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不和时宜的“雅”


□ 周 磊

  摘 要:“译事三难:信、达、雅”是严复在《天演论》卷首的《译例言》中提出的翻译三原则,在一个多世纪里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征服着中国的翻译研究领域,后来的翻译家、翻译理论家们或赞同、或反对、或改进,都难逃离其藩蓠;而在这三个字里面,严复关于“信”与“达”的关系论述得比较清楚,后人对此基本上没有什么疑义;引起众人争议的惟有那个“雅”字。本文就力图透过我国近代史上对日译西洋术语的引入这一现象来谈谈对“雅”的看法。
  关键词:信达雅 日译术语 白话文 文言文 淘汰
  
  一、两种语言角色的互换
  中日之间的文化交流史上,有着许多有趣味也有意味的事。从大的方面说,有两个时期的情形特别引人注目。一是在中国唐代,一是在近代。在唐代,是日本贪婪地向中国学习,甚至是在与中国文化接触后,大和民族才首次与文字遭遇,从此才学会了书写。日语的“假名”(字母)不过是汉字的变体。在日本,为了吸收先进的中国文化,从奈良时代开始,一方面,直接学习和使用汉文,另一方面,又对中国文化典籍和中国化了的佛教典籍加以“和译”(译为日文)。在日本接触西洋文化之前的上千年的文明发展史上,所引进和翻译的几乎全是汉文书籍。中国的书籍(即日语所谓“汉籍”)一直源源不断流向日本,或被日本的知识分子收藏阅读,或被翻刻复制,或被译为日文广为传播。在日本最后一个封建江户时代的闭关锁国时期,对外交流受到了严厉的限制。但是,即使在那种条件下,中国书籍也还是通过中国商船,一批批大量地被带到日本出售且颇有市场,汉籍的传入成为中国文化影响日本的重要途径之一。
  而在近代,则是中国拼命地向日本学习。别的方面且不论,仅就语言文字方面说,在近代,倒是日本成了汉语的输出国。日本“汉语”,冲击着东亚各国的语言系统,当然也大量进入中国的汉语中,成为中国人日常语言的重要组成部分。据统计,我们今天使用的社会和人文科学方面的名词、术语,有70%是从日本输入的,这些都是日本人对西方相应语词的翻译,传入中国后,便在汉语中牢牢扎根。如:服务、组织、纪律、政治、革命、党、方针、政策、申请、解决、理论、哲学、原则等第,实际上全是来自日语的“外来语”,还有象经济、科学、商业、干部、健康、社会主义、法律、封建、共和、美学、文学、美术、抽象……数不胜数,全是来自日语。
  近代中国的翻译家、翻译理论家们,通常把所译外文文本,分为“西文”和“东文”两大类。其中,“东文”指的就是日本语文。中国对“东文”及其著作,原本是瞧不起的。之所以称日本文为“东文”,据说就是因为在当时许多中国人看来,日文还不配与汉文并称。但从西洋术语的翻译上来看,汉语反输给了日文。从输出到输入,汉语与日文的角色对换不由得让人在感慨之余提出疑问:究竟是什么使得我们博大精深的汉语言文字失去了生命力?这其中当然不乏诸多历史的、文化的原因。这里就不妨从同时代的著名译家严复入手去探询一下答案。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