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三张面孔


□ 聂小睛

  大王
  
  大学一毕业,我便搭乘火车从上大学的武汉来到北京。每个人到一定年纪都应该自食其力,虽然我常天马行空地幻想,但我也清楚工作对一个年轻人的必要性。没有特别的理由,我自己也不确定来到北京究竟是想要寻找什么,或许是背井离乡的新鲜感,又或许是正好相反,我要寻找某种现实,一种从未有过的现实。于是我在去年的四月,也就是在2008年的那个春天来到了北京。
  一开始,我在五环之外的居民楼里租了一个大约十二三平米的单间,条件很差,只有一张床和一个简易的圆凳。房东开始承诺要给我配备的书桌和柜子,一直到我最后搬离的时候也没有兑现。我在那里住了三个月。我永远忘不了的是那段日子的味道,悠闲,无聊,快活,沉思,还有北京夏天与武汉不同的那种闷热。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经历过的事情,我已经不太记得了,但是,那种味道却留了下来。在我之后的居所里,那味道有时会不经意地出现。
  2008年7月,我搬到了北京师范大学附近,租了一个床位,同屋的女孩子都在准备考研,所以房子经常空无一人,常在我就要睡着的时候,她们才陆续地从自习室回来。原先,我也有过考研的打算。不过因为找到了工作,暂时搁浅了。现在,看到了她们每日枯燥辛苦的生活,更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的工作是在华夏书网担任图书编辑。这是大王介绍的。我之前为他写手机小说,合作得还算愉快,所以,他向经理推荐了我。上班的第一天,我见到了现实生活中的大王,比网络上的他要稍显羞涩,之后不几天,因为公事的关系,我和大王同桌吃饭,他同样羞涩不语。但我见到过他在和别的同事相处时,眉飞色舞,手舞足蹈的样子,所以,我当时认为那是因为大王还没把我当成朋友。
  和大王成为朋友经历了漫长的过程,大概有半年左右。在这期间,我和更多的同事熟悉并成为了朋友,只不过他们都因为各种的原因,逐渐离开了公司,有时候茶余饭后,老同事会向新同事提起以前的趣闻,大家哈哈一笑了之,唯有大王用充满悲怆的语调来谈论这些事情。他还会将这些写进他的博客里,同事们用或赞同,或安慰的语气为他留言。我不知道这对大王是否有意义。就好像婴孩动辄就用哭泣来表达情感一样,大王的悲伤也是外人难以理解的。想必他先是对此疑惑,然后就逐渐习惯了。正当他感到了习惯之后,都市里的寂寞就开始在他的心底深处肆虐起来。
  大王很关心时事要闻,知道我是山西人后,他总是将网络上搜索来的有关新闻发给我看。我通常沉默着面对大王的激动和不安,听他用不快乐的腔调评头论足。
  大王也会对别人说,但大家很少会耐心地听他讲完,他们总是开着玩笑将大王的愤慨打断。我想,没人能了解大王内心真正的想法,包括我也是。
  在公司的人事几番调动之后,我和大王到了同一个部门,从而变得更加熟络,他也会在我面前眉飞色舞,手舞足蹈,口若悬河了。但是,他内心深处的忧虑一定是难以承受的,因为他常说有时候,自己晚上什么都不干,独自在屋里喝酒。但是他从来不多谈论这些事情,我们也从不宽慰他。我们都情愿相信,这些都不重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