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黄果树听涛


□ 郝敬堂


不知道是黄果树因其瀑布而得名,还是瀑布因黄果树而得名。
来贵州的游人,多是要来黄果树观瀑的。遐迩闻名的黄果树瀑布不但是贵州标志性的旅游胜地,而且是世界级的山水奇观。
阳春三月,踏着春天的节拍,我又一次走近魂牵梦绕的黄果树。三十年之前来过,此行该算是故地重游了吧。观景致,初次登临和故地重游,心情是二致的。上次来是秋天,正是瀑布的旺水季节,千米外涛声如雷,百米外水雾浸衣,那声,那势,煞是壮美。很多年过去了,当年在黄果树拍下的照片已经发黄,可观瀑的场景一直清晰地留在我的记忆里。如今,物是人非,当年的黄果树瀑布还是那样气势磅礴吗?当年一起前去观瀑的朋友他们过得还好吗?初次登临寻求的是一种新奇,故地重游追寻的是那种抹不去的记忆。一位当地的朋友对我说,他来黄果树瀑布不下百次了,每次来这里都有新鲜的感受。我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就像每天升起的太阳一样,黄果树瀑布每天都是新的。
拾级走在通往黄果树瀑布的山路上,所有的感觉全是新的,头上的天是新的,天上的云是新的,脚下的路是新的,路边的草是新的,目所能及的让人感受到的全是新的。如今的黄果树是否旧貌换了新颜?
上山的路很长很陡,渐渐地不胜体力了。前面的路还有多远,不得而知,可既然已经选定了目标,就要努力地向前攀登,我默默地告诫自己。
翻过高山,穿过丛林,当那挂动画般的瀑布再一次呈现在我面前时,瞬间激活了我当年的记忆。岁月过去了三分之一个世纪,瀑布还是当年的瀑布,那涛声,那气势,与当年毫无二致。令人感叹的是,人大不似从前了。岁月不居,青春不在,额头上已爬满密密的皱纹。
白·云蓝天,高山流水,是人生追求的一种境界。在喧嚣的都市里呆久了的人,常常渴望回到大自然的怀抱,在人和大自然融为一体的时候,才能感悟到大自然的奇妙和生命的美丽。
有人说,黄‘果树是一幅动感的画。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融入画中。静观默察,才发现这是一幅立体的、流动的、色彩斑斓的图画,是大自然神来之笔,奇妙至极。“天上飞下神来泉,活源织就一奇帘,吟声如雷珠如雨,白龙嬉戏浴池间。”大凡美的东西都能入诗入画。至于黄果树,曾有多少文人骚客在此留下咏叹,有多少艺人画匠在此留下传世的长卷,已无从知晓。我家就藏有一幅一位画家朋友相赠的油画,是他在黄果树写生后完成的得意之作。他说,画是对大自然的描摹而不是复制,成功的作品在于似与不似之间,深藏其中的是大自然的特质和精神。山的伟岸,水的情。韵,尽现其中,每观此作,都会有那身临其境之感。水是无色无味透明的液体,这是教科书上说的。可黄果树瀑布就另当别论了,它在流动中不停地变幻着色彩,飞流直下时它是白色的,流入潭中时它是蓝色的,更加奇妙的是,如果赶上晴天丽日,在阳光的折射下,它会衍生出一道绚丽的彩虹。蓝天白云相映,青山绿水相照,繁花彩虹相间,这岂不是人世间最美的图画?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看山是这样,观瀑也是一样,远观,近看,仰观,俯视,所得的视觉效果迥然不同。导游说,观瀑一定要身:临其中的,瀑布的腰间有一条天造地设的通道,那通道穿爆而过,是观瀑的另一个最佳景点。随导游遁入洞中,呈现在眼前的气势磅礴的瀑布变成了一道晶莹剔透的水帘,透过水帘,依稀可见远处的风景。外面是一个春意盎然的乾坤,洞内是一个风雨交加的世界。多么奇妙啊,一席水帘隔着两个世界。兴致勃勃的游人争相站在瀑中,接受这天来圣水的洗礼。瀑布是多姿多彩的,时而激越,时而轻柔,忽儿成珠,忽儿如雾,时而静悄悄地趴在山体上蚯蚓般缓缓地蠕动,时而凝聚成晶莹的水珠在石缝里悄无声息地滑落。站在洞口,望着瀑布呼啸着从眼前流过,我在痴痴地想着,黄果树是一幅永不褪色的山水画,青山不老,绿水常在,可这茫茫世界中的人呢?同样一起走过岁月,为什么人在一天天地变老,而那并不年轻的山水却依然如旧呢?假若时光能够倒流,假如鹤首能够返童,这世界将会是一个什么模样?是否还有那么多奔忙的身影,那么多匆匆的脚步?从秦皇到汉武,从盘古到如今,炼丹求永生者有之,东渡求不死者有之,可到头来有谁能抗拒这生生不息的自然法则?时间是永恒的,生命是有限的,时间是无穷的,人生是短暂的。人活着,既然无法改变生命的长度,可是能拓展它的宽度。珍爱生命吧,包括组合它的每一张日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