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金鸡不待东方晓,唤起刊人踏新程


□ 慕立峰

  不经意间,《北京文学》与我结伴将近20个春秋,同时她也迎来60华诞。60年一路走来,停刊、复刊、改名,几经风雨几经泥泞,在文学期刊中留下串串闪光的足迹。60年一个甲子,对于历史长河只是短暂的一瞬,而一份杂志从诞生、成长到成熟则凝聚着几代人、无数编辑的责任、汗水及艰辛,其间滋味与谁说!60年呕心沥血,耕耘不辍,谱写出篇篇精彩的华章。《北京文学》也与我结下不解之缘。我发现自己对《北京文学》有一种难以言传的情感,难以割舍的依恋。每次收到新的期刊,都爱不释手,像怀中的婴儿,小心呵护,读后小心翼翼整整齐齐摆在我的书柜。即使有朋友借阅,过段时间我都会及时索回,恐怕不是自己小气,相信喜欢文学书籍的同伴都有此感受。
  古人云:读书之用,进可通古达今,兼济天下;退可修心冶性,独善其身。但我简单地认为,读书至少可以净化人的心灵。认识《北京文学》是在1987年我高考落榜时,那时家庭生活还很拮据,买文学书籍对我来说是一种奢侈。11年苦读的我没有跳出农门,高中毕业也失业了。面对父亲准备好的羊鞭、镢头,我颇感失落。一次进城,在报刊亭无意间发现了《北京文学》,翻了几页便被其丰富多彩的内容所吸引,我毫不犹豫地买了《北京文学》1987年第五期,将自己仅有的钱花了个干净,饿着肚子步行50多里回到家。当时《北京文学》定价6角钱,能让自己坐50里路的汽车。晚上,我忘记白天的疲累,借助微弱的煤油灯趴在土炕上迫不及待地翻阅杂志时,突然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痛,抬头一看,父亲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我的头前,怒气冲冲地又一次扬起了拳头,“你有那么用功大学早考上了,别在家中丢人现眼,就那点灯油都让你这个没有出息的东西熬干了!”我无言以对,慌忙将书藏到被窝里,一夜难眠,同时也体会到家中生活的艰辛,贫苦的生活不允许我耗费家里那么一点点可怜的能源。
  自此以后,我在山中放羊时挖些草药换点钱,大哥跑几十路外赶集修理自行车,有时也给我点零钱,我就托进城的熟人零星买过几本《北京文学》。阿成1988年的《年关六赋》我记忆犹新。《北京文学》的专栏也很丰富,“侃大山”“人与书”“拾穗集”等内容广泛,谈生活,谈文学,对我启发很大,她温暖了我,照亮了我,同时也坚定了我走出困境的决心。在劳作之余,我不忘复习功课,1989年,我走上学医的道路。
  “书犹药也,善读之可以医愚”,无论身处何时、何地、何景,读书之味于我有一种春江水暖鸭先知的感觉,让我学会对生活的拥抱;学会借鉴;学会品尝。1993年工作之后,我有了自己的工资,毫不犹豫订阅了《北京文学》,2003年我又订阅了《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两本期刊相映生辉,在众多文学期刊中独树一帜别具一格,集纪实文学、小说、散文、诗歌、文化观察、评论于一身。特别那中篇小说排行榜,篇篇精彩;真情写作如潺潺小溪边生长的无名花草,零星的,散落的,但却是芳香的,浓郁的,悠长的。通过文字,可以用心在丈量世界,用情在倾诉生命,也可以纯洁人们的心灵。总体上说,《北京文学》品位高,可读性强,已成为深受广大文学爱好者喜爱的文学期刊。在我的心中,她是一份关注时代、民心和人类心灵的文学杂志,即使互联网飞速发展的今天,我仍然喜欢从纸张寻找文字的痕迹,那种淡淡的浓墨味对于我更像一杯浓浓的茶、一杯醇香的酒,其韵味绕梁三日而不绝。2006年,我第一次在《北京文学》(精彩阅读)“文化观察”栏发表了《今夕是何年》。虽然也曾在医学学术期刊发表论文多篇,但对我这个文学爱好者来说,发表文学文字还是首次,我欣喜若狂,欲说还休!此后陆续在《北京文学》(精彩阅读)发表了《而今迈步从头越》《还孩子一个自由的天空》。我喜欢文学,她可以带给我快乐,快乐是一种生活的态度,是一种心绪,是穿过那洒满阳光的绿草地,是穿过那烟云缥缈的苍穹。为了寻找快乐,我们借助了文字,花有开有落,草有荣有枯,但文字不死。词语是枯燥的,但形成文字就充满活力,于是我们就运用文字去慰藉自己的遐想与等待,追求人性的灵光与纯真。文学使我们懂得感恩、思考和感动。特别在5·12汶川大地震后发表的那些纪实文章,看过之后令我泪流满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