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沈阳诗篇(组诗)


□ 苏历铭

沈阳诗篇(组诗)
苏历铭

  在沈阳
  
  A
  在沈阳,恐怕没有多少人能清楚地说出
  北陵,或者东陵,究竟葬着哪个皇帝
  大清江山被革命的铁蹄颠覆
  满人瞬间割断辫子,就像割断祖先的喉咙
  
  故宫躲藏在中街的商铺之中
  嘈杂的噪音已经让它变成地道的聋子
  只有百年,铁马峥嵘的故地
  变成麻雀随意栖息的乐园
  
  二人转的地方大戏,耀武扬威地走出民间
  在隔壁的舞台上热闹上演
  一男一女在荤素搭配的小调里
  尽情地超越道德的底线
  
  B
  在沈阳,铁西的工厂区已经破产出让
  崭新的楼盘遍地开花
  地下水污染的新闻,并不影响迁居的人群
  宽阔的街道可以让出租车尽情地违章
  桑拿中心的正门,永远停放着高档汽车
  有人侧身而人,有人冠冕堂皇
  西塔的朝鲜饭店里,似乎能听到狗临终前的惨叫
  霓虹灯再亮,也掩盖不了下岗工人的愁容
  
  东北乱炖不需要考究的戒律
  白酒见底,趴下也要表现出超人的酒量
  青年大街上醉鬼揪着警察的衣领
  车轮下的伤者惶恐地捂住自己的眼睛
  
  C
  在沈阳,浑河岸边的晚霞是城市的安慰
  每天沐浴我疲倦而归
  透过窗子,我听见三流歌星在五里河体育场的演唱
  粉丝们虔诚地围拢,无数蜡烛在秋夜里跳动
  
  广场不再聚集盛夏纳凉的人群
  冬天逼近,有人担心暖气能否抵挡北风的寒冷
  摇曳的街灯下,花朵已经凋谢
  落叶在角落里相拥诀别
  
  收拾行装,我即将离开沈阳
  在寂静无人的深夜,独自驾车进入市区
  一路上的红灯让我总是把车停下
  
  暴风管来临
  
  暴风雪来时,我在睡觉
  暴风雪肆虐时,我无奈地改签回北京的机票
  
  间隔半个世纪的暴风雪袭击沈阳
  满城的雪沙在狂风中抽打大厦的墙壁
  抛锚的车辆瘫痪在街道上
  行人扶墙而走
  暖冬的春意陡然寒冷刺骨
  撕裂的牌匾摇晃城市的骨架
  
  今天是元宵节
  我推门而出,试着仅存的奢望
  立即被风吹了回来
  在酒店大堂润滑的地面上,勉强站稳
  上午返京的想法瞬间断念
  电视里反复播报最新的灾情

  农贸市场的棚顶塌陷下来
  救护车在雪地里打滑
  立交桥下冒险的车辆最终逐一熄火
  城市的定格,是因为意想不到的暴风雪
  在雪沙弥漫的空中飞舞着谁的围中
  
  退回房间,在停电停水的消息中
  我满足于温暖的现在
  站立窗前,我看着天色变暗
  听着毫无锐减的风声拼命发出悲戚的长鸣
  与雪中跋涉的行人相比
  我已拥有一个安全的地方
  
  暴风雪的夜晚,我在银白的大街上寻找人影
  在暴风雪的夜晚,梦中与回忆团圆
  
  疯狂
  
  在上海,汽车博览会的举办
  让世纪公园周围的道路上停满汽车
  交通堵塞,出租车司机突然把车停在路边
  恳求我说:麻烦你重打一辆,我要在闭市前出货
  
  在沈阳,园区里的一个老人
  因为耳背,听不清话筒里的声音
  焦急地拦住我。让我替他听听
  对方给他推荐股票的代码
  
  在开封,五一长假的人流中
  一半去了清明上河园,一半赶往证券部开户
  理财分析师的鼓噪
  在鼓楼街的嘈杂声里不断钻入人们的耳朵
  
  这些城市是我最近去过的地方
  而回到北京,大盘继续拉升,似乎不再回头的新高
分享:
 
摘自:十月 2007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