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山行


□ 海 风

  2004年8月7日,星期六
  傍晚时分,我们一行九人终于抵达了距离黄龙两三里之遥的山口,宿在山腰上一家简易的“农家乐”里。 山里的夜晚来得特别迟缓,品着以麻辣著称的川菜,悠然向窗外望去,依然清晰可见对面山上高大笔直的松林,以及凝滞于山顶的那一缕洁白的云雾。
  8月8日,星期天
  一走进黄龙,一阵凉意倏然扑进身体的每一个毛孔。在两旁古木参天的栈道上行走时,炎夏的酷热, 被远远地拒之于山门外,弥漫于整座山间的,是深秋的洁净与凉爽。那份彻骨的清凉令我们神清气爽。逐渐地,我们发觉城市夏日里短平快的行头在这里无可奈何地成了一个美丽的错误。同行的四川朋友深谙此道,随行的背包中便多了几件外套,此时成了我们身上的夏日御寒衣。
  沿山间栈道迂回而上, 眼前豁然开朗:周遭青山环抱,回首望去,一脉远山云雾缭绕,缥缈灵秀,竟脱尽了人间烟火,恍若虚幻世界。穿于整座山体的水流,从山顶奔泻而下,在山势峻峭处奔流成瀑,在平缓处汇聚成池。这些飘逸着灵气的池子自然成了黄龙的骄傲。在路牌指引下,一个个有着可爱名字的池子次第呈现。阳光下,池子底部的钙化层折射出奇异的色彩,而被赋予了色彩的池水,依然清澈得纤尘不染,清澈得童话般令你难以置信。伸手入池,任柔滑冰凉的池水漫过指尖,那一份熨贴和舒畅自不待言。一路行来,古木幽深,山花烂漫,流水淙淙,更有杜鹃的啼声婉转悠扬,松鼠在枝丫间觅食松果,第一次感觉人与自然原来可以相处得这么简单美好。在这远离了喧嚣的大山里,山山水水就这样安静地灿烂着,连季节的更替也无法在这里留下更深的痕迹。人们千里万里地慕名而来,在短暂的徜徉之后最终也只能不无遗憾地挥手作别,谁也无缘作长久的驻留。而回首的一刹那,黄龙,依然清幽绝尘,如空谷幽兰, 遗世而独立。
  8月9日,星期一
  无法记清在九曲十八弯的山道上迴旋了多久。总也走不出被大山包围的感觉,带着些许感伤,一如某种遥远而亲切的牵挂;向往已久的九寨,此时终于呈现在了眼前。相对于黄龙的清幽,九寨的风光则要明朗和大气得多。与黄龙众多玲珑剔透的池子不同,令九寨引以为豪的是群山掩映下一个个辽阔的海子。同样是清澈见底,同样是色彩斑斓,九寨的水却平添了几分壮美。如果黄龙是悠扬的小夜曲,九寨则是气势磅礴的交响。都说来九寨是为看水,其实不尽然。这里山因水而秀,水凭山而奇,山与水结合得如此亲密,不可分割;缺了其中任何一件,都断然无法奏出这曲浑然天成的交响。
  海拔最高处的长海,是九寨沟内所有海子的源头,被称为母亲海。湛蓝而开阔的水面波澜不惊,两岸深绿得近乎黛色的群山雄峻挺拔,而山头上竟依然留有几处残雪,在阳光下白得耀眼。
  这里便是久负盛名的珍珠滩了。沿山势奔走而下的涓涓细流,恍若千万斛倾泻的珍珠,在山岩上,绿树间,草丛中,轻快地舞蹈;而此时在山间栈道上不忍前行的我们,被远远近近几乎无处不在的水流声包围,这份纯净得无法复制的天籁,成了双耳不期而遇的一场盛宴。在珍珠滩巨大的瀑布下,朋友介绍说,当年拍摄《西游记》时唐僧师徒就曾牵着白马从瀑布上面走过。回想起来,电视剧里那个一闪而过的镜头已然在记忆里模糊;面对眼前真实的飞流直下,我竟宁肯相信那几位仙迹杳然的师徒,千年前曾真的牵着白马从这里经过。凝神的一刹那,我们迷失在了现实与传说之间;而美景如斯,传说与现实,又何必分辨得泾渭分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沙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