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雅典革命”论与古典雅典政制的建构


□ 黄 洋

  摘要:在晚近雅典民主政治研究中,西方学者热衷于“革命”之说,认为雅典民主政治诞生于一场人民革命,但对于革命爆发于何时,却又莫衷一是。实际上,“雅典革命”之说在一定程度上是用近代西方大革命模式解释古代雅典历史的结果。西方学者出于意识形态原因而极力避免的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方法,能更好地解释从古风时代到古典时代的雅典政治史,下层公民阶级对富有贵族阶级长期不断的积极斗争是雅典民主政治得以建立和维系的根本驱动力。

  关键词:希腊 雅典民主 阶级斗争 马克思主义

  一、雅典民主政治的革命叙述

  在过去20年西方学术界对雅典民主政治的解读中,“革命”之说甚嚣尘上。1993年,美国古代史家约西亚·欧伯尔发表了一篇影响广泛的论文《公元前508/7年的雅典革命》。在这篇试图重新解读公元前508/7年①克里斯梯尼改革的论文中,他批评传统的解释过于重视克里斯梯尼的作用,斥之为“伟大人物”创造历史的论调,提出雅典民主政治实则发源于一场人民革命,它可与1789年的法国革命相提并论。在他看来,导致雅典民主政体建立的真正主角不是贵族家庭出身的民主派改革家克里斯梯尼,而是人民(demos)。欧伯尔写道:

  尽管克里斯梯尼的确是雅典革命事件中的一个重要演员,但是关键的角色是由人民扮

  演的。因此,民主政治不是一个发善心的精英集团给予被动人民的恩赐,而是人民自己进

  行集体决定、行动和自我界定的产物。

  他进一步阐述说,“这革命的时刻、古风阶段雅典政治史之终结、雅典民主政治诞生的时刻,是一场没有领导的暴力革命”。②为了解释何以会在如此早的阶段就爆发人民革命,他提出革命之所以成为可能,是由于梭伦改革的影响和雅典僭主的亲良行为。在公元前6世纪的历史进程中,人民“在直接的政治意义上”业已获得自觉。①

  欧伯尔的论题引起了古代史家们的激烈争论,但争论的焦点却不在于雅典是否爆发过一场真正意义上的人民革命,而在于雅典民主政治诞生的关键时刻何在。②对此问题,学者们提出了诸多不同的说法。例如,罗伯特·华莱士认为,梭伦改革才是革命的关键时刻,他以类似于欧伯尔的语气写道:

  在一场绝非希腊独有的民众革命运动中,面临来自于普通民众强大的政治压力,梭伦

  本人建立了雅典的第一个民主政体,乃因他和民众的许多见解一致。这场革命赋予了普通

  雅典人他们所要求的,即一个他们能够直接行使政治权力的政权。③而拉夫劳伯则认为,公元前5世纪中期的埃菲阿尔特斯和伯里克利改革才是“至关重要的”,因为正是通过这些改革,民主制才完全建立起来。④当然,对于谁是雅典民主制的建立者,古典作家即已存在不同意见。希罗多德明确说道:“克里斯梯尼为雅典人建立了部落和民主政治”。⑤但亚里士多德却认为,梭伦才是雅典民主制的缔造者。在《雅典政制》中,亚里士多德在概括雅典的政治变革时,把梭伦立法看成是雅典民主制的开端,而认为克里斯梯尼改革确立的政体仅仅比梭伦立法更为民主。①在《政治学》中,亚里士多德重申了同样的观点,认为是梭伦建立起了民主制。②同样,把雅典民主政治的诞生看成是革命行动的结果或至少以革命的概念表述它,并非新的发明;对于何时才是革命之关键时刻的争论,也是由来已久。③第一个使用“革命”一词来书写雅典历史并“重新发现”克里斯梯尼的历史学家正是19世纪伟大的古希腊史家、英国人乔治·格罗特。他在1846-1856年出版的十二卷巨著《希腊史》中,把讨论克里斯梯尼的一章命名为“雅典的克里斯梯尼革命与民主政治的建立”。他先是敏锐地指出,“希罗多德轻描淡写地记载这场令人难忘的革命的方式,易于使我们忽视其真正的重要性”。而后在评价克里斯梯尼的改革时,他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历史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历史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