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谁看见了我的爱人


□ 官旭峰

●官旭峰

  抗震救灾英模巡回报告结束后,兵回到连队。一只脚刚踏进门,就有人喊他,低声说,你爱人来了,哭着找连长呢。

  兵,心一沉,坏了,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旋即想到先回避一下再说。

  兵对那人说,我把爱人丢了,你见了没?

  自从那次你让我看了一眼,再没见。真的,我不跟你开玩笑。那人说。

  把她丢哪儿了?兵脸上的愁云像要落雨。

  兵当兵离开家那天晚上,他们相约到山上一棵山楂树下。爱人往他口袋里掖了一张照片,说,不许丢了,丢了,我们就分手。因为你不在乎我。

  兵两脚一碰一个立正,请首长放心,头可断,血可流,阵地坚决不能丢。

  爱人的鼻子冲兵一拱,脸红得像桃花儿。

  爱人照片像爱人本人一样,陪伴兵来到了部队。让兵言行举止、摸爬滚打都不落后。

  兵和爱人见面一般是晚上。

  每每遇到了困难,兵就用被子把头蒙上,打开手电看爱人的照片,爱人好像在说,你怕了吗?这点困难算什么?兵的力量立马倍增。兵射击得了优秀,爱人仿佛在冲兵拱鼻子,兵就不敢骄傲。

  兵和战友到了抗震第一线,晚上,兵躺进蚊帐里,像例行训练科目一般和爱人相会。他从贴身口袋里摸出照片。照片上的爱人,白皙的脸上闪动着酒窝,樱桃般的嘴微微张着,好像在说,考验你的时候到了。

  白天,不知道为什么,每当断垣残壁里有人求救,兵好像听到爱人在喊。爱人被埋了,这怎么行!兵没命地去扒那些破砖瓦砾,搬那些水泥块,那些……手磨破了,兵还是竭尽全力去扒,去掀,去搬。兵心里念叨着:爱人,爱人。

  每天很晚,兵和战友们拖着疲惫躺到蚊帐里。再累再苦,兵都要看看自己爱的人,还要虔诚地亲她一下。这天晚上,兵在蚊帐里又和爱人相会,嘬起嘴刚要去亲爱的人——嘟嘟——嘟嘟嘟——突然响起了急促的紧急集合哨子声。兵一个鲤鱼打挺起身,抓过帽子将照片往里一扔戴到头上,跑出去站在队伍里。

  连长说空运食品到了,跑步走。

  搬运过程中,兵心里念叨着,爱人,我的爱人,你有吃的了,有喝的了。当他扛着一纸箱方便面一边跑一边摘下帽子扇风时,照片小纸片一样悄然飘在地上。跟在后边的连长,弯腰捡起一看,是张姑娘照片,抬头看看前面的兵,微笑着悄悄把照片装进口袋里。

  深夜,兵和战友回到各自的帐篷。兵又想起了爱人。他呼地爬起来翻帽子,爱人不见了。兵蹑手蹑脚走出帐篷,黑暗中的连长低声问:干吗去?上厕所。说着,兵打着手电一路找到搬卸食品的地方,又低头弯腰旮旯缝里找着回来,当然,不会找到。第二天一大早,别人还没起床,兵又早早起床,又是一通好找。连长起床后,笑着问走进来的兵:丢什么了?

  没有。

  我把你丢了。临近撤离灾区,兵沮丧着给爱人打了电话,并主动提出分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