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寻找


  ●乐 轩

  她听说这间心理诊所的吴医生从不跟病人照面.总是隔着一帘深色的薄纱问诊,她这才放心地打电话约了个时间。

  她坐躺进一张米色软硬适中的长椅里,两手交握胸前,帘后便传来吴医生缓缓低沉的声音。

  白小姐,我们可以开始了。

  吴医生.我好累!我找得好累。

  找什么呢?

  我找一个人。

  为什么要找他?

  因为我要报恩还情:报他拔刀相助之恩,还他怜我爱我之情。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宋朝时候的事。

  她仿佛听见帘后的医生倒抽了一口气。

  他在一次他亲自主持的贩米义举的时候发现了我,那时,我是石家守了三年寡的二媳妇.做着奴婢的大小粗活,过着没有尊严的日子.甚至于被我那嗜赌欠债的大伯卖到青楼。他到青楼相救,并且愤杀大伯夫妇,吃上官司,他带我回去见他高堂双亲。我自知出身寒门而且正守寡在身,难以匹配,只得万般无奈地离去。等到他越狱找来时,我已因坠谷伤重,命在旦夕了。他衣不解带日夜照顾,我在弥留之际,曾经跟他说来世一定加倍偿还他的恩情。

  她拿了张面纸擦泪。

  除了这些,你还记得什么?

  我还记得我曾经在一间庙里上香祈求.“不求今生,求来生,不图富贵,图平安。”我记得跟他说过,今生已迟,来生当不迟亦无悔。那时,我多么不愿意辜负了他的一番心意,可是形势比人强,我不能不认命啊,即使他愿意抛弃一切携我浪迹天涯.我怎能让他因我背上更多的罪名呢?

  你找他找了多久了?帘后的医生忽然鼻音很重。

  从宋朝一直找到现在,宋朝元朝明朝清朝民国当代,一朝一朝地找,一代一代地寻。我走遍了山阴古道,踏遍了青石板路。吴医生,我找得好苦,好累。

  你还记得他的模样吗?帘后的医生鼻音甚重地问。

  当然记得。那时,他有一头长发,高高地绾在头顶。他有一张英俊的脸,一副威严而且雍容的气度。他虽然瘸了一条腿,他身边的人还是非常敬重他。我当然更无法忘记他的万丈侠情。我永远都忘不了。

  那时候,他叫什么名字,你还记得吗?

  记得.他叫裴慕文。

  过了这一千多年.他也许已经不叫裴慕文了。那时候你叫什么名字呢?

  那时,石家的人叫我石玉奴。

  帘后传来钢笔掉地的声音。

  如果你再看到他,你还会认得他吗?

  会的。我相信当我们重逢时,我会认得他,他也会认得我的。

  人海茫茫,你还要继续找下去?帘后的声音仿佛有点颤抖。

  会的,虽然我已经找得好累了。

  她觉得帘后的声音越来越像曾经在哪儿听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