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月夜,我在母亲的怀抱里


□ 亓开平

  (一)
  一叶小舟独自载了我,在大湖深处的一片芦荡边住了。
  我不打算离开这儿。今晚,决计就宿在小舟里了。
  秋的天,秋的月,秋的夜,还有秋的水,今夜都属于了我。我可以尽情的享用了。
  夜朦胧,水也朦胧。天和月,却是朗朗的。茫茫的湖面上,只有芦草在微风的吹拂下,喃喃的诉说着什么。再也没有别的什么声响了。
  舟很小。我躺在舟里,就仿佛躺在了水中。我是想努力把自己融入大湖,甚至渴望沉入湖底的。这样,我就可以倾听到来自湖底,来自母亲心脏的声音了。
  湖水很清,很蓝。水里也有一轮月。天上的云,也映在了湖水里。
  躺在舟里,仰望着星空,天上的月,在云中缓缓的行。
  天,也是蓝蓝的。云,一缕一缕的,恰似湖面上的波纹。
  水里和天上一样。假如纵身一跃,我就钻入了天空;当我飞身天空的时候,也就跌落水中了。
  (二)
  心里一直装着湖;湖,一直在我的心中。
  好想拥抱着湖,就像拥抱着母亲;渴望躺在湖水中,就像躺在母亲的怀抱里。好想母亲吻着亲着,俯身耳边,讲星星,讲月亮,讲银河里的故事。好想自己永远没有长大,永远躺在母亲的怀中。
  哦 —— 恭敬地低下头来,俯身拘起了一捧湖水 —— 多年没有吸吮到母亲甘甜的乳汁了啊!

  离去母亲多年,再次回到母亲的身边,母亲已经老了!这是比让我长大还叫人可怕,还叫人辛酸的事情。记得童年时候,母亲的面容是光润的,现在怎恁多皱纹了呢?就像平静的水面,忽然多了恁多的波了啊!年轻时候,母亲的发,是青色的,怎么一夜间就全都灰白了,就像那些芦草,怎么就一下子都变得枯黄了呢?!
  (三)
  回到母亲的身边,躺在的母亲的怀抱中,好想安然地睡去。
  风儿歇了,水草已经睡了,鱼儿也在草丛里栖了。芦苇的叶子上,已经凝满了露珠。我似乎清晰地看到了,看到了那些露珠慢慢地拥在了一起,商量着一起奔向自己的根,奔向它们的母亲。那是一种自然的力量,无需谁去嘱咐它们,那是叶儿对母亲的回报啊!
  露珠,对母亲说了什么啊?哦,一定是叶儿带去了对母亲的问候。一定是告诉母亲:我啊,已经长大了。再过些天啊,我们就要抽穗了!等您看到芦花四面飘飞的时候啊,我们就一起伏落来,拂去您脸上的皱纹,让母亲永远永远地年轻!
  ------
  哦,是我真的睡着了吗?我怎么一点也动弹不得了呢?是我真的陶醉了,还是幸福得灵魂出壳了啊?那交相辉映,万紫千红的荷莲呢?我的周围,怎么一个人也没有?哦,世界呢?世界真的不存在了吗?要不,四周怎么静得这样出奇?世界知道我吗?我的心中怎么没有世界了啊?世界里还有我吗?我真的已经飞升天空,抑或已经跌落湖底?——我还在吗?
  母亲!啊??母亲呢?!!儿看你来了啊!
  “母―――亲―――”!
  (四)
  船儿摇动了!是风儿起了。是母亲唤的风,母亲让风摇动的船儿。母亲不希望我沉睡不醒。
  “孩子,我在。你也在,在妈的怀抱里呢”!
  ——天上一个声音说。
  ------
  哦,天上的云多了起来,月也躲到了西山,到云的后面去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