一份“事业”吧!赚不赚得到银子是另外一回事。开张不久他便兴致勃勃地打电话回家,对他那六十多岁的母亲说:“妈,我在这边开饭店了,您如果不怕坐车累的话可以叫哥送您过来玩,或者我去接您也行!”他母亲在电话那头欣慰地笑着,“哦哦”地连声回应。都说“晚子孝顺”,一点不假(男友母亲40岁时才生下他)。
  之后男友一头扎进了他的小吃店,但不知何故,小店的生意一直不好(他后来跟我说可能是店开张时他没有烧香敬佛的缘故),硬撑了四个多月后便再也撑不下去了,他不得不在那个有些凉意的深秋算清服务员的工资,宣布“破产”。
  这对一向自信的男友是个不小的打击。毕竟,这是他人生的第一次创业啊!“破产”后的他没有心情去找工作,每天在那关了门的小店里蒙头大睡,饿了便自己下厨炒两个小菜,买瓶啤酒回来,和着苦涩一起干杯。这样过了几天灰沉沉的日子,一天傍晚,他接到他哥从家里打来的电话:“楠仔吗?你明天上午去你们那边的长途汽车站接咱妈,她说要去你那里看看,她是今天下午四点多钟和表妹坐车走的,大概明天上午八点多钟能到……”哥还说了些什么他一句都没听清,挂掉电话后他整个头都嗡嗡作响。母亲来了!母亲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在我赔掉了全部身家只剩下这租来的破店的时候,来看我的关门大吉吗?母亲啊——
  那个深秋的傍晚,男友一声接一声的叹息掩盖了玻璃窗外城市的喧嚣。
  既来之,则接之。第二天,男友早早起来,去了长途汽车站等候母亲。八点不到家乡那班车就进站了。车一停下男友便走近车门伸长脖子朝车里张望,母亲在表妹的搀扶下出来了,男友心里涌起一阵激动:“妈,我在这里,你们这么早就到了!”说着双手把母亲扶下车。近两年没见了,母亲的脸颊布满了深深浅浅的皱纹,每一道都如利刃一样刺在男友的心上。搀着母亲招呼了表妹一声便往出站口走。母亲却拉住儿子欣喜地说:“楠儿呀,那里还有半蛇皮袋子东西,你去拿来!”说罢指了指汽车下面的“货物箱”。
  蛇皮袋拖出来了,男友提在手里,半袋子东西沉甸甸的。“妈,这是啥?”“呵呵!是你喜欢吃的东西!”母亲有些浑浊的眼里尽是慈爱的笑意。
  “是芋头。”表妹在一旁大声叫了起来。停了一下又连珠炮似地说,“姨妈说你以前在家时最爱吃她煮的芋头伴饭,来时便一定要给你带这些破玩意儿,我还说人家表哥现在开饭店了,有的是大鱼大肉,还吃你这芋头?再说了,真想吃也可以去买呀,何必从老家这么费神费劲地带去?她却说什么‘不一样的,不一样的’,真是不懂!”听表妹说完,男友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呆望着母亲,脑海里掠过母亲种收芋头的全过程,仿佛看见母亲佝偻着背在烈日下艰辛地劳作……男友那一身刚强的男儿心痛了一阵又一阵!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江门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江门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