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幸福的自行车


□ 李 铭

1

我们家住的那个村子,人们管自行车不叫自行车,叫“洋车子”。不仅是管自行车这么叫,其它很多东西也习惯在前面加上一个“洋”字。比如把火柴叫“洋火”,点灯用的火油叫“洋油”,镐头叫“洋镐”。我大哥是第一个管“洋车子”叫自行车的人。因此,在孩子群中倍受瞩目。
村长家的儿子守庆不服从我大哥的领导,一直跟我大哥对着干。守庆之所以敢这么嚣张是有原因的。据我二哥分析,守庆敢这么做主要有三条:一是守庆以为自己是村长的儿子就很了不起,他一直在孩子群中以村长的接班人自居;二是他死要面子,虽然他在心里怕我们哥儿三个怕得要命,可作为西村的孩子领袖,守庆得生扛着跟我大哥拉硬,否则他的威信就没了;这第三点尤为重要,守庆喜欢他们西村的山妹,而大哥也一直惦念着她。这样一来,大哥就成了守庆的“情敌”了。守庆不敢后退,退一退就熊包了,山妹就瞧不起他了。
最开始看见自行车,是乡里的邮递员来村里送信。信自然要送到村长家里,这样守庆就第一个看见了。他把好消息告诉了要好的伙伴,却对东村的孩子采取严密封锁消息的手段。守庆这种卑劣的行径,引起我们东村孩子们强烈的愤慨。我大哥得到内线的报告,知道邮递员要来送信了,就率领我们埋伏在村口的山包上“伏击”邮递员。那时候,我们全副武装,脑袋上戴着用树条编的帽子,像电影里的解放军战士。身上都有武器,是大哥用高粱杆编成的手枪。大哥带领弟兄们趴在山坡上等了两个多小时,大家都差一点中暑。我大哥眉头紧锁,像首长一样严肃地给大家鼓劲:同志们,一定要坚持住,胜利是属于我们的。大哥看了一眼二哥说:李政委,给大家来一段,鼓鼓劲!
“李政委”是我二哥,他在我们的队伍里是政委。大哥在关键时刻就这么叫我二哥。我二哥能拉会唱,还善于做思想工作。我大哥的队伍初建,急需像我二哥这样有办事能力的人才。于是,在今年春天的时候,我二哥被选为“政委”。二哥强打精神,说我给大家说段歌谣吧。二哥舔了舔被毒太阳晒干巴了的嘴唇,在“阵地”上朗诵道:李山根,骑门墩,美美滋滋娶媳妇:娶媳妇干啥?点灯说话。还干啥?缝衣服缝袜。还干啥?吹灯摸妈妈。
这时有小战士报告,阵地上没有水,这样下去会挺不住的。大哥把拳头重重地砸在战壕边上,说,真是懒驴上磨屎尿多,一班长,带领两个战士下山找水。记住,一定要注意安全,快去快回。实际上大家都渴了,只是都在装坚强而已。一班长是我们家的邻居许长生,他听见有任务,响亮地爬起来回答:请司令员同志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许长生下了山坡不久,又跟头把势地跑了回来。许长生结巴着报告说,不……好了,司令……员同志,敌人从另一条路逃……走……了。大哥两只手马上卷成了两只圆筒状,在战壕里观察远处的小路。大哥的“望远镜”好使,果然看见一身绿的邮递员骑着一辆绿色的自行车在渐渐远去。大哥当机立断,冲我说,妈的,咱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了。吹冲锋号,大家跟我冲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