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黑水河


□ 小 岸

  开车去鸽子岭,正是中午时分,客人一下车,我便赶到母亲那里吃饭。
  鸽子岭是这座小城市的贫民窟,地势由低到高,呈缓坡状,坡上排列着一些陈旧低矮的平房。我就是在鸽子岭长大的,这里的巷道常年污水横流,公共厕所臭气熏天,早几年听说要拆迁改造,只是地势不适合修建住宅楼,这事也就没了下文。
  今年是我的本命年,每次到母亲那里,她总是唠唠叨叨地检查我是否穿了红裤衩,这次也不例外。一进门,屁股还没坐稳呢,她就问我:“大头,你穿红裤衩了吗?”我不耐烦地回答:“穿了,穿了。”母亲不信,非要揪了我的裤腰亲自检查,我拗不过,只好老实交代,“哎呀,妈,今天忘穿了。”母亲的脸一下子拉长了,她不高兴地训斥:“你个挨千刀的,咋就不长记性呢,叫你穿上红裤衩,你咋就记不住呢?你说,你咋就记不住呢?”
  天气真热,我顾不上搭理母亲,一把抓起茶几上那柄用了多年的芭蕉扇呼呼地扇起来。墙角的老式电视机正在播放《亮剑》,我挺喜欢这部电视剧,里面的李云龙动不动就“他娘的,他娘的”,听着特过瘾。
  母亲没好气地说:“大头,你知道不知道啊,你和别人不一样,你是开车的。”
  我边看电视边敷衍:“知道,知道,我知道。”手里继续挥着芭蕉扇。
  母亲不悦地白了我一眼,转身进厨房弄饭去了。
  大头是我的小名,我个子不高,却长了一只硕大的脑袋。最糟心的是,我的两条腿还是罗圈腿,这都是从小缺钙给闹的。我常督促老婆给儿子买武汉健民的龙牡壮骨颗粒喝,我担心他也缺钙,要是长成我这样的身板就惨了。
  对母亲,我是有几分愧疚的,我这个当儿子的没能耐,没本事,借钱买了房子,却不能把年迈的母亲接到新房一起住。谁让我摊了个河东狮、母老虎当老婆呢,自己又没有拿捏住她的本领。
  不一会儿,母亲把饭端到茶几上,是一大碗豆面抿圪斗,浇的菜是西红柿炒茄子,上面还撒了一把碧绿的芫荽末。我恋恋不舍地把眼光从电视屏幕前收回来,拿起筷子埋头吃饭。母亲剥了两颗生蒜递到我手里,“大头,你和小丽商量一下,妈给你们带孩子,让她找个营生干吧,年纪轻轻的,整天闲在家里也不是个事儿,好歹出去捡摘些,也好快点还清你们那点饥荒。”
  “她能干啥?苦活累活她不干,好地方人家也不用她。”我说。
  老婆以前是公交公司的售票员,单位调整线路让她跑郊区,她死活不干,跑到领导家里吵闹了一番。结果,她这一闹不要紧,正赶上几条主要线路改无人售票,精简乘务员,第一批下岗的名单里就有她。这下子傻眼了吧,死婆娘,有本事再去闹呀?
  老婆天生一张瓜子脸,别人的瓜子脸挺秀气,可惜她这瓜子脸是倒着长的,上边窄,下边宽,别提多难看了。她虽然脸长得不地道,但像我这副模样,也压根儿没起过娶漂亮媳妇的念头。乌鸦不嫌猪黑,媒人一撮合,我们俩就睡一块儿了。后来她肚子里有了种,慌里慌张补办了结婚手续。生了孩子的老婆更不顺眼了,脖子下面,从胸到屁股,上下一般粗,脸上还起了一片一片褐色的蝴蝶斑,嘴里口口声声说是我把她害成这样的,她也不想想,没生孩子以前她也扯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