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呼唤“文雅的吵嘴”


□ 苗振亚

梁实秋把文人之间的笔墨官司,称之为“文雅的吵嘴”。什么是“文雅的吵嘴”呢?那就是不出恶声,不露恶相,把恶狠狠的意思文质彬彬地传达出来。鲁迅与梁实秋都是这方面的高手,他们于上个世纪二十年代那场“文雅的吵嘴”,至今读来依然有趣。
是冯乃超先发制人,在《拓荒者》上撰文,把“资本家的走狗”的称号送给了梁实秋。梁实秋撰文还击:“说我是资本家的走狗,是哪一个资本家,还是所有的资本家?我还不知道我的主子是谁,我若知道,我一定要带几份杂志到主子面前表功,或者也许得几个金镑或卢布的赏赉呢。钱我是想要的,因为没有钱就无法维持生计。可是钱怎么去得到呢?我只知道不断的劳动下去,便可以赚到钱来维持生计,至于如何可以做走狗,如何可以到资本家的账房去领金镑,如何可以到XX党去领卢布,这一套的本领,我可怎么能知道呢?也许事实上我已做了走狗,已经有可以领金镑或卢布的资格了,但是我实在不知道到哪里去领去。至于这一点,只希望有经验的人能启发我的愚蒙。”轻轻巧巧,和风细雨,就脱去“走狗”的干系,变本加厉地把这项“走狗”的帽子甩了回去。
鲁迅接着撰文反驳,不仅使梁实秋去不掉“资本家的走狗”的帽子,进而把“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的帽子扣到梁实秋头上。
梁实秋撇开这篇文章,不谈自己。他借鲁迅一篇谈《阿Q正传》的文章里的一段话,剥笋抽丝地玩起嘴皮子。鲁迅的这段话是:“譬如一匹疲牛罢,明知不堪大用的了,但废物何妨利用呢,所以张家要我耕一弓地,可以的;李家要我挨一转磨也可以的;赵家要我在他店前站一刻,在我背上贴出广告道:敝店有肥牛,出售上等滋养消毒牛乳。我虽然深知道自己怎么瘦,又是公的,并没有乳,然而想到他们为张罗生意起见,情有可原,只要出售的不是什么毒药,也就不说什么了。”鲁迅这段话本也幽默浅近,意思深远,但梁实秋是要借这段话驳难攻讦。他写道:“一匹牛,在张家可以耕田,在李家可以转磨,在赵家可以做广告;一个人,在军阀政府里可以做佥事,在思想界可以做权威,在文艺界可以做左翼作家。这譬喻来得切确。不过人应该比牛稍微灵些,牛吃李家的草的时候早忘了张家,吃赵家的草的时候又忘了李家,畜生如此,也自难怪;而人的记忆力应该稍强些罢,在吃草喘气的时候,也该自己想想,你自己已经吃了几家的草,当过了几回‘乏’‘牛’!”“你流着汗给张家耕田,旁人自然就说你是张家的牛,你吃李家草,旁人自然就说你是李家的畜生,除非人家认识你,或是人家在你毛上打过一个烙印,印着‘我是一匹丧家的乏牛,谁给草吃我就给谁做工……’”你说我是“乏狗”,我说你是“乏牛”,很有点你指我鼻子,我指你眼睛的味道。实际上,这都是文人闹着玩,当不得真,谁也不会为此大动肝火,睚眦必报。既然是文人,那就要有文人的方式,文人的趣味;既然是“吵嘴”,那就要有点“吵嘴”的智慧。这两点,这里都不缺乏。那时的文人都有文人的修养,是文字问题就用文字解决。即使像陈西滢那样,轻率地断言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是“整大本的抄袭”,鲁迅也是用文字作答,把“谎狗”的旗子插到陈西滢的背上,让他一直带到坟墓里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