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个园Ⅱ


□ 张 生


电车晃动了一下,车窗外高楼上的霓虹灯广告一闪而过,高架道路下笼罩在雨雾中的一条条流光溢彩的街道也向身后滑去。我不禁松了一口气,低头看了看手表。已经五点多了。这个时间应正值下班高峰,车厢中挤满了手提公文包和打领带穿深色西服的人。路还很长。我用刚学会的日语说了声对不起,从车门处向里面挪了挪,找了个地方站好了身子。
看来,东京十月份的天气和上海差不多。前天我从上海出发时就在下雨,到了这里还是一样的阴雨连绵。不同的是,因为早一个时区,东京比上海的天黑得还要早一些。我想起刚刚结束的学术会议,觉得毫无意义。这场由韩国一个大学和日本的一个大学共同发起的研讨中日韩,即所谓东北亚文化的会议让人感到不知所云。在会上发言时,每个人都试图把本国的文化和历史与对方挂上钩。我当然不反对这一点,事实上,这也是事实,关键在于,问题仅此而已,或者说,到此为止。至于挂上钩后所产生的影响及意义,却没有人多说。特别是在会议开幕式上,大会主席,一个韩国教授,用幽默的口吻提议与会代表举杯预祝大会圆满成功时说,他不仅要热烈欢迎韩国和日本的会议代表,还要热烈欢迎“既不懂日语,也不懂韩语的来自中国上海交通大学的代表张教授”,而那个张教授就是我。我虽然不是个敏感的人,但我不想掩饰我对这句话的反感,尽管我还搞不清楚我为什么会对他这句话感到不舒服。也许,是自尊心在作怪。他这么一说,好像我无形中变成了局外人。这显然是我不能接受的。因为,如果没有我,这个冠名为中日韩的会议就会只剩日韩两家,所谓的东北亚就更无从谈起了。
当然,他是用英语说这番话的,否则,我不知道我会有什么反应。今天在会议接近尾声时,一个日本教授向我走了过来。我以为他是要和我谈什么学术问题,谁知他用蹩脚的英语向我打了个招呼后,就迫不及待地告诉我,他就是在上海的虹口出生的,很喜欢上海。他向我伸出了一只手,感慨万千地说,那已经是五十多年前的事了。我算了算,他可能是1945年日本战败后离开中国的。看到我若有所思的样子,他马上又说,他父亲不是军人,是个医生,给日本人看病,也给中国人看病。我明白他的意思,主动友好地向他笑了笑,他也很快露出了笑容。接着,他又把他的一个朋友介绍给了我,那个人的年纪和他差不多,背景也一样,不过,他是在大连出生的。但因为我还有事,怕耽搁了,所以没能和他们两个深谈。另外,用英语和他们交谈,太吃力了。这倒不是他们的英语有多差,实际上,我在讲英语的时候,也是像他们一样,不停地挥动着双手。如果是外人,看我们说话的样子,一定以为我们是在吵架,而不是为了相互理解对方的话。
经过五反田站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村上春树的小说《舞!舞!舞!》中的男主人公就叫这个名字,不禁哑然失笑。村上也真是的,怎么能把一个地名当成人的名字呢?我想,要是懂日语就好了,也许村上给主人公取这个名字是有深意的。不过,也很有可能是信手拈来的,谁知道呢?比如,同样是这本小说,在中国还有人译成《跳!跳!跳!》的,也就是一念之差而已。当然,我是喜欢《跳!跳!跳!》这个名字的。至于为何喜欢,却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总之,就是喜欢,也没别的意思。
灯光渐渐变得稀疏起来,车上的人也随之少了很多。我找了个座位坐下。如今这个世界似乎真变得一模一样了,高楼林立的东京和上海简直没有差别,但若仔细看,也不是那么回事。上海的建筑之间风格相差很大,有的甚至很丑陋,就像上海的一道名为“一肚鲜”的菜,把冬瓜和笋子和咸肉放在一起烧汤,弄得不伦不类一样。而东京的建筑却很和谐。这说明了什么呢?是不是我们更善于折中呢?比如,这几天在东京,我几乎很少看到有人用折叠伞,不管男女,用的都是不能收缩的长柄伞,而这种伞却因我们觉得不方便,早已弃置不用。现在,不只是上海,甚至在整个中国,都是折叠伞的天下,这又说明了什么?
如果让符号学家,比如罗兰·巴特来分析这种现象,一定有会很多感触。可此时的我却什么感受也没有。我又看了看手表,感觉时间有些紧,就抬头问坐在我旁边的一个人,还有几站才能到我所要去的地方,但那个人看了看我,耸了耸肩,我这才意识到我刚才说的是汉语。正准备用英语再问一遍,坐在对面的一个年轻姑娘突然用一口标准的京腔对我说,马上就到了,还有三站路。我笑着对她说了声谢谢。
在来日本前,有一次,一个日本朋友曾对我说,在东京的环城铁路山手线的电车里,每五个人中就有两个是中国人,我当时还有些不相信,现在才发现是真的。
我用手擦了擦车窗玻璃上的雾汽,夜色已完全降临,高楼也消失了,不时出现大片大片的空地。因为没有路灯,再加上蒙蒙细雨,也不知是不是田野。电车正在减速,在车内明亮的灯光下,我又掏出地址本看了看,确信无误后,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