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所以是他们及这就是他们


  中国当代艺术圈热衷于年度的艺术排行榜——虽是起源于美国奥斯卡颁奖典礼的明星文化,本地人豪情满志地延续前者并就此创造了此类的二手文化。

  2004年,冯博一和中央美院的一些学生举办了《所以是他们及这就是他们》展览。这是中国当代艺术对奥斯卡奖的滑稽模仿,在噼里啪啦的闪光灯下,曾凡志、方力钧和张晓刚的纸质人形被颁发塑料奥斯卡奖。大家都愿意开心一笑,因为在当时的北京,艺术圈里成功者的光晕,远不像当下这样普照中天,他们还是在喷薄欲出的“红日”,幽默和自我揶揄还算合乎时宜。

  现在还会有人这样“强颜欢笑”吗?因为此后,法国思想家居伊·德波在《景观社会》中揭露的那个物质主义的70年代的欧洲病严重感染了21世纪的中国艺术界,那些充斥报摊的艺术杂志一竞高低,向大家介绍年度最具媒体影响力的展览、艺术家、拍卖公司(或许加上年度策展人)。不言而喻的条件是,这位艺术家卖得够好。

  2010年中国艺术市场的势头不错,销售额比低迷的2009年实现了大跃进。那么,为什么要对进步现象提出批评呢?

  问题不在于近十年来中国当代艺术已融入国际艺术市场,不经意中甚至已经超过了其他竞争国——在当代性的时间意义和空间扩大的速度上同时实现超越,这一切看起来多么激动人心,令西方批评家心生妒意,因为在西方文化的源头——欧洲已经好运不再了。毋庸置疑,全球经济中的艺术市场里,中国当代艺术拥有同等的权利,以能量和技巧谋取自己的一席之地,其上升力量自然显示出相对的成熟度。

  问题在于超越性速度中,艺术品作为商品的各种结构已经全面系统化。商业将追求利润和效益的普遍逻辑强加于艺术和文化。美学价值不再是交换价值的不二依据,艺术品价格成为鉴赏甚至是“美”或美学趣味的主要标准之一。

  这种情况下导致的“美学”效果是巨大的。艺术产品的买家应该考虑的问题是,当代文化财富是否应该按照营业额(总额)或获奖者(排行榜首)来计算?抑或通过艺术品的质量、另辟蹊径的思想、恰如其分的历史评价来建立价值系统?如果说这涉及当代艺术的大众教育,那么无疑还有其他手段,可以让大众、未来的艺术收藏者来了解艺术的常识、创造者的个性、艺术生产者的生态环境,等等,而不是非要那些粗俗的盛典——不过是夜宴与黑暗同谋的时光罢了。

  “市场是检验艺术的惟一真理。”嘉德拍卖会的负责人说。本该语惊四座的发言出现在青年批评家会议上,却没有人站出来反驳。

  这个国家的当代艺术史只不过进入而立之年。

  30年前,1979年,中国首次举办了前卫的“星星美展”。这场具有决定意义的展览,让所有艺术家发现了中国的现代性,同时也解放了其他所有艺术活动。20年前,1989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中国现代艺术大展”。此次艺术展产生了强烈反响,对艺术创作、艺术史和艺术市场带来了深刻的影响。10年前,中国艺术进入国际市场,北京这座城市也迅速成为世界上举足轻重的一个当代艺术中心。

  本该于2009年纪念这些重大事件,实际上2010年才得以实现。在庆祝当代艺术的众多活动中,有四项活动以其“意义深远”而名副其实地脱颖而出——一场展览,一部艺术史著作,一个档案网站,一部小说——揭示了记忆与文化传承的深邃概念。

  四个活动都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反映了30年来中国当代艺术飞速上升的不同阶段。这些活动都关注原始文献,艺术史必须审问曾经的历史。它们避免了那种自我满足和陶醉于昔日的纪念方式,相反,它们追求当下的时间概念,追求较为模糊的历史论定和摆出来给大家看的方式。

  首先是策展人及艺术史学者吕澎组织的“改造历史,2000-2009年的中国新艺术展览”。在2010年初举办的这次先导性展览中,数字——依旧还是数字——非常串富:291名艺术家,在奥体中心旁边的国家会议中心1.3万平方米的场地上共设有四个主题,计1000多件作品。

  同时,花费2000万元举办的这次备受争议的展览引来了如潮的批评。有人说,以艺术名义进行盈利赚钱,这是“资本秀”;也有人指出,某些“名声在外”的艺术家如艾未未、蔡国强、岳敏君等都没有参加展览。这些批评来自学者领域,或者说一帮因落选十来年“重量级艺术家”而感到失望的艺术家。

  说到底,这些批评都并不重要。回顾近十年来中国当代艺术的历史能够激发多个讨论点。首先可以设定,在平庸的历史形势下发生了多少伟大事件?再者,在追求效率与效益的大环境下,有多少创作是与此背道而驰的?

  20年来,吕澎的项目远近闻名,几乎是一些中国当代艺术史的标志事件( 1992年广州双年展,2007年四川青城山当代美术馆群,2006年第一部中国当代艺术史)。他通过本展向大家展示,中国的创作首先是繁荣和多向度的历史。我从中看到了好与坏两面,这似乎反映了过去十年的状况。很多外国人将“改造历史”冠以“文献展”的名字,让人想起名闻遐迩的德国卡塞尔文献展,而该展被视为为当代艺术“提供文献”,而非对其“加以阐释”。标题“改造历史”颇具攻击性,我倒觉得恰如其分,因为它既是艺术的——凸现艺术史对曾经的一切进行阐释的本质,也是中国的——历史在不同话语当中的权利塑性。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所以是他们及这就是他们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