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每个男人都要有自己的房间


□ 易清华

西马在这个城市里颠沛流离了十二年之后,终于有了自己的住房。
虽然谈不上怎么宽敞明亮,却也算得上舒适。这在十年前西马是想都不敢想的。当他住在一些乱七八糟的房子里的时候,晚上总是害怕敲门声,怕派出所的民警来查户口,怕收房租的人来催租。住在别人的城市里总是有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这个城市里的任何风吹草动都能使他胆战心惊。所以他总是盼望着,幻想着有一套自己的房子。现在终于有了。
最近这两年,他的命运终于有了转机。房子有了,户口有了,女人有了,朋友似乎也一夜之间多了起来。
在这个喧哗的都市,一个人拥有一个私密的空间是多么重要。没有房子的时候,他和飘美第一次做爱,是在一个集体宿舍。两个人吻着吻着,就难以控制。以为这大白天的,不会有人来,就在一床天蓝色的被子下干了起来。刚刚进入角色,门开了。进来了一个同宿舍的人,西马一下子吓得不敢动弹。他把飘美死死地压在身下,生怕来人发现她。来人也不知趣,看到西马在床上睡着,以为他病了,就对他无微不至地关心起来。你病了吗?要不要去看医生?你想喝水吗?让我看看你的额头,看你发烧没有。他说着就伸出手来抚摸着西马的额头。
西马的额头渗出了汗滴。谢谢你,我没事,我想一个人休息一下。那怎么行?不行的,你病了,我不能扔下你一个人不管,我又不是畜生。
西马感觉到身下死命的挣扎,那是飘美,她一定是快要窒息了,但西马却不能让她探出头来。他感觉到了飘美沉重的呼吸。但他仍然死死地压着她。我没有病,求求你,你能让我一个人呆一会儿吗?我现在需要的是安静。对不起,我现在就走,同寝室的人终于明白了过来,他退了出去。
西马在自己的胸膛上看到了一张苍白的脸。
好久好久,这张苍白的脸上的一个器官缓缓地发出了一串声音:西马,如果你没有自己的房子,你就别想再碰我。
在他没有房子的时候,西马还曾被一个叫刘晓的名女人带到了她自己的房子里。
刘晓是一个无比风骚迷人的女人,而且还是一个公众人物,算得上有名声的女人。西马为了得到她的欢心可谓是绞尽了脑汁,他给她写了一百首十四行情诗。每一首诗都在这个城市晚报的副刊上发表了出来。一开始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些诗歌,刘晓也没有,虽然西马是她所在单位的一个临时工作人员,他们时有见面,但她几乎连他的名字都叫不出来。直到那一百首诗断断续续全部从报纸上发表。他找了一个机会告诉了她。她读了这些诗后哭了。他吓了一跳。西马知道社会上风传她的背后有黑社会撑腰,这可不是空穴来风。西马以为这一次会大难临头。
一天晚上,她借口她在家中有一个工作需要得到他的帮助,于是他就明正言顺来到了她家。他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忐忑不安地坐在她家那豪华考究的橙色大沙发上,他知道自己从来没有坐过这么舒服的座位,但他却如坐针毡。不一会儿,她穿着米黄色的性感的睡衣出来了,她亲自煮了咖啡,因为给那个常德小保姆放了假,所以她就只能亲自来招待他。她的条件只有一个,就是要他一首一首地朗诵他给她写的情诗。等他把这些诗朗诵完了,她就倒在了他的怀里。她亲了他,他也亲了她。......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