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枪手的罗曼史


□ 阎欣宁

女人和枪,如果不是最风马牛不相及,就是世界上与枪手最新近的两样伙伴。关于枪手楚大伟的恋爱历程。
靶壕约会。“都摸了我的奶了”!
那天的确是枪手楚大伟的好日子。
楚大伟自己也说不清楚他是第多少次参加射击了,反正那天他并没有因为是自己的好日子,就影响到出神入化的枪法,他在那天比赛中点石成金般的枪法一如既往。过后,他早忘了那天有没有打出9环来,反正那天他又拿到了一次冠军。一名出色的枪手,实在很难记住那些白色的、10厘米直径的10环靶中心的弹洞,以及多得像常年不洗澡身上冒出的那些虱子似的冠军呀、金牌呀什么的,如果哪一次马失前蹄,打出8环、9环来,倒是能一辈子念念不忘呢。
楚大伟之所以记住了那一天,之所以说那天是个好日子,因为那天是他和女枪手念知兵结婚的日子。再优秀的枪手,他能拿无数回冠军和金牌,可他总不能无数次结婚吧?
楚大伟就结了那一次婚,一次刻骨铭心的婚姻!如果婚姻真的是一次美味大餐,那么多来几次又何妨?如果婚姻真的美满幸福,难道一次不就足够了?
青春的躁动,还在楚大伟认识念知兵之前就再清楚不过地感受到了。成熟的楚大伟二十多岁,心如一只灵猫,整天上窜下跳的,也不知想些什么。作为一名枪手,他已经具有全师上下公认的成熟老道了,但作为一个男人,他还很难得到承认,充其量叫个“男孩子”罢了。自从瞄上了女枪手念知兵之后,楚大伟情窦初开,坠入情网,人就像提升了一个品位,一夜之间仿佛就长大了。他照常参加训练和比赛,漂亮的女枪手念知兵走进了他的世界,融进了他的生活,闯入了他的心灵,却没根本改变他。因为女人和枪,如果不是最风马牛不相及,就是世界上与枪手最亲近的两样伙伴。
念知兵也是师部枪队的枪手,她也打手枪,速射、慢射的项目都有她的份,不过她的成绩一直平平淡淡,还称不上金牌枪手。枪队的金牌女枪手是娜达莎。娜达莎姓达,叫达娜莎,枪队的枪手们随便给人家名字挪挪位,她就成了“娜达莎”,这名字常令人想起一位慈祥的前苏联集体农庄的老大婶。娜达莎的手枪虽然打得好,但长了一张扁平的脸盘,有点像机枪靶的右半张,也就是副射手的那一半。娜达莎的脸型肯定没有念知兵的瓜子脸那么好看。瓜子脸是自唐朝以后的标准美人脸,虽然如今已遍地皆是,在民间普及开来,但能超越念知兵美貌水平的还真不多见。念知兵和螂达莎都在师医院,一个当护士,一个当司药。一个陆军师的军用美女十分有限,大多也都集中在师医院,除了师机关司令部、政治部的文武百官中的佼佼者外,有幸挑中一名女军官作为人生伴侣的,除了师篮球队、乒乓球队的体育棒子和战士业余演出队的那些小白脸,也就枪队的枪手了。
念知兵自打和楚大伟谈起恋爱,对自己的射击成绩以及在女枪手中的名次、地位就不再那么介意了,她的那颗心完全用在了楚大伟身上。每一回,周训练比赛成绩表张贴出来,念知兵就会久久地伫立在那儿,眼巴巴地看着“楚大伟”三个字后面的环数以及在男枪手中的排名。在枪队,师作训参谋吴寒水素有枪王之称,他虽然经历了“洞妖”手枪丢失事件的打击,但毕竟老底子还在,他压根看不起后起之秀楚大伟,吴寒水甚至对女枪手娜达莎也颇不以为然,吴寒水就像猴群中被篡夺了王位的前猴王,总想复辟他那失去的枪王之位。再说还有别的什么猴子五日不在觊觎枪王的位置,念知兵怎能不为楚大伟担心呢!念知兵为了爱情,宁肯牺牲自己,她情愿放弃在枪队中的角逐,难怪娜达莎和其他女枪手对她有几分看不起呢。
女人啊,你的名字叫什么来?
楚大伟不怕念知兵琢磨他的射击成绩表,他最怕的是,念知兵出现在射击场上,含情脉脉地看着他打靶。念知兵的眼睛不看靶子,不看教练,也不看别的什么人,就那么痴痴地朝楚大伟张望。她的右手臂有时成45度夹角,54式手枪就那么斜斜地举在空中,活像一只僵死的飞鸟造型……幸福的目光无异于幸福的沐浴,楚大伟那一颗枪手才具有的沉稳的心,整个儿全都酥了!他心跳加快,呼吸变粗,他会无端地感到一种惊慌。他抬起手腕,几乎根本不用瞄准,凭着一名优秀枪手的出色感觉,一下接一下地击发就行了。枪手楚大伟的成绩总是那样地棒,无论正式比赛还是平常的训练赛,包括吴寒水在内,枪队中很少有谁能超过他。当未婚妻念知兵徒然举着手枪,立在他身旁不远处,心无旁骛,精力全都集中在他身上并频频放电,好像楚大伟才是那50厘米宽、50厘米高的半身胸环靶时,她并不能电倒楚大伟。相反,倒给他增添了无穷的智慧,或者说灵性吧。想要楚大伟意外失手,还真是不容易呢。
问题就在这了。楚大伟担心自己会养成前枪工吴寒水那样的毛病,离了“洞妖”,就啥都不是了。吴寒水曾经好生了得,一支编号尾数“01(洞妖)的54式手枪在他手里有如神助,百步穿杨,指哪儿打哪儿。后来一天晚上,师部放电影,看完电影回来的吴寒水,突然发现他的“洞妖”不见了,也就是说,他心爱的宝贝手枪丢失了!当时军里军用枪比赛在即。宋师长的头都大了。他亲自下令,几乎把全师军官的佩枪都集中起来,供吴寒水挑选。可那老兄就像被砍掉了自己的手再也找不回来一样,愣是没找到一把适用的54式手枪。一名天才的枪工,就像流星一样在师部上空倏然划过,骤然消失。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在厕所的粪坑里打捞起“洞妖”,可吴寒水还是完蛋了,他那双手,甚至他那颗枪手之心仿佛都被粪坑给沤臭了。枪手臭了手,那还有什么药方可治?楚大伟真怕染上毛病:如果——旦念知兵不站在他身旁,会不会他也臭了手,再也打不上靶呢?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