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身体里的弹弓


□ 杨永康

身体里的弹弓
杨永康

三弟小我一岁,挺聪明,小时候没有人能玩得过他。弹弓做得特别好。不是用铁丝做,也不是用小木棍做,而是直接用三角形的树杈做。不是用皮筋做,而是用自行车内胎做。至于弹丸嘛,绝对不是泥块做的那种,而是用捡来的新鲜羊粪蛋子做的,射程极远。再远也有个谱,三弟说从村里射到学校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同伴们没有一个信的。同伴们不服气,三弟更不服气。没有人信,好,露一手给你们看。上学的路上,有一个家伙提议,若射中了树上的鸟,他手中的一瓶水就归三弟了。水中有好多红的绿的樱桃,三弟看着眼馋,只眯了一下眼,树上的鸟就一个跟头栽了下来。鸟是射下来了,但不服气的更多了。
有一个家伙说要是能射中操场边上那口铁钟,就彻底的服了。三弟说这有啥难的。只听得“嗖”的一声,一颗新鲜的羊粪蛋子就射了出去。铁钟被新鲜的羊粪蛋子一射而中。美中不足的是,那高速行进的羊粪蛋子击中铁钟之后,变成碎片四散开来,有一片正好粘在了老师的脸上。粘在脸上倒也罢了,不巧的是碎片里渗出一滴水珠来,那水珠一直滚到老师的嘴边上,突然停了,远看极像一颗透明的痣。讲课的时候,那痣就开始在老师的嘴边,忽而左忽而右,忽而上忽而下地滚动,同学们都觉得有趣极了,老担心“透明”的痣会突然消失了。课自然上不下去了。老师叫起一个男生来,男生不肯说。老师又叫起一个女生来,女生也不肯说。这时三弟站了起来。三弟问老师上课之前是否经过铁钟?老师说他是从那经过的。三弟又问老师经过时是否发现什么异常?老师说没什么异常。三弟让老师再想想。老师想了一会儿说:响声有些沉闷。三弟说:想想看,一口好好的铁钟,怎么会突然变得沉闷了?老师用手敲了一下自己的头说,对对对,有一团黑色的东西撞在钟上,然后沉闷地散开。三弟说有味道否?老师下意识伸出自己的舌头在嘴边边舔了一会儿说,好像有一股羊臊味。三弟说这就对了。边说边从口袋了掏出一个三角形的东西来,双手交给了老师。老师挺生气,罚三弟用树枝做17根教鞭。三弟一次做了34根教鞭送到了学校。没有人敢收,正反潮流呢。老师躲在厕所里死活也不出来。三弟蹲在厕所边上,想做更多的教鞭。要到107根,每班发几根。老师明白,再做下去,他这个老师肯定做不成了。三弟执著,一直做到后半夜。梦里还在做呢。校长出来巡视,见一孩子在月光下边打呼噜边忙乎,走到跟前一看,是三弟在削树枝做教鞭呢。老师怎么也摇不醒三弟。做到106根的时候,三弟醒了。醒过来一看还差一根呢。
我与三弟并不在一个班上课,不过那时候老开门办学,常在一起给学校割猪草。全校几百号人数三弟割的草最多,数我割的最少。倒不是我懒,我总是找不见草,即便站在草堆里也找不见。太少,脸面上不好看。三弟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就帮我割。割多了,背不动。三弟办法多,反正到校门口我的猪草重量就增加了。有些同学不服气,割草的时候,老往三弟跟前靠。三弟早就明察秋毫了,要靠尽管靠好了。有一个家伙假装来帮我背猪草,我不假思索地让那家伙背了。那家伙左一摇,右一晃,塞在草里的石头不到校门口就全掉出来了。三弟想揍那家伙一顿,被我拦住了。三弟说:不揍就不揍。有一天称猪草,那家伙的草捆里突然掉出几块石头来。学校罚那同学再割一捆回来。那时候狼多,那家伙胆小不敢去。正磨蹭,三弟自告奋勇要陪着去,老师觉着两人是个伴,就让他们去了。猪草倒是很快割够了,那同学急着回去,三弟说不急不急,他撒泡尿。那同学在一人多高的青草里等三弟,左等右等就是不见三弟回来。正要回去,一样东西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一摸,毛茸茸的。那同学很纳闷,以为是三弟在搞什么鬼,喊了一声三弟的名字。没有动静,心里有点发毛了。好端端的手怎么会毛茸茸的?别不是碰上狼了,想回头又不敢回头。大人们说,遇到狼,千万不能回头,一回头就完了。那同学两腿正打哆嗦,只听得“嗖”的一声,那毛茸茸的东西就连哭带嚎地跑了。那连哭带嚎的东西就是狼。那“嗖”的一声是三弟手中的弹弓与羊粪蛋子发出的。那同学早已瘫软在地上。三弟人与草一块背了。

三弟在另一个村子上的初中,班上有一个女生,辫子挺长,同学们都叫她铁梅。有一个男孩子老欺负铁梅。欺负的办法是:用火柴烧铁梅的辫子。一节课下来那辫子肯定少了一节。那男孩挺壮实,就坐铁梅的后面。同学们都义愤填膺,就是没有人奈何得了他。班上的几个男生想教训那家伙一顿,反而被那家伙教训了一顿,个个鼻青面肿好几天不敢见人。三弟不服气,把那家伙约到操场上好说歹说,那家伙根本就没有把三弟当一回事,一个劲地歪着头挖自己的耳朵。三弟气坏了,一头就撞了过去。三弟个子矮,只能用头撞。这家伙哼都没有哼一声,头照歪,耳朵照掏。三弟憋足了劲,第二次撞了过去。第一次三弟的头撞在了那家伙的腰上,这次三弟的头撞在了那家伙的头上。那家伙摸了一下头说:要不要来第三下?三弟牙一咬,又一头撞了过去。那家伙见三弟使出了浑身力气,身子向旁边稍稍地一歪,三弟的头就向一面墙撞了过去。那家伙正等着看三弟头破血流呢,谁料这铁梅出现了。三弟就只能撞在铁梅的怀里了。那家伙沉不住气了。想拼命,铁梅在场,不拼命以后还怎么混。就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来。三弟一看放下心来。那家伙掏出的不是别的,而是弹弓。三弟说:这东西咱也有,说着也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弹弓来。那家伙不屑一顾地说:想比试比试?三弟说:比试比试无妨。怎么比试?用辫子比试。用辫子怎么比试?后退五十步,射中辫子者赢,伤人者输。输了就不能再欺负长辫子了。那家伙觉得自己的手艺不算赖,有赢的胜算,伤着人正好解解气,答应得挺痛快。那家伙先拉开了弹弓,轻轻地吸一口气,一块小石头就射出去了。辫子射中了,人嘛也没有伤着。那家伙挺得意。到三弟了,三弟也轻轻地吸一口气,拉开了弹弓。只听得“嗖”的一声,三弟弹弓上的小石头就射出去了。那石头先轻轻地撞在土墙上,然后反射回来,击中了辫子。那家伙不服气,说三弟是瞎碰的,不能算赢。三弟笑一声说:不算赢就不算赢,再来一次给你看。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得“嗖”的一声,又一颗小石头飞出去了。那小石头先射在了土墙上,然后反射回来击中了那家伙的头,又反射回去击中了辫子。围观的同学一片喝彩声。
分享:
 
更多关于“身体里的弹弓”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