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特殊时期的爱情


□ 杨贵星

  1976年,我们这批知青大都通过正当或不正当的渠道回了城,只有我和谷之香还留在农村。说是农村,其实都从生产队里调出来,在一家社队办的农机厂里做工。我们都在翻砂车间,我是翻砂工,谷之香她们这些女工是用粘粘的红砂打机芯。
  我们两个在城里并不熟悉,下乡后又没分到一个地方,只是到了农机厂才认识的。她看上去很柔弱,脸儿黄黄的。但她长得很秀气,瓜子脸,眼睛很有情。若不是在那特殊的年月和地方,她一定是个很懂生活和情感的人。
  起初我们都没咋注意对方,现在剩了我们两个人,彼此都互相产生起好感来。我对她主要的是有点怜惜,每每看到她那孱弱的身子夹在一群身强力壮的女工中,孤寂而吃力地忙碌着,我便暗暗发出叹息。知青就我们两个了,我们毕竟是同病相怜啊!
  她对我的好感开初好像只是找个话伴。农村的那些男女工说话都比较直,粗俗,缺乏一些文明和含蓄,故她不咋与他们交谈。我们一说话,便比较合得来。
  谷之香当时是27岁,比我大,在当时的环境里,早已是结婚生子的时候了。因此她常常显出心事重重的样子。而我呢,从没人关心我,没有任何前途和希望,所以,心情也一直很灰。因此,我们俩当时交往都很谨慎。虽然也算是谈恋爱,但不像现在的年轻人,一谈便同居。我们却从没越雷池一步,甚至连肌肤都很少接触。我们主要是在一起相互照顾和帮助。
  谷之香姊妹多,母亲熬寡拉扯着一家人家,家里很穷;而如今母亲又有了病,她这个当老大姐的非常挂念一家人家,于是便经常往城里跑。在城里,见到同学们工作都安置得好好的,日子过得挺称意,她心里便有点不好受。大家也都为她着急,纷纷劝她,要她赶快想法回城。
  她回来后,便和我商量。我是个孤儿,城里已没人再关心我,我在哪生活都无所谓。而谷之香,我对她则是非常同情的。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我们两个都是没吃劲人找后门,才滞留在农村的啊!
  我们两个商量后,便去找厂里领导,恳求上边如有回城指标,能否要回一个。厂里直接领导姓张,叫张学种,是公社派进来的。此人小个,黑黑的,脾气很暴躁,外号“驴上树不笑”。我们去找他,本没抱多大希望的;况且,指标一般都是直接下到县里的,他一个小小的公社干部,能有多大能耐!哪知这一次,看着我们,他脸上却挂上了笑容,并一口应承了下来。
  我心中有些忐忑:这家伙这么爽快,他会有啥办法呢?
  张学种是个歪歪肠子很多的人,而且心很花,不是谷之香目前的特殊情况,我真不想让去找他。现在他一慷慨,我心里便有点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起来。
  不久我便发觉了一些异样。谷之香慢慢对我冷淡起来,不但不再来找我,而且一见面,她便低下了头。我百思不得其解。这一段,我并没做对不起她的事呀!我曾私下里想,如果下来的回城指标是我的,我会毫不犹豫地让给她的。
  车间主任李国民是个爱开玩笑的人,以往见了我,爱出我和谷之香的洋相,现在见了我,脸上却挂出一股讳莫如深的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老来乐》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老来乐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