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呐喊的声音


□ 王一婷

《放弃的盛宴》是我的第一个中篇,一个由吃引起的灵感。起初只打算迎合一下时下的行文风格,写一篇四五千字的小资式的爱情小文,投给杂志混点稿费,可是一下笔就欲罢不能,于是就一路写了下来。也许下笔只是给平素心里积淀的东西打开了一个通道:它们像海一样奔流,无法停止。它们原本就一直在那儿。
其实所有的写作者,都是借笔宣声。我生活着,体验着,灵魂一直在飘泊,也一直在探索。生命的命题何其深广,我们穷其一生也未必知之甚详。我们同时也旁观着别人的生活。好像一边自己晒着太阳,一边又看到别人阳光下的影子。我看到所有人在挣扎和矛盾着。我们同样对生命无能为力。我们不断地拥有,以为这样那样就可以武装自己,可以很强大,可以不再恐惧;我们也不断地放弃,因为不得不承认自己是在自欺欺人。有时我们回避这些问题,可是不想不等于它们就自动会解决。
《放弃的盛宴》中的人物是一个特定群体的缩影。我所熟悉和关注的这一类人群:三十岁上下,大学毕业十年左右,所谓的城市白领阶层。在逼仄的现实面前,他们的青春、理想、情感充满幻灭感,价值观被无情颠覆,内心不甘,可即使有过挣扎,仍然改不了在事业上、情感上都渐渐进退两难的局面,无路可走,最后也无非因循旧路“我们每个人的出路也实在有限”(文中语)。即使一直被顶礼膜拜的“楷模”、“偶像”,一旦真相揭穿,也“……只不过是最后一座溃败的城堡”!
《放弃的盛宴》里面有我们身边这一类人群每个人的声音和影子,可以是他,也可以是你。故事情节倒并不是特别复杂。它注重的是表达一种呐喊、情绪的宣泄:“……它们总是以一种触目惊心的姿态提醒我、打击我,它们总是试图要我承认生命的虚无、迫使我放弃执著,我也时不时地发生质疑:是不是真的是这样的呢?是不是无论我们再怎么努力还是无法留住我们重视的那些东西呢?我们的青春、我们的爱情、我们的理想,是不是永远都只能是一种在消逝的状态呢?那么我们可以执著什么、可以相信什么、可以拥有什么?……”,而这种呐喊背后蕴藏的是最终无奈又必然的妥协:承认“这个世界没有偶像,没有完美。”这正是个体在社会下的现实性和悲剧性所在。
然而我在这篇作品中没有仅仅只是停留在展现这种现实性和悲剧性上面。承认这种现实和悲剧,但并非一味束手待毙。如文中大刚讲的“糖土”故事,“……现在的我,有时候觉得生活的滋味就像从前吃的“糖土”,不那么纯粹,总是有难咽的土,但细一品,发觉有时也有香甜的糖。土磨砺我,而糖使我甜蜜。如果我一味拒绝土,就压根不会有糖。所以,尽管我有这样那样的‘怕’,可总还是鼓足勇气去生活。”如大刚劝“我”正视菲和成离婚的事,“不要否定一切,更没必要放弃一切”;“我”冲出医院前回答成有关哲学的问题,“生命尽管虚无,哲学要我们保持警醒,可它也没有要我们抛弃生活!”这赋予了全文基调以积极的意义,毕竟,生活应该是美好的。
我以我手写我心。写作这条路很长也很苦。我一直使自己保持一种警醒状态:不是每个会写字的人就可以自以为能写作的。《放弃的盛宴》只是一个开始,而终点,在遥远的彼岸。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