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每个男人都要有自己的房间


□ 易清华

西马在这个城市里颠沛流离了十二年之后,终于有了自己的住房。
虽然谈不上怎么宽敞明亮,却也算得上舒适。这在十年前西马是想都不敢想的。当他住在一些乱七八糟的房子里的时候,晚上总是害怕敲门声,怕派出所的民警来查户口,怕收房租的人来催租。住在别人的城市里总是有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这个城市里的任何风吹草动都能使他胆战心惊。所以他总是盼望着,幻想着有一套自己的房子。现在终于有了。
最近这两年,他的命运终于有了转机。房子有了,户口有了,女人有了,朋友似乎也一夜之间多了起来。
在这个喧哗的都市,一个人拥有一个私密的空间是多么重要。没有房子的时候,他和飘美第一次做爱,是在一个集体宿舍。两个人吻着吻着,就难以控制。以为这大白天的,不会有人来,就在一床天蓝色的被子下干了起来。刚刚进入角色,门开了。进来了一个同宿舍的人,西马一下子吓得不敢动弹。他把飘美死死地压在身下,生怕来人发现她。来人也不知趣,看到西马在床上睡着,以为他病了,就对他无微不至地关心起来。你病了吗?要不要去看医生?你想喝水吗?让我看看你的额头,看你发烧没有。他说着就伸出手来抚摸着西马的额头。
西马的额头渗出了汗滴。谢谢你,我没事,我想一个人休息一下。那怎么行?不行的,你病了,我不能扔下你一个人不管,我又不是畜生。
西马感觉到身下死命的挣扎,那是飘美,她一定是快要窒息了,但西马却不能让她探出头来。他感觉到了飘美沉重的呼吸。但他仍然死死地压着她。我没有病,求求你,你能让我一个人呆一会儿吗?我现在需要的是安静。对不起,我现在就走,同寝室的人终于明白了过来,他退了出去。
西马在自己的胸膛上看到了一张苍白的脸。
好久好久,这张苍白的脸上的一个器官缓缓地发出了一串声音:西马,如果你没有自己的房子,你就别想再碰我。
在他没有房子的时候,西马还曾被一个叫刘晓的名女人带到了她自己的房子里。
刘晓是一个无比风骚迷人的女人,而且还是一个公众人物,算得上有名声的女人。西马为了得到她的欢心可谓是绞尽了脑汁,他给她写了一百首十四行情诗。每一首诗都在这个城市晚报的副刊上发表了出来。一开始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些诗歌,刘晓也没有,虽然西马是她所在单位的一个临时工作人员,他们时有见面,但她几乎连他的名字都叫不出来。直到那一百首诗断断续续全部从报纸上发表。他找了一个机会告诉了她。她读了这些诗后哭了。他吓了一跳。西马知道社会上风传她的背后有黑社会撑腰,这可不是空穴来风。西马以为这一次会大难临头。
一天晚上,她借口她在家中有一个工作需要得到他的帮助,于是他就明正言顺来到了她家。他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忐忑不安地坐在她家那豪华考究的橙色大沙发上,他知道自己从来没有坐过这么舒服的座位,但他却如坐针毡。不一会儿,她穿着米黄色的性感的睡衣出来了,她亲自煮了咖啡,因为给那个常德小保姆放了假,所以她就只能亲自来招待他。她的条件只有一个,就是要他一首一首地朗诵他给她写的情诗。等他把这些诗朗诵完了,她就倒在了他的怀里。她亲了他,他也亲了她。
就在她去洗澡的当口,他欣赏起她的房子来了,他觉得她的房子就像皇宫一样。他在几个房间里转悠着,就像一个梦游患者。等她披着一条浴巾出来,他觉得她比在电视中的女主持人还美。她走过来,替他脱掉显得有点儿脏的外套,又脱掉那胀破了的内衣。他在她闪亮的目光下赤裸着,他的身子躲闪着她的目光,他不是没有在女人的面前赤裸过,但他不能在她的面前。所以西马是紧缩着身子逃进卫生间的。在水雾之中,他的身子仍在一种巨大的兴奋中颤抖着,他今天终于可以和他那个日日向往的美丽极至的女人融合在一起了。
这个浴室是一种乳白色的基调。他开始感到了一种强劲和勃大。他和一些女人在一起过,但他从来没有感到过如此的强劲和勃大。他为此而感到自豪。就在这个时候,刘晓站在外面跟他说话,问他水温怎么样?他大声地说正好。她又问在里面感觉怎么样。他说很好,很舒服。是的,他的确有一些陶醉。于是她也在外面很得意地说,她这套浴室设备花了二十万,是从德国进口的。西马听了这话,人一下子就傻了,这个数够他买一套房子还有余。而这个数目对目前的他来说,是个想都不敢想的数字。他两腿间强大的勃起一下子就萎缩了。在那张散发着芬芳的大床上他怎么也勃不起来了。于是他就只得像一个小偷一样在主人的斜视下逃走了。
有一套自己的房子多好,至少在做爱时不会无端就阳萎。
西马的房子有三间。一间作客厅,一间作卧室,一间作书房。
这是别人住了十年的房子,他第一次进来的时候,这三间房子里全部是陌生人的强烈的气息,他几乎有一种要窒息的感觉。房子里没有一个人,但是他仿佛看到了墙壁上的人影,是原来的主人的,他们已经在这间房子里根深蒂固。他要马上把他们从他的感觉中消灭掉。于是他惟一的选择就是装修。这一笔费用要花三万元。而他刚刚付过房款,手中已无分文了。他原计划是想住一段时间再进行装修的,但他没有想到这房子给他这么难以容忍的气息。第二天,他又了解到这间房子里还死了一个人。这正是这家人要急于卖掉房子的原因。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