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喜脉


  现在的人已经很少按家谱给后代起名字,甚至连那些由祖先一笔一划写下的家谱也下落不明了,谁也说不清楚它到底遗失于哪年哪月哪个人的手上,总之是不知去向了且无人问津。然而在黑水屯可不同,这里的人不仅严格地按照家谱决定哪一辈人名字里范哪个字,各家各户还小心翼翼地保管着从祖上遗传下来的家谱,五服之内长辈的牌位也毕恭毕敬地供着。这就是黑水屯人引以为豪的风气,即便在破四旧的年代里,也丝毫不曾动摇过他们对祖先的敬意。

  黑水屯大概有三百来户人家,全住在七松岭的北坡,而将日光充足的南坡让给了田地与沉睡着列祖列宗的坟茔,清明时扫墓,元宵节送灯,这是每户人家都不敢怠慢的仪式。死去的祖先即便一言不发,也依然保留着让后代噤若寒蝉的威严,那家谱也就如遗诏般轻易不得篡改。至于谁家若是不慎遗失了家谱,或没按照家谱给后代起名字,便会被认为不孝而受到众乡民的鄙夷和冷落。

  杜百川是黑水屯的老户,自然也保管着一本泛黄的家谱和让人眼花缭乱的众多牌位,同时将各种祖训铭记在心。当他醒悟到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时候,便匆匆忙忙在同村找个女人结了婚,然后在每个夜里吹熄了灯,于铺洒着月光的炕席上,一边享受着欲望带来的美妙感觉,一边欢快地播撒自己的种子。媳妇也不负众望,肚子三起三落,生下了两男一女。杜百川还不满足,觉得自己的麾下理所应当更热闹更繁荣,很可惜,媳妇罢工了,在一个初秋的早晨忽然死于被露水打湿的黄豆地里。

  媳妇死后,杜百川没有续弦,含辛茹苦地伺候着三个孩子,长女终归要嫁到别人家里,可两个儿子不同,都身负着传宗接代的使命。杜百川盼望着儿子能完成自己当年未遂的心愿,让杜家的厅堂之上人丁旺盛,最好让自家户口本一页也不糟践。至于那些村子里到处张贴的有关计划生育的标语,杜百川总是视而不见,很可惜,命运对他的美好愿望同样也是视而不见。

  某天,长子杜春江去山上挖药,回来之后就变得呆呆傻傻。有人说,是被黄鼠狼迷住了,杜百川带着儿子请教了方圆百里之内所有大仙半仙,都没治好春江的病。杜百川彻底绝望了,只能眼瞅着昔日聪明伶俐的儿子就这样懵懵懂懂地做个傻子。

  变傻后的春江,似乎比以前还快活。整天带着那条跟他形影不离的大黄狗,在村内四处溜达。有时,还上山里,一走就是一天,早出晚归,回来时总是带回一两只鸟,放在屋子里面养。奇怪的是没人知道春江是怎么逮住那些鸟,因为他从来不带捕鸟的工具。鸟也奇怪,一进屋,就好像回到了自己家,没一只惦记着逃出去。杜百川也不干涉,还专门腾出一个房间给那些鸟。有时,杜百川站在院子中央,远远地望着那个飞满黄鹂、柳粪球、交嘴雀、山鸦、麻雀、喜鹊、太平鸟的房间,在充满好奇的心里还常常涌出抑制不住的悲凉和一丝丝惊恐,因为他总觉得驯服那些鸟的并不是自己儿子,而是藏在他身上的黄皮子。也就是说,春江已经不存在了,到目前为止,他只剩下春宵这一个儿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